古三秋 - 分第 31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的劝呢。”

    项耀灵边流泪边道:“不知道,自从和相思分手后,这孩子像变了个人似的,连家都不回了,公司也不去了,我和他爸爸都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嘉允啊,你可得帮姑妈劝劝季风啊,季风从小就肯听你的劝,这孩子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啦,以前我们季风是多好的孩子啊。”

    “哎,他现在连姑父和我爸的话都不听......”项嘉允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只能说尽力。”

    项耀灵听完侄子的话,心情更是沉重,陈季风自幼就很听话,尤其是父亲和舅舅的话,可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好的个孩子会变成这样了呢?

    当天晚上,项嘉允和许诺言就约韩童磊夫妻去了迷迭香喝上几杯,商量下陈季风最近的反常。

    提及此事,韩童磊就气的几乎跺脚,他和薛紫嫣亲眼目睹付相思为卞白而自残,自是比没有亲眼看到这切的项许二人更生气。韩童磊气愤不已的将事情形容遍,项嘉允听后口喝干了杯里的鸡尾酒,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低声骂道:“这个混蛋。”

    “季风定有什么苦衷。”许诺言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后说道,她始终坚信陈季风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才会选择离开的。

    “我们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我们也很困惑。他有什么事不能说呢,相思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了,他竟然还无动于衷,相思还没出院,他就无声无息的失踪了,这太说不过去了,唯的解释就是他真的变心了,他再躲着相思。”

    薛紫嫣低声叹气道,想到付相思那可怜的样子,心里就难受的要命,那么好的个女孩子,就这样被毁了吗?原来情之事,真的是最伤人的∫好她足够幸运,能唤的韩童磊迷途知返,从此生人,白首不离。

    想到这,薛紫嫣心中全是满足,不自觉的又往韩童磊身上靠了靠,似是这样她会觉得非常安心。

    “没想到这小子是真人不露相,最混蛋。”韩童磊感受到薛紫嫣的靠近,以为老婆冷了,顺势搂过她的肩膀,气鼓鼓的说道。

    “绝对不会,肯定是有苦衷的。”许诺言还坚持自己的观点,字句道。

    “你倒是相信他。”看着许诺言脸认真地小涅,项嘉允就觉得心痒痒,搂在她腰间的手更紧了些。

    “那当然。”许诺言认真地看了老公眼,又看了看韩童磊,本正经的说道:“在感情方面,季风可比你们俩靠谱多了,你们四个里,就属他和释申最靠谱。”

    “许诺言。”“小丫头。”

    项嘉允和韩童磊同时喊道,许诺言丝毫不惧,与二人对视,韩童磊气的直嚷嚷:“项嘉允,你还管不管的了她?管管你老婆。”

    “你再说遍,臭丫头。”项嘉允口头“教训”完就向许诺言的脖子上咬去,许诺言大叫着去躲,却被老公拽在怀里,动弹不得,时间,两人闹成团。韩童磊和薛紫嫣在旁边“观战”,不时的指指点点,亲亲我我。

    第二天,四个人去了医院,跟付相思说明了来意,付相思直面无表情,半晌才低声道:“真的是有苦衷吗,呵呵,可是我问了他很多次,他每次都没肯定的说,他不爱我了。我,我已经放弃了,我为了他连命都能不,他呢?”

    那晚,付相思跟陈季风谈了很久,都得不到他的真心话,她气急攻心下昏了过去,朦胧中,他好像直在身边陪着她,说了很多感人的情话。可第二天她醒来时,他再次失去了踪影,她犹自不死心,告诉自己,最后次,最后次再挽回,如果他还是不肯回头,她便彻底放弃。

    可是这次,他是真的失了踪,她找不到他,他就像人间蒸发了般,不见踪影。下意识地,付相思就认为陈季风此举是在躲着她,既然他不愿再见她,她又何苦缠着不放,所以,她死了心,放了手。

    下章预告:许诺言献计,几人合伙引陈季风上钩,说出真相文学度

    231 真相

    (文学度 (“再试次‰记住本站的网址:。”许诺言还是不相信陈季风真的变了心,怂恿着付相思,“季风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嘉允和童磊都做不出这等事,何况他,他可比......”

