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27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言觉得就像是走进了花的王国,而自己,仿佛化身为花中仙子。

    而她的王子,就在鲜花的那头微笑着等着她的到来。

    短短个月不见,似是隔了生那么长久,许诺言突然不能自已,跑着奔进了项嘉允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他,眼泪夺眶而出。

    两人就这样紧紧拥抱着,心中同时泛起个念头,消时间就此停止,他们的这个拥抱可以天荒地老。

    许诺言的主动拥抱,让项嘉允彻底松了口气,他终是能够确定,诺诺是他的了♀段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得到了心爱的女孩,他们今后会有辈子的时间用来相守。

    “诺诺,先吃饭吧,你上了天的班,定饿了。”好容易许诺言松开了手,项嘉允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柔声道,虽然想她想到了骨子里,但是他真的不急于时,今晚的好戏可在后头呢。

    “好。”许诺言任由项嘉允拉着坐在桌子前,晚餐是丰盛的,虽然依旧没什么胃口,她还是强迫自己吃了几口。

    项嘉允直为会的“大计划”而的,也没什么胃口,见许诺言不吃了,匆匆吃了几口便也停下了。

    其实就连项嘉允都没料到自己竟会如此的失态和紧张,想想以前,哪怕是刚刚毕业来公司,面对几十亿的大工程,他都是副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涅,又有谁能想到,他项嘉允竟会为了给个小丫头圣诞惊喜而紧张成这样。

    看来爱情这种东西,真是物降物啊。

    “不吃啦,你好像没吃多少啊?”许诺言的的问道,个多月没见,他好像又消瘦了不少。

    “看着你就饱了。”项嘉允笑着说道,强忍着没有上前将小丫头按倒在床上,吃干抹净。

    “干吗啊,看着我让你很没食欲吗?我哪有那么丑。”许诺言嘟着嘴喃喃道,然后冲着项嘉允做个鬼脸。

    项嘉允笑了笑,没有答话,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手机响了两声,项嘉允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起身拉着许诺言的手,缓缓走到窗户前。

    这间总统套房,是酒店根据面临大衡特色而专门设计的,坐落在酒店最边上,算是间独立出来的小屋,而且从侧门走出去就是沙滩。

    侧门是整面的大钵,是为了方便客人在房间内就能看到大海。项嘉允把拉开钵们出的窗帘,大孩刻就在眼前。

    许诺言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项嘉允,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项嘉允将房门打开,拉着她的手走上了沙滩。

    脚下踩着细细的沙子,吹着海风,听着海浪声,大海咸腥的气息扑面而来,月光下海水呈现墨黑色,浪花的袭来,拍打着沙滩......

    这是许诺言自小就看习惯的大海,此时却带给她别样的感动,她知道这是因为与她起看海的,是她心爱的那个人。

    刚在沙滩上走了几步,天空突然绽放起了烟花,许诺言激动的拉着项嘉允,让他看天上的烟火。

    此时的许诺言,尚以为这烟花是酒店为了吸引顾客而放。

    紧接着,海滩上亮了起来。

    整片的沙滩全亮了起来,那是无数的小灯泡在闪闪发光,灯泡组成了组字。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许诺言呆住了。

    “诺诺,请你嫁给我。”身边的项嘉允拿出那枚钻戒,单膝跪地,字句认真说道,“第次我求婚,很没有诚意的只买了钻戒,没有浪漫的仪式,没有单膝跪地,没有永恒的誓言,所以,我们的第次婚姻以失败告终;可是我人生的第二次也是最后次求婚还是要献给你,这次我准备了钻戒玫瑰和烟花,我单膝跪地,我发誓永远爱你。所以这次我带着爱而来,你会看到我的诚意〉诺,我以前太傻,做了太多的错事,直到你离开我才看清自己的心〉诺我爱你,辈子。”

    许诺言听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她哭着拉起项嘉允,任由他将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次,她终于能确定他的心;这次,她终于敢相信,她的幸福会天长地久。