    许诺言本来想说“他可比他们靠谱多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脸黑线的项嘉允握住嘴巴拽到了怀里诺言刚想抗议,项嘉允立刻在她耳边耳语道:“再说,信不信我今晚折腾你夜?”

    想到前几次,项嘉允下了狠手折腾她,那花样繁多的姿势遍又遍不停的超常耐力以及几乎使出吃奶劲的快而狠......许诺言吓得浑身抖,再也不敢吱声。

    看着两人雨过天晴后的甜蜜和幸福,付相思苦笑,为什么到了最后,在爱情中最受伤的反而是她呢,先甜后苦的滋味,真是让人绝望啊。

    在接下来的近个小时内,付相思在四人的劝说下,终是答应了大家的请求,最后再试次。

    当许诺言说出她那个怎么听怎么奇怪的计划时,众人目瞪口呆哭笑不得,最后恍然大悟,以这小丫头的思维和智商,想出这个点子点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众人竟想不到更好地计划来推翻许诺言的方案,于是在众人无奈又无语中,只好实行许诺言的计划。

    两天后,失踪已久的陈季风在很多网站上都看到这样条消息——市富家女付某为情自杀身亡,然后是张尸体照片,虽然被打了马赛克,可陈季风还是能认出那是付相思的照片。

    笔记本电脑应声掉在地上,陈季风时间竟是觉得天旋地转,过了好半天,他似是才彻底明白了那条消息所表达的意义——付相思死了,自杀身亡,为了他而死。

    “啊。”陈季风疯了般的冲出家门,向着陈家大宅跑去。

    不,不会的,相思不会死的,她如果死了,他该怎么办?他到死都不会瞑目。那刻,陈季风心中满是绝望和悔恨,他不应该瞒着她的,她应该告诉她自己的病情的,为什么他要赶她走呢,为什么他不让她陪着自己共同面对生死?对于付相思来说,最大的消,或许就是与他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路狂奔至陈家,便看到项嘉允许诺言韩童磊和薛紫嫣四人坐在客厅里,没人都是身的黑衣,却独独不见付相思。

    为了顺利的实行计划,四个人找了借口将几位长辈骗了出去,以免到时候影响计划的实施,然后他们安排付相思躲在楼的间房间内,几人换上了黑衣,静静的等待主角的到来。

    果然,陈季风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懵了,他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声音颤抖着问道:“相思呢?”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他多害怕听到的,是那个毁灭性的答案。

    “你现在问这句话,会不会晚了些?”项嘉允阴沉着张脸,冷声道。其实这副表情倒不是因为他的演技有多好,而是他对他那个宝贝老婆的计划真的很无语,这哪里像正常人想出来的计划,也只有他家的小诺诺,能想出这个馊主意。

    “不,不会的,不会的,不......”陈季风突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他哭的那样伤心,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

    看到陈季风这个反应,所有人都能很肯定的说,陈季风还是深爱着付相思,像以前样爱。可他为什么要狠心丢下她,这亦是大家心底的疑问。

    “既然你那么爱相思,为什么丢下她?”韩童磊忍不住问道。

    陈季风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边笑边流着眼泪,装若疯狂,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以为我想离开相思吗,你知道失去她我有多痛苦?但是我又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说着,陈季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惨笑道:“我的这里长了颗瘤子,恶性的,晚期,我除了离开相思独自承受能怎么办?让她眼睁睁看着我死,然后痛不欲生,就像我现在这样吗?我本是为了她好,没想到却害了她。她既死了,我也没有理由独活。”

    说着,陈季风竟疯了似的去够桌子上的水果刀,其余众人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陈季风就要自残,却来不及救助。

    而此时,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季风。”

    陈季风震惊的回过头来,意外的看到了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相思,你......”那刻,巨大的喜悦充斥着他的心间,他竟忘了切顾虑,跑过去把抱住付相思,紧紧抱在怀里。

    “这就是你离开我的原因吗,傻瓜,生病了又有什么问题,我总是陪着你的,你病了我照顾你,你就是真的死了,我也陪着你走,没有了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你不许再丢下我,不然我真的死给你看。”付相思与陈季风相拥在起,哭喊道。

    两个人澄清了误会,紧紧的抱在起,可其余四人心情都很沉重。

    原来这就是真相吗?陈季风竟是得了脑癌晚期?此时,他们倒是消陈季风是真的变了心,这样至少能保他条命啊,总好过像现在这样,个更大的悲剧等在前方。

    就在众人伤心时,许诺言突然疑惑道:“癌症?他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像是得了癌症?会不会搞错了?”

    许诺言的句话惊醒了梦中人,大家面面相觑,心中又泛起新的消。文学度

    232 虚惊场

    (文学度 (“对啊,你有没有复查,最终确认了吗?现在有在治疗吗,吃什么药?”许诺言的番话唤醒了众人,项嘉允急忙拉着表弟问道‰记住本站的网址:。

    薛紫嫣上下打量了下陈季风,接口道:“季风,你的身体有什么反应?我真的怎么看你也不像癌症晚期的病人,要知道,我爸爸到了后期可是很痛苦的。”

    陈季风经众人提醒,也觉得不太对劲了,其实他本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突然得知自己得了脑癌晚期,下子就懵了,接下来便是思索着怎么才能离开付相思,不让她知道自己的病情,不拖累她。

    直到现在,切都尘埃落定,他才察觉出不对劲,仔细回想了下自己最近的症状,好像除了因与付相思分手而特别的痛苦外,身体倒是没什么异常,他沉声道:“我,我光顾着怎么才能瞒住大家,与相思分手,没来得及考虑病情呢。我没去复查,也没有治疗,更没有吃药,而且身体好像没什么症状,既不疼也不难受。”

    当陈季风说自己既不疼也不难受时,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如果他真的得了脑癌晚期,哪里会有不痛苦的?这件事多半是个乌龙事件,竟是凭空惹出这么多事端。

    韩童磊气的直翻白眼,忍不住骂道:“白痴,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么大的事也不好好查证下,你脑子进水了吧,怎么变得跟这个丫头个智商。”说着,他指了指许诺言。

    “你再说遍。”许诺言怒目而视,气的撅个小嘴,项嘉允把揽过老婆到自己怀里,下了最后的命令,“季风现在就去复查,我们陪你起去,不要去原来那家医院,去别处,走。”

    众人浩浩荡荡的陪着陈季风去了医院复查,从头到脚彻彻底底的查了遍,医生看着多张体检报告,道:“陈先生,你除了因饮酒过度有些肠胃炎外,其他地方都很正常。”

    “我的脑子里没有肿瘤吗?”陈季风心里燃起了消,惊呼道。

    “开什么玩笑,有医生说你脑子里有肿瘤?这可是重大医疗事故,陈先生你可以去告他们的。”医生很肯定的说道。

    几人怀着激动的心情,连去了五家最有名的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全都是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病症。

    直到此时,众人才算了松了口气,陈季风颗心算是彻底沉到了肚子里,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扭头看向付相思,刚想说什么,却见付相思红着眼睛瞪着自己。“相思。”陈季风赶忙过去拉付相思的手,讨好的笑着唤道,谁知付相思竟狠狠地甩开他就走。

    “相思。”陈季风赶忙追上前去,把抱住付相思不肯松手,付相思微微挣扎着,哽咽道:“你放手。”

    “不放。”陈季风死死的抱着付相思,居然很无赖的嚷道,“就是不放,辈子不放。”

    付相思放声大哭,边用力推着陈季风边大骂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讨厌你,讨厌死了,你不是不想要我了吗,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吗,好啊,散就散,谁怕谁啊。”

    “我怕你还不行,我怕你。”陈季风哪里肯让付相思挣脱出去,她越是挣扎他就抱的越紧,嬉皮笑脸的讨好着哀求道,“相思,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再也没有下次了好不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定不再离开你身边,你就是骂我赶我,我也绝不离开半步。”

    看着陈季风“卑躬屈膝”的讨好付相思,说的话越来越肉麻,众人直呼受不了,纷纷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离开,留出时间给这对也算是历经磨难的小情侣。

    当天晚上,项家陈家付家和韩家聚在起,边吃饭边讨论子女们的婚事。得知儿子性情大变的原因后,项耀灵吓得当场哭了起来,就算是知道切只是虚惊场后也没有缓过劲儿来,拉着侄子边边的问,将那五家医院的体检报告看了几乎无数遍,犹自不放心。

    “嘉允啊,我家季风真的没事对吧?”这是今晚项耀灵第次问,“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事,让我怎么活啊。”