    原来,她真的是灰姑娘,兜兜转转了圈,她的王子还是回到了她的身边,辈子不离开。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多好。

    下章预告:灰姑娘变公主喽,已经虐完了两对,接下来是洛秦和陈付啦

    200 麻雀变凤凰

    (当晚,自是夜的恩爱缠绵,两人许久未曾碰面,干柴碰上烈火,当然是触即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求婚的成功的项嘉允发了狠心,也不知是太久没碰许诺言了,还是恼火她前段日子的冷淡,整夜都将可怜的小丫头困在身下,卯足了劲儿欺负。

    许诺言又哭又求又夸都不管用,最后,她实在忍无可忍,以不同意复婚威胁,才让项嘉允放过了她。

    最后,项嘉允咬牙切齿的对许诺言道:“臭丫头,以后每天都这么收拾你。”

    许诺言瞪大眼睛,欲哭无泪。

    第二天早,两人返回许诺言家“偷走”了相关证件,路马不停蹄的驾车回到市,顺利的办了复婚手续。

    然后两人又返回市,跟许妈妈坦白从宽妈妈叹了口气,说要跟女儿单独说上几句,项嘉允知趣的走开,房间里就只剩下母女二人。

    许妈妈拉着女儿的手说道:“妈妈就知道你放不下他,从他来找你的那天,我就料到你们会复婚。”

    “妈,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许诺言不好意思的嘟嚷道。

    “你没做错,嘉允这种条件的男生,哪里会有女生不动心呢?何况这段时间他对你的用心,妈妈看得到。妈妈只是想说既然是你喜欢的,就大胆的去追求。”

    “妈,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的。”许诺言抱着妈妈撒娇道。

    “诺诺,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嫁的好妈妈脸上也有光,给那些瞧不起我们看我们笑话的人狠狠记耳光,但是诺诺,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项家可不是普通的人家,作为个母亲,妈妈当然会消你嫁个家境好些的婆家,免得吃苦,可是那项家,已经不仅仅是家境好的问题了,那是豪门,是我们老百姓望尘莫及的高度。而且嘉允条件好是明摆着的,以后他会面对无数的诱惑,而你也将面临诸多的考验,你真的可以应对吗?你是个老实单纯的孩子,所以妈妈才更加的,妈妈有时候多消你像那些有心机的女孩样,这样你就不会吃亏了。”

    许妈妈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女孩子过于的单纯简单并非是什么好事,在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确实很容易吃亏。如果女儿嫁个家境尚好的婆家,她做母亲的肯定会很安心,可是如今对方是项家,那样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如何能不的。

    “妈,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项家又不是虎岤狼窝。”许诺言笑着爬在母亲的身上,认真的说道:“其实以前切的问题都在我和嘉允身上,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阻碍了,所以我在项家不会受委屈的。妈,婆婆他们都超疼我的,你相信我,这次,我不会让自己再失败次了。”

    许诺言抱着母亲喃喃自语——是的,这次,她长大了学聪明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懵懂单纯的小丫头,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来抢走她的丈夫毁掉她的幸福,她会将现在的切牢牢的握在手中,不许任何人染指。

    “妈,从今往后,我才是项嘉允的妻子,我才是斯骊的太子妃,谁也别想抢走我的丈夫。”

    追回许诺言后,项嘉允果真说到做到,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大的宠爱都给了许诺言,他爱她宠她惯她疼她,甚至有时候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个人几乎时时刻刻都腻在起,如同热恋中的青少年般,就连眼神中都流露出刻骨的浓情蜜意。

    过了几天,便是市的君御酒店正式开张的时候,因为许诺言表姐家也有些股份,所以很多亲戚都来现场看热闹。

    许诺言的优异“表现”给了众人记响亮的耳光,但她挽着项嘉允的胳膊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那些曾经或嘲讽或同情或鄙夷过她的人,惊的大跌眼镜。但她开着项嘉允特意为她订制的樱花粉色r911跑车,身珠光宝气的出现时,她看到了人们眼中的惊愕艳羡和悔意,那无法掩饰的嫉妒和羡慕,让许诺言忍不住嘴角上扬。