    “姑妈,你怎么变得这么啰嗦,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没事没事,就是饮酒过度有些肠胃炎,回家喝几天小米粥就好了。不要瞎操心了,当心脸上长皱纹。”项嘉允被姑妈问了无数次,忍不住抱怨道,他知道姑姑向脾气温和,而且非常的潮,跟小辈开起玩笑来毫不含糊,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你这个臭小子,真是不知父母的心,你姑妈是的季风,”项父忍不住“教训”儿子道,“等你们当了父母,就明白父母的苦心了。”

    “妈,”陈季风也算是死里逃生,心情大好,抱着母亲竟是撒起了娇,“我没事,真的,点事都没有,好的很。我以后还要好好孝敬你和爸,将公司发展的更好,跟相思生堆孩子给你和爸疼呢,我怎么会有事?”

    “哇。”项耀灵听到儿子这么说,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抱着儿子不松手,哭道:“妈什么都不要,妈宁愿什么都没有,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妈就知足了。”

    项耀灵的番话听得几个年轻人唏嘘不已,他们这才明白,在父母的心中,或许切财富名利荣耀和辉煌,都比不上子女平安健康来的重要。

    可怜天下父母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文学度

    233 不是故意要瞒你

    (文学度 (“好了,耀灵别哭了,真的会长皱纹的,你美容白做了‰使用访问本站。”项母实在看不下去,赶忙上前去拉小姑子,再看下去,她也要哭了。

    “就是就是,咱们是来商量孩子们婚事的,别哭了,季风不是没事吗,算是虚惊场,应该高兴才对。”韩母也赶忙劝道。

    然后众人七嘴八舌的劝了半天,项耀灵这才止住了眼泪,却直拉着儿子的手,不肯放开。

    气氛好起来后,菜也上了,几家人边吃边商量三对新人的婚事,最终将时间定在了四月末,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许诺言自从回来后就到了斯骊集团上班,名义上是总经理的秘书,可谁都知道她乃是项嘉允的心肝宝贝,在公司中甚至私下里流传这么句话:宁可得罪总经理也不能得罪许诺言,总经理虽然冷血无情,得罪了尚有次机会,可是要得罪了总经理的心肝宝贝,那就是死路条。

    这天午后,许诺言照旧躺在项嘉允办公室内舒适的芝华仕沙发上睡午觉,自从回家后,项嘉允几乎夜夜求欢,弄得许诺言疲惫不已严重睡眠不足,只好养成了午睡的习惯。

    而项嘉允坐在办公椅上,完成手头工作后看了眼熟睡中的小猪,只觉得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他站起身来,打算弄醒睡的香甜的老婆,做点更重要的事,可突然间电话响了,项嘉允忙拿着手机,轻声轻脚的走出房门,看来电显示,顿时傻了眼。

    优宁。

    竟会是她。

    项嘉允觉得头都大了,怎么会把她忘了呢?

    优宁是市的个平面模特,脸蛋靓身材辣又年轻,很勾人的那种,三年前,项嘉允与朋友去夜店玩,竟在喝醉后与他发生了关系,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有自己的生理需要,略考虑后,就问优宁愿不愿意跟着他,他不会亏待了她。

    如项嘉允这般条件的男人提出这等要求,哪里有女孩能拒绝,优宁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项嘉允定了三个条件,告诉优宁必须遵守。

    第,项嘉允每个月给她充足的生活费并提供住所,她不许再与其他男子有性行为。

    第二,两人之间只有性没有爱,优宁不得私自来找他,不得将二人关系说出去。

    第三,如果有天,项嘉允遇到心爱的女孩,两人关系自动结束,他会给她笔可观的钱,她不得多做纠缠,更不许告诉他心爱之人。

    当时优宁心想跟着项嘉允,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两人保持这种关系足足有三年之久,项嘉允每月大概会去优宁那里五六次,有时过夜有时办完那事就走,优宁果然听话,坚守那三条规定,从不曾逾越半分,很让项嘉允满意。项嘉允向大方,从不曾亏待过优宁,三年下来,对她虽说不算爱,却也有份感情在的。

    可自从许诺言出现后,项嘉允竟是忘了这个女孩,算算足有多半年未曾找过她,想来她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才打来电话。

    “喂,优宁,好久没见。”项嘉允接了电话,声音中不带丝起伏。

    “嘉允,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来我这?”优宁的项嘉允有了别的女人,忍不住问道。

    “对不起,优宁,我们分手吧。”项嘉允声音中难得带了丝歉疚,他早就看出来了优宁已经爱上了他,可是他却不能再和她纠缠不清了,从今往后,他只要有他的诺诺就够了。

    “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优宁哭了,哽咽道,她知道她没有权利过问他,说到底她不过算是他在外面养的个女人而已,可她忍不住,她的心早已经被这个男人占据,虽然她知道这个男人永远不会爱她。

    “我结婚了,我有了心爱的女孩,优宁,记得当初那三个条件中的最后个吗?对不起,我不能再跟你在起,我们结束吧。”项嘉允虽然愧疚,却毫不心软,心软从来就不是他项嘉允的感情。

    “不要,嘉允,我求你了,我,我愿意做你在外面的女人,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不会让你的妻子知道,我只求你偶尔来陪陪我。”优宁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但她依旧哀求道。

    “优宁,好聚好散,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别因为感情而做傻事。明天我会打五十万到你的账户上,消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项嘉允言尽于此,就要挂电话。五十万不是笔小数目,这三年来他也从不曾少给过她钱,但他依旧愿意给她笔不菲的分手费,这是他现在唯能给她的。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优宁知道事情再无回旋的余地,忍不住问道,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收服项嘉允这样的男人。

    什么样的女孩?项嘉允微愣了下,他该怎么形容他的诺诺,似乎怎么形容都不足以表达他对她的爱,于是,他只是低低笑了声,道:“个很好的女孩儿。”

    挂了电话,项嘉允回到办公室,刚进门就看到许诺言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嘟着小嘴,副可怜又可爱的样子,项嘉允心中惊,的她听到了,竟是有些害怕。

    还好,许诺言见到他后,只是笑眯眯的靠在他的怀里,嘟嚷道:“老公,没睡醒。”

    项嘉允心落了下来,抱着许诺言,心中暗暗说道:诺诺,对不起,这件事我必须瞒着你,但是我答应你,这是最好次,日后除了你我不会要别的女人。

    许诺言小脑袋不停地在项嘉允小腹上蹭,慢慢的,项嘉允就感觉不对劲了,他坏坏的笑,扳过许诺言的小脑袋,暧昧的说道:“没睡醒?老公帮你醒醒盹?”

    说完,在许诺言瞪大眼睛还来不及反抗的时候,项嘉允就扑倒了她。文学度

    234 背后有隐情

    (文学度 (陆承志临去世前,签订了器官捐赠协议,要在自己死后将眼角膜捐赠出去,用他的话来说,他欠了薛紫嫣母亲辈子,他只能在死后做些好事,为自己恕罪‰记住本站的网址:。

    此等善举,薛紫嫣自是支持的,父亲去世个月后,他的眼角膜找到了授予者,是个十七岁因车祸而失明的孩子,手术很成功,薛紫嫣还特意去医院看望病人,孩子的家人千恩万谢,拉着薛紫嫣的手不停的流泪道谢。

    好容易从病人家属热情的感谢中脱了身,薛紫嫣快步走出医院,今天六个人约好了在迷迭香中聚会喝酒,大家都在等着她呢。

    走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薛紫嫣刚拉开自己的车门,竟看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刘亦韦。

    他怎么在这?薛紫嫣心里有些疑惑,但鄙视他的为人,翻了个白眼,也并未多看上几眼紫嫣前脚刚迈进车门,便看见又个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刘亦韦身边,那人赫然竟是陈家和项家的私家医生——齐医生〗人好像做贼似的,东瞅瞅西看看,尤其是齐医生,好像特别紧张的样子,忙拉着刘亦韦到了辆车的旁边,看就知道没干好事。

    薛紫嫣心中动,当即关上了车门,踮起脚尖,轻手轻脚的靠近二人,她穿着高跟鞋,生怕发出声响,所以不敢靠的太近,只是远远的听见两人的对话。

    “怎么办?他知道了。”说话的好像是齐医生,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颤抖,似是很恐惧的样子。

    “你自己想办法,我这边现在也很不顺,别来烦我。”这次是刘亦韦,很不耐烦的低斥道。

    “都是你怂恿我的,你可不能现在脚把我蹬开。”齐医生很生气,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就大了些。

    “你想喊的大家都听到吗?”刘亦韦冷声道。

    ......