    她知道,这场翻身仗打的漂亮。

    她或许是只不起眼的丑小鸭,在经历过寒冬的重重折磨和考验后,华丽蜕变成了优雅美丽的白天鹅;她或许只是众多灰姑娘中的员,却庆幸遇到了王子,从此,她可以挽着王子的手,骄傲的对着众人宣布,灰姑娘成为了公主,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幸福。

    下章预告:项许圆满了,下面就开始虐洛秦了,今天是最后天假期,也是最后天三更日哦

    201 当爱还没说出口

    (“帅哥,自己个人啊,要我陪你喝吗?”嘈杂的酒吧中,名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妖娆的扭动着身姿,嗲声嗲气的撒娇道‰记住本站的网址:。

    “滚。”男人头也不抬,直接从牙缝里挤出个字。

    “神经病。”女孩脸上挂不住了,咒骂着离开。

    这,已经是今晚的第几个了?洛释申不知道,他已经喝了很多,却依旧没有醉,脑中反而越发的清醒。

    这是什么破酒,过期了吧,为什么这么喝也不醉?为什么他还是这般的清醒?洛释申想要大声的叫嚷,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似是被什么黏住了般,根本张不开口,只能杯又杯的灌酒下去,企图让自己醉到人事不醒。

    就在今天白天,他与秦可去办了离婚手续,他们的婚姻维持短短不到个月,就已经走到了尽头。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他怀疑是秦可换了母亲的病历,害的母亲现在生命垂危,而秦可则伤心他的不信任,再加上洛母在中间挑拨,这段婚姻已然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

    虽然事后冷静下来,洛释申又有了些怀疑,秦可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他比谁都清楚,她根本就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不顾他人的女生,这么狠的事,她做不出来。

    他想要再问搞清楚状况,秦可却拒绝见他,而洛母的身体也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为了不再刺激母亲,洛释申只好放下对秦可的眷恋,独自人忍受着悲痛。

    可是,他跟秦可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他真的不甘心啊,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爱秦可,却偏偏他们之间的感情有那么多的曲折和磨难。

    洛释申和秦可,个是斯骊集团的三少爷,个是大秦集团的千金小姐,两人年纪相当容貌匹配,在外人的眼中,绝对是天造地设的对啊。可为什么,却偏偏他们的感情路是最不顺利的,两人自从在起后,不断的出现矛盾,不断的发生事端,到最后,两个原本非常相爱的人,被硬生生的给拆散了。

    有多少次,洛释申想抛弃切道义和责任,不管不顾,带着秦可离开这里,远走高飞;又有多少次,他只想彻底的忘记秦可,抛弃这段好像被诅咒的爱情,将这个女孩从自己的心里剔除出去,不再爱,也就不再有痛苦。

    可是这两点,他全都做不到,他不能置父母于不顾,离家而去;他不能忘掉最爱的女孩,重新开始。所以就只能痛苦着,日复日的捱过去。

    曾经,知道母亲的病历被换几乎丧命时,他以为是秦可做的,那时他有多爱就有多恨;现在,与秦可分开后,他反而清醒了,想问题便客观了很多,直觉告诉他,那些事定不是秦可做的。

    于是,刻骨的思念和悔意充斥心头,他开始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开始试图挽回秦可,可是秦可拒绝见他,甚至连他的电话都不肯接听。而母亲的身体天不如天,只等着医生最后确定个方案,便要开始配合治疗,在这等关键时刻,他怎敢为了自己的感情而刺激母亲?

    左右为难,便是他此时最好的心情写照。

    曾经,他那样的爱秦可,却最终还是放开了她的手。

    酒杯杯的喝下肚,他最终还是醉了,眼前的切开始渐渐模糊起来,人影在晃动,声音嘈杂,如此热闹的夜晚,却没有半点进入他心间,他的内心深处,除了空虚就是寂寞。

    突然,有个女孩走进了他的视线∝可,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然后上前抱住,女孩没有挣扎,只是在他耳边低声道:“别喝了,跟我回去吧。”

    “好好好,”洛释申的声音有些哽咽,舌头也大了,他反复的说了几个好字,竟是喜极而泣,“秦可,只要你肯回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恩,有什么困难,我们起面对。”女孩轻声回应,下下的拍着洛释申的后背,如同安慰个孩童般。

    “秦可,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对不对?”当晚,两人回到自己家中,自是缠绵夜,洛释申反复的问着这句话,似是只要秦可答应了,这个愿望便会真的实现。

    直到第二天中午,醉酒醒来的洛释申看到眼前的切,才彻底傻了眼。

    下章预告:洛释申为何傻眼,那个女孩到底是谁,晚上揭晓。今天是最好天加更,晚上还有更哦,明日开始恢复正常,日双更

    202 犯了大错

    (“啊,为什么会是你。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洛释申早醒来后,看到身边裸身相对的女子,惊呼出声,脑中闪过不良的预感,昨晚不会真的......

    “那你以为是谁?你喝多了,我好心送你回家,你却趁机欺负我,我还没冲着你喊,你倒是先叫了起来。”秦岚躺在床上冷声道,表情却是带了丝玩味,没有半点被人欺负了的痕迹。

    洛释申却顾不得研究她的表情,脑中空白片——完了,他昨晚喝醉了酒,竟然和秦岚......这事如果让秦可知道的话,是肯定不会原谅他的,到那时,他就真的失去她了。

    “定是你故意的,”洛释申恶狠狠的瞪着身侧的秦岚,急忙找衣服穿,眼中没有半点温存过后该有的柔情,他边穿衣服边大声警告道:“我警告你,你不许将昨晚的事告诉秦可,否则我定要你好看。”

    洛释申的言行和态度深深刺痛了秦岚的心,她将身下的枕头狠狠的砸到了洛释申的身上,声嘶力竭的喊道:“洛释申,你今天要是敢走我就打电话报警,告你酒后强。”

    “你敢?”洛释申吓了跳,脱口惊呼。

    “没什么我不敢的。”秦岚冷声道。

    “你以为你能告的了我?”洛释申嗤之以鼻。

    “我知道,以洛家在市的地位,我拿你没有办法,但是你别忘了,我也是秦家的千金,秦家虽然没落了,在市却还是有定声望的。如果我去告你,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斯骊的形象会受到影响,股价会打跌,秦可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她不会再理你重要的是,你妈妈,如果她知道你为了什么而吃官司,你猜她的心脏能不能受得了?”

    “你......”洛释申刚想痛骂对方顿,却看见秦岚眼中决绝而疯狂的光,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仇恨和折磨到不顾切的地步,她说得出就做的到。

    洛释申突然失去了全部的力量,颓然的坐倒在地,喃喃自语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做我男朋友。”秦岚冷笑着答道。

    “不可能。”洛释申想都没想的就脱口而出。

    “洛释申,你会答应我的。”秦岚笃定的说道,眼神中满是胜利的光芒。

    洛释申将头埋在膝盖间,似是在进行着痛苦的挣扎,半晌,头也没有抬起来,却哽咽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得到个不爱你的男人,你不会幸福的。”

    秦岚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笑的很疯狂很尖利,然后她翻身下床,拍了拍洛释申的脸,嘲讽道:“你还以为我是因为爱你才费劲心思得到你吗?告诉你,我对你早就没感觉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惩罚你当初对我的冷淡,还有就是报复秦可对我们家所做的切♀根本就不是爱,而是报仇是出口气,懂吗?”