    接下来,两人都压低了声音,薛紫嫣却再也听不见了,她也不需要再听了——刘亦韦和这个齐医生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和陈季风的误诊有关。她再次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快速向着迷迭香中驶去。

    到了包房,韩童磊立刻粘了上来,竟是有些撒娇的说道:“老婆,你怎么才来?”

    其余四人大呼受不了,纷纷将手中的纸巾筷子和水果皮向着韩童磊砸了过来,以示鄙视。韩童磊怒目而视,挡在薛紫嫣身边,副你们敢砸到我老婆试试看的架势。

    薛紫嫣直想着刚刚在医院看到的那幕,尚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也没跟他们闹,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紫嫣,你怎么了?”付相思看出薛紫嫣不对劲,好奇的问道。

    薛紫嫣这才被惊醒,坐了下来,道:“季风,我觉得你被误诊的事另有隐情,应该不是乌龙事件。”

    “什么?”几人同时脱口惊呼。陈季风连在五家医院复查后,确定自己并没有得脑癌,他去找了齐医生,齐医生便口咬定拿错了病历,并反复的道歉。齐医生为陈家担任私家医生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直很值得信赖。他们没有过多的怀疑他,以为真的只是时的疏忽,何况陈季风无事,家里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也就没有再多追究。

    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非真的像齐医生所说时疏忽那么简单。

    “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陈季风反问道。

    “我今天去医院看望那个接受我爸爸眼角膜的孩子,出来时在地下停车场,你们猜我看见谁在和那个齐医生见面?是那个叫刘亦韦的混蛋。”薛紫嫣字句道。

    听到刘亦韦三个字,付相思下意识的浑身震,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轻微的伤疤,美目中流露出憎恨——这个王八蛋该趁机打她的注意,就算别人不出手,她付相思也饶不了他。

    陈季风赶忙搂住老婆,给她无声的安慰。然后只听薛紫嫣继续道:“他们好像很熟的样子,我觉得不对劲,就跟过去偷听,但是不敢离的太近,隐约只听见那个齐医生说,他知道了,是你怂恿我的,你不能丢下我不管。”

    当薛紫嫣描述完在地下车库见到的那幕后,大家同时沉默了,半晌,项嘉允道:“看来季风的病情真的不是拿错了体检报告那么简单的事,这件事背后定有隐情,而且肯定跟那个刘亦韦有关。”

    “刘亦韦收买齐医生做假病历吗?”许诺言脱口而出道,项嘉允点了点头,肯定道:“如果不出意外,就是他们二人搞的鬼,刘亦韦肯定是记恨季风把他赶出公司,而且他直对相思心怀不轨,说不定就会想出这个阴招,逼得他们两人分手,他好趁虚而入。只是他没想到季风和相思感情那么深,相思宁愿自残也不肯委身于他,现在他们的阴谋失败,应该是去商量对策了。”

    “背后应该还有个人。”陈季风将这前因后果联系起来,豁然开朗,沉声道:“佟诗盈。”文学度

    235 揭发丑闻

    (文学度 (“最近好想你,能出来见面吗?”

    当许诺言拿着陈季风的手机给佟诗盈发了这么条短信后,陈季风彻底凌乱了,把夺过手机,怒道:“不许发的这么恶心,谁想她了?”

    “来不及了,已经发出去了‰记住本站的网址:。”许诺言笑嘻嘻的说道,脸看好戏的表情,陈季风气的直咬牙,字句从牙缝里挤出句话道:“别以为有哥护着你,我就......”

    “你就怎么样?”腹黑项嘉允笑咪咪的问道。

    陈季风嘀咕了声,愣是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付相思过来揽着陈季风的腰,安慰道:“好了,咱们也是为了揭发他们的阴谋吗,为了大局着想你就牺牲下,我不会吃醋的。”

    “她这是恃宠而骄。”陈季风嘀咕道,被项嘉允记杀人的眼神看过来立刻不敢吱声,这时短信回了过来——季风,你终于看到我的好了,我也好想你,今晚来我家,不见不散。

    陈季风脸色大变,连忙删掉短信,嘿嘿傻笑着看向付相思,付相思也是笑嘻嘻的,好像也不生气,打趣道:“你还认识她家呢?经常去吗?”