    “你不能这么伤害秦可,她直都拿你们当家人的,她从来没想过伤害你们。”洛释申感觉浑身无力,却还是为秦可开口辩解。

    “少来这套,我告诉你洛释申,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谈起秦可,我会不高兴。”秦岚冷声道,“你呢,就安心的做我男朋友,把我哄的开开心心的,如果我哪天高兴了,玩够了,说不定就会放过你,让你和你那个秦可双宿双飞。”

    “你肯放过我?”洛释申惊呼道,声音中带了丝疑惑和惊喜。

    “如果你能哄的我高兴,让我不再恨你和秦可,我可以考虑放过你,毕竟我也想找个爱自己的男人,得到真正的幸福,我也不想将自己的未来和青春都浪费在你身上。但是如果你跟我在起的时候,我不开心,我受委屈了,我告诉你,我宁可豁出去辈子,也绝不成全你们。”秦岚字句道,声音冷而坚定,眼中闪烁着决绝而不顾切的光。

    洛释申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终是微弱的点了点头,道:“消你说话算数。”

    秦岚嘴角上扬,带着胜利的笑容,她这步真是走的漂亮。

    时间错回到昨晚,秦岚心情不佳去酒吧喝酒解闷,却意外的碰到醉到不醒人世的洛释申,她心里到底放不下这个男人,就想送他回家,谁知他竟然把抱住她大声秦可。

    秦可和秦岚是亲姐妹,长的本就有五六分的相似,加上洛释申思念秦可过甚,又喝多了,灯光昏暗下将秦岚认错,也是正常。

    秦岚本是很恼怒的,可灵光现,个计划就在脑中成型,她真的将自己当成是秦可,搀着烂醉如泥的洛释申回了家。

    然后,便有了刚刚那幕。

    下章预告:洛释申被迫跟秦岚在起,却被秦可意外看到,秦可绝望之下远赴国外

    203 原来命运可以残酷如斯 上

    (洛释申和秦岚便开始了正式的交往‰使用访问本站。

    只是,洛释申这辈子从来没谈过这么尴尬而勉强的恋爱,他本就对秦岚没有点感觉,甚至到了厌烦的地步,再加上这次秦岚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威胁他和自己在起,洛释申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心中却恨的咬牙切齿。

    恨归恨,洛释申却是敢怒不敢言,不仅不能对秦岚冷言冷语,还得笑脸以待,温柔呵护,相处几天下来,洛释申觉得自己离疯不远了。

    可即便再勉强,洛释申还是为了母亲为了与秦可的将来忍气吞声,他只盼望有日秦岚真的可以想明白,放过他和秦可。

    好歹有母亲这张挡箭牌,洛释申每日便以照顾母亲为由,千方百计的躲着秦岚,秦岚如何能不知晓他的心意,干脆带着秦母去医院探病,宣布她和洛释申的关系。

    洛母惊讶不已,不明白儿子为何突然改变了心意,但她自从得知是秦可“换了”自己的病历后更是恼怒,铁了心认为未来的儿媳妇只要不是秦可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哪怕是个要饭的她都认了。再加上秦母与她本是好友,带着女儿来嘘寒问暖伺候病褥,她哪有不心动之理?当即就点头答应了。

    洛释申当然知道秦岚是故意的,却是敢怒不敢言,他现在是被这个女人吃定了,无论多少的愤怒都不敢表现出来,只好眼观鼻鼻观心,无视秦岚虚情假意的讨好洛母,心中满是鄙夷。

    “释申,来吃个苹果,你最近都不怎么吃水果,给你补充点维生素。”秦岚拿着个削好的苹果走到洛释申身边,故作亲密的靠在他的身上,将手中的苹果往他的嘴里送。

    洛释申轻皱眉头,不动声色的微退了半步,与秦岚保持了定距离,从她手中拿过苹果,慢吞吞的吃了。

    “哎呦,你看这小两口的亲密劲儿,哎你们注意点啊,还有长辈在呢。”秦母笑着打趣洛释申和秦岚,然后对着洛母道:“要我看啊,等你身体好了出了院,给他们订婚吧。”

    “我看行。”洛母难得精神那么好,笑眯眯的回答道。

    “年底订婚,明天开春呢就结婚,后年咱俩就能当奶奶和外婆了。”两个亲家自顾自的说着笑着,好像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是真心相爱,等待着携手共度生。

    洛释申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低声道:“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然后也没跟母亲单独说上几句什么,就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秦岚眼中冷光闪,道:“我去送送他。”然后也追了出去。

    “洛释申,你给我站住。”直到快到了医院门口,秦岚才追上了洛释申,把拉住他的衣服,冷声道:“你想干吗?你之前答应我的呢,怎么,才几天功夫就想反悔?”

    “我哪敢呢?”洛释申嘲讽的说道,“我的名誉,我妈的生命,我和秦可的未来都握在你的手上,我敢激怒你吗?我不敢,我得像公主样捧着你才行。”

    “你。”洛释申眼中的鄙夷和语气里的嘲讽,深深刺痛了秦岚的自尊心,她刚要发火,却不期然的看到洛释申苍白的脸也微微发红的眼眶,这几天,他似乎憔悴了不少。

    心里阵心疼,这责骂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秦岚叹了口气,道:“你妈让咱俩订婚,你为了哄她高兴得照做不是?”

    “你少来,别打着为我妈着想的旗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洛释申对秦岚的厌恶达到了极点,根本不吃她那套,冷声反驳道。

    “那你去和你妈说啊,说你不愿意跟我订婚,说你和我是假的,你去说啊。”秦岚又生气了,大声喊道。

    洛释申不吱声了,半晌,他才颤抖着开口道:“你答应过会放过我的。”

    “我只是说有可能,你把我哄开心了,这种可能才会发生。”秦岚见洛释申还心想着摆脱自己,心中怒火更胜,忍不住尖锐的喊道:“但是现在在你身上我看不到丝诚意,你这样对我,我是不会让你和秦可好过的。”

    看着秦岚疯狂而冷厉的目光,洛释申的心点点的跌到谷底,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或许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结束了,秦岚费尽心思的跟他在起,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他,未来的路似乎更加艰辛。

    下章预告:秦可发现洛释申与秦岚在起,伤心之下作何举动?

    204 原来命运可以残酷如斯 (下

    (时间,两人在医院门口僵持着,谁也没有先行离开,却也不曾开口说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这时,进来对年轻的情侣,那个女的上前拉着秦岚,惊喜的喊道:“秦岚,好久不见了。”

    “哎呀,是你这丫头啊,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找我啦?”秦岚脸色好了些,热情的跟女生搭话。

    “我前阵出国旅游啦。”女生突然看到洛释申,冲着秦岚挤眉弄眼道:“哎,你男朋友?好帅哦,是混血儿吧?”

    秦岚得意的笑,上前把挽住洛释申的胳膊,骄傲的说道:“介绍下,我男朋友洛释申,我们就要订婚了,到时候来喝喜酒啊。”

    洛释申有些恼怒,却也不敢甩开秦岚的手,只好尴尬的笑了笑,那对年轻人说了几句恭维的话,也便散了。

    洛释申刚要松口气,抬头,彻底傻了眼,呆立在原地。

    秦可。

    秦可微红了双眼,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耳里听到的,她颤抖着步步走进,颤抖着问道:“释申,你,你们什么关系,你给我说清楚。”

    “秦可,你是瞎的吗?没看到我们两人在起了吗?”秦岚满脸都是得意的神色和报复的快感,她就是要秦可如此难受,她就是要秦可生不如死。

    所以她不惜切代价抢走秦可的男人,只要秦可不幸,就算要她坠入地狱也没关系。

    “我没问你,”秦可冷声打断姐姐的话,然后眼睛眨不眨的看着洛释申,字句道:“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洛释申自秦可出现,就陷入了思维混沌中,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他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与秦岚的关系,他明白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受到伤害,于是他只能惨笑声,低声道:“对不起。”