    “绝对没有。”陈季风发誓般的说道,接下来的聚会里,他不停地喋喋不休讨好老婆,听到众人烦心不已,到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用纸巾塞到了他的嘴巴里。

    到了约定的时间,六个人便浩浩荡荡的去了佟诗盈家中,兴师问罪。

    他们怀疑佟诗盈跟刘亦韦和齐医生是伙的,知道那二人不好对付,便从佟诗盈身上下手,打算今晚去她那里威逼利诱,逼她说出实情。

    敲开了佟诗盈家的家门,佟诗看到六人脸上的怒意,当时就懵了,她便知道,事情瞒不住了。

    她心中反而不那么畏惧了,冷声道:“你们这么多人起来干什么,我好像只邀请了季风个人。”

    “佟诗盈,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做的好事都已经败露了,怎么还能这么坦然,脸皮真是有够厚的。”付相思想到这个女人趁机打自己老公注意,就气不打处来,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她早就过去扇这个女人耳光了。

    “你再说什么,我听不懂。”佟诗盈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却根本不想认输,她承认,她到底败在了这帮人败在了这个女人手里,但她依旧态度高傲冷漠,不肯低头,她可以输,却不能认错。因为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不过是想要的更多罢了,有什么错?凭什么这些人生来就什么都有,而她费尽心思用尽手段也得不到,她不甘心,要怪就只能怪她命该如此。她没有输给他们,她输给了命。

    付相思再也没有心思给佟诗盈废话,二话不说上前就是记耳光,佟诗盈怒目而视,刚要还手,就被韩童磊紧紧握住手腕,冷声道:“怎么,还想还手,今天这里这么多人,容得了你放肆?”

    “你还知道这么多人吗,你们几人合伙欺负我个,真是好意思。”佟诗盈恼火的想挣脱出来,却被韩童磊紧紧箍住,气急败坏的嚷道:“我还以为韩少最是绅士,却原来只对没到手的女人好吗?”

    佟诗盈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她是韩童磊已经到手了的女人,所以韩童磊才对自己不客气,韩童磊听后脸色大变,冷冷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可没碰过你,你不要挑拨离间。告诉你,本少爷最讨厌女人跟我玩心眼,你要是不想死的太惨就给我老实说出真相。”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在众人的威胁恐吓下,佟诗盈终是说了实话。

    原来那齐医生在上大学期间,曾与班里个女同学谈恋爱,两人在校期间未婚生子,要知道这在那个年代可是件足以毁掉人生的大事,两人为了前途着想便私自将孩子在厕所中溺死,然后这件事居然隐瞒了过去。

    到了最后,齐医生与那个女生也是分道扬镳□亦韦不知从哪里找到当年那个女生,得知了此事,便以此要挟齐医生为自己办事,齐医生现在的岳父乃是其所在医院的院长,如果让他们知道了,齐医生奋斗了半辈子的基业算是毁了,走投无路下,齐医生只好为虎作伥,帮着刘亦韦作假,伪造陈季风的体检报告,编造陈季风得了脑癌的谎言。

    事情到此便是真相大白,接下来的事,便是如何惩治这几个罪魁祸首。三个男人对视了几眼,同时在心里冷笑——他们几个说是这个城市祖宗级别的人也不为过,敢在太岁头上动武,那就只有死路条。文学度

    236 归来

    (文学度 (周六就要大结局了哦,谢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大大会努力,继续写出更好地作品‰记住本站的网址:。爱你们!

    在项嘉允陈季风和韩童磊的算计下,事情得到了“圆满”的结束。

    齐医生做的好事,不管是二十多年前的婴儿事件,还是做假病历陷害陈季风的事,都被报了光,他的妻子与他离了婚,他也被医院开除,在市甚至在整个医界再也无立足之地;刘亦韦离开了市,不敢再回来,因为三个男人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再敢回市,定叫他有来无回;而佟诗盈,因老实的坦白了所有的事,而得到了宽恕,却从此以后退出了市交际圈,老实本分的过日子,没过多久就嫁了人。