    句对不起就能解释了所有,秦可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滴滴落下,她便退后便喃喃自语,“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然后,传来秦岚得意而尖利的声音,“你都看到了,我跟释申就要订婚了,按理说,你是应该叫他声姐夫的,但是现在,我不要认你这个妹妹,所以这声姐夫你也是没资格叫了∝可,当年你妈给我妈争爸爸就失败了,现在你又输给了我,你跟妈样,永远都是失败者。你们注定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别说了。”秦可突然握住耳朵,歇斯底里的喊道,然后疯了般的掉头就跑。

    “秦可。”洛释申又心疼又着急,甩秦岚的胳膊就想追上去,秦岚脸色沉,上前把拉住洛释申,笑的温柔而从容,说出的话却是冷冰,“释申,你要回公司吗,那我回去继续陪你母亲了。”

    洛释申浑身震,却不敢追上去了——他知道,秦岚这是在警告他不许去追秦可,否则就将他们那晚的事告诉洛母。

    看着秦岚眼中志在必得的得意,洛释申突然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大声,很疯狂,笑到身边的人纷纷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可他丝毫不在乎,边笑边打量着秦岚,字道:“好啊,秦岚,我看你要报复到什么地步,我陪着你疯,行了吧?我问你,这样行了吧?”

    最后几个字,洛释申几乎是用吼得,他眼中满是厌恶和鄙夷,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返回了母亲的病房,再也不看秦岚眼。

    秦岚站在原地,失声痛哭。

    同样绝望痛哭的还有刚刚离去的秦可。

    今天秦可本是来医院查些疑点的,虽然大家都怀疑是她偷换了洛母的病历,但她却是知道自己是清白,可病历不会无故搞错,唯的可能是别人偷换了病历,栽赃在她身上。

    所以,她必须查个明白,还自己个公道。

    可是刚到医院,就看到刚刚那幕,秦岚挽着洛释申的胳膊,炫耀他们要结婚了。而旁的洛释申既没有推开秦岚的手,也没有出言辩解。

    他只说了对不起,听在秦可耳边,就等同于默认。

    她不知道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来他们该是幸福的。他们结了婚,洛母也接受了她,可突然夜之间,那些幸福好像肥皂泡泡般,消失于阳光下,全都不见了。她失去了他,失去了切。

    秦可相信洛释申是不会这么快变了心的,可他为何要接受别人,那个别人还是她的姐姐,是被母亲逼迫的还是为了气她?她脑子中片混乱,会哭会笑,会恼会叫,她觉得自己在想下去就会疯了。

    思考了夜,悲伤了夜,秦可决定,离开这里。

    马尔代夫,这个美丽的海边国度,这个只需要落地签证的国家,是秦可的最终选择。

    第三天早,飞往马尔代夫的飞机上,秦可看着窗外的白云朵朵,呢喃着说再见。

    下章预告:秦可离开,洛释申陷入绝望,洛母的病情报告出来,是否生命垂危?

    205 离开

    (整个晚上,洛释申都在做个光怪陆离的梦,梦中似是出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但是觉醒来时,他只记住了秦可,记住了发生在他和秦可身上的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那过程似乎有欢笑有泪水,有喜悦有悲伤,有幸福有绝望,他爱过她也恨过她,宠过她也伤过她。梦境的最后,是秦可含泪离去的背影,他发了疯似的去追,试图挽回她,可却只能看着她的身影逐渐的远去,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最后,洛释申是惊叫着醒来的,大冬天里,竟是身的汗。

    他愣了会神,突然打了个寒战,然后快速的起身,拿起电话,拨下秦可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电话那头传来女子机械般的声音,几次之后,洛释申终于绝望的承认,秦可是故意躲着他。

    “秦可,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洛释申独自喃喃着,眼眶似是有些潮湿的感觉,微折,便有液体滑落,他抬头仰望着屋顶,企图让泪水流回体内。可是眼眶的泪水越积越多,多到即便仰着头,也会顺着眼角滑落。

    洛释申有种预感,或许这次不会那么容易的善终,他与秦可的感情,真的是危在旦夕。

    白天的时候,洛释申又打了几次电话,均是关机的状态,他开始真的着急了,生怕秦可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这个想法冒出来,洛释申就再也坐不住了,他迅速的交代了助手几句话,就驾车离开了公司,路向着他和秦可当初住的地方驶去。