    事情算是告段落,三个男人为了即将要开业的新酒店忙的不可开交,而三个女生则整日凑在起,不是逛街喝茶,就是美容八卦〖尔三个男人有了空闲,六人便起筹办商量婚礼的事宜。

    他们已经说好,要三对起举办婚礼,市叱咤风云的项陈韩家起娶儿媳妇,这也就注定了,那将是场世纪婚礼,必定会备受瞩目,璀璨耀眼。

    “如果释申和可可能与我们起就好了。”当许诺言这么说着的时候,洛释申正带着手术后的母亲下了回来市的飞机。

    洛母的手术非常成功,恢复的也很不错,在短暂的休养后,母子二人回了国。

    在德国时,洛释申已经成功的劝的母亲再给秦可次机会,他告诉母亲,他坚信病历不是秦可换的,秦可定是被冤枉的。

    洛母眼见儿子对秦可的感情那么的深,深到可怕,为了儿子的幸福,她又能多说什么呢?于是,洛母保证,如果真的能证明秦可没有偷换病历,她就接受这个儿媳妇。

    回来后,洛释申来不及回公司,第件事,便是去找秦可。

    当他敲开属于他们的那间公寓的门时,竟意外地看见了有另个男人呆在秦可的家里。

    那人,竟是为洛母看病的陈医生。

    两人见到洛释申时都愣,随即秦可惊喜交加的扑过去抱住了洛释申,喜极而泣,“释申,你终于回来了。”

    洛释申不知自己是否该去抱住秦可,分开这么久,他想念秦可想的都要发了疯,可是在看到有别的男人呆在秦可的房间时,股怒火和妒意瞬间冲到他的脑中,他冷冷的盯着陈医生,不发言。

    陈医生似是感觉到洛释申的敌意,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笑着打招呼道:“回来啦?”

    陈医生这话说完,洛释申脸色更是难看,因为他怎么听怎么像这个家里男主人招呼客人时的语气,他当即推开秦可,冷着脸靠近陈医生,低声问道:“你为什么在这?”

    “我......”陈医生的略卡壳,让洛释申疑心更重,他体内股怒火冲到脑中,竟是再也顾不得其他,上前就是拳砸在陈医生的俊脸上,怒喊道;“我问你为什么在秦可这儿?”

    “释申,你干什么?”秦可失声惊叫,把拉住正欲上前再施暴利的洛释申,急急的喊道:“你别闹了,陈医生是来给我送重要东西的。”

    “对啊对啊,释申,你别激动啊,我是来给秦可送视频录像的,有关你母亲病历的事。”陈医生这才反应过来洛释申是吃了醋,知道自己再不解释就还得挨揍,赶忙辩解道。

    果然,洛释申听有关母亲病历的事,立刻住了手,疑惑道:“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查出问题来了?”

    “是。我查出是有人指使你们曾经的家庭医生林医生去换了你妈妈的病历。”陈医生字句道。

    “谁?”洛释申看了看秦可又看了看陈医生,虽然说得是问句,但心里却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是秦岚。”陈医生不说话了,秦可在旁沉声道:“前几日陈医生查出林医生很可能偷换了你妈妈的病历,我们顺藤摸瓜,通过监控录像查出秦岚找过林医生,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

    “但就是她。”秦可没有说下去的话,洛释申替她说了出来,“我早该猜到的,是谁那么想要将你我分开,是谁那么恨我们费尽心思要报复,只有秦岚。”

    说到这,洛释申上前抱住秦可,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柔声道:“对不起,我怀疑了你,我错怪了你。我......我总是伤害你。原谅我好吗,秦可,我的心里直都只有你个,这次回来我便不打算再放你离开我的身边,这次,我绝不放手。”

    陈医生看着这对小情侣,笑嘻嘻的说道:“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两人了,我未婚妻上夜校该下课了,我得去接她。”

    洛释申歉意的说不出话来,他刚刚太冲动了,没问清事实就打了人,秦可笑着瞥了洛释申眼,哭笑不得的解释道:“人家陈医生的未婚妻是大学老师,今年五月就要结婚了。”

    “对不起。”洛释申知错就改,赶忙道歉。

    陈医生哈哈大笑,打趣道:“没关系,要是我发现有个陌生男人大晚上的在我未婚妻的家中,我大概也会动手。好了,我走了,祝你们幸福。”

    送走陈医生,洛释申二话不说就抱起秦可向着房间走去,然后自是夜的缠绵甜蜜,半睡半醒间,洛释申在秦可耳边边又边的喃喃道:“秦可,这生,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我爱你,辈子。”文学度

    23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