    那本是洛释申名下的处跃层式公寓,也是他和秦可离开家时住的地方,后来两人闹了离婚,洛释申便把房子留给秦可住,自己搬回了洛家。

    之后,秦可便直住在那里,反而秦父死后,她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家的那栋大宅,虽说有她的三分之,但她却是今生都不想再回去的。

    掏出钥匙开打房门,洛释申走进去心就凉了——这个房子里没了秦可的气息。但他犹不私心的进了屋,打算仔细找找有什么蛛丝马迹。

    进入他和秦可的睡房,床单是新换的,上面放着封信,洛释申赶忙拿起打开,熟悉的字体扑面而来。

    “释申,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国内了,至于去了哪里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也没有目的地≡从认识你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喜的也有悲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与你在起的这段日子,是我生中最开心也最难忘的。不管我们今后能否破镜重圆白头到老,我都感激你来过我的生命中,爱过我给过我⊥申,我相信你不是真心要和秦岚在起,就如同你深心也相信并不是我换了你母亲的病历样。但是真的很抱歉,我想我无法留下来,陪在你身边,陪你度过这段艰辛的日子,我想你也暂时不消我留在你身边吧?我决定去旅行,去些没有去过的地方走走看看,看过多些的风景,会不会让我变得更加有勇气?直以来我都是很软弱,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我现在需要的,是勇气。你好好留下来,陪伴你母亲,治好她的病,然后解决你和秦岚的事,等我回来时,我会变得更加成熟勇敢,而你也要办好切事情,专心的等我回来哦⊥申,谢谢你爱过我,也感激老天,让我爱上你。”

    看完了信,洛释申坐在床上,久久无语。发愣了不知多久,他拿起手中的信看了遍又遍,然后将信仔仔细细的叠好,放入西服口袋中,喃喃自语:“秦可,我会等你回来。我在这边解决好所有的事等你回来,等你变得带着勇气回来和我共同面对未来的日子。”

    秦可走了之后,洛释申的精神反而好了起来,虽然他不知道她去了何方几时回来,但他的心中有她,而她亦深爱着他,两人既是风筝又是彼此的线,只要手里握着线,就不怕风筝的短暂飞离。

    洛释申坚信,秦可终有天会回来,带着对未来的勇气回来,而他只需处理好这边切的混乱,安心的等她回家。

    秦可走后的第三天,洛母的最终检查报告也出来了——情况非诚峻,急需为心脏做搭桥手术,洛释申和父亲商量过后,决定带母亲会德国接受治疗。

    下章预告:项许婚后甜蜜生活;韩童磊与薛紫嫣隐婚,瞒着老爸,哭笑不得

    206 半幸福,半闹剧 上

    (“爸,妈,我回来了‰记住本站的网址:。”刚走进大门,许诺言就放声高呼。

    “哎呀,诺诺。”项母早就等候多时,立刻迎了出来,婆媳俩抱成团,许诺言泣不成声的撒娇道:“妈,想你了。”

    “乖,妈妈也想你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项母声音也带了哽咽,“孩子你受苦了,都怪嘉允,放心,以后有妈妈给你做靠山,他要是再敢欺负你,我绝饶不了他。”

    “嘻嘻,我就知道妈妈最疼爱我了,以后我跟妈妈起欺负他好不好?”许诺言将小脑袋靠在婆婆的肩膀上,嘟着嘴撒娇道,同时冲着项嘉允努努嘴,做个鬼脸。

    “那当然了,嘉允他爸让我欺负了大半辈子,你也欺负嘉允,我绝不会因为他是我儿子就袒护他的。”项母如有所思的说道。

    两个女人自顾自的说着高兴,其他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表示对这对活宝婆媳的无语,项嘉允笑的开心,上前在许诺言小脑袋上阵乱摸,然后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教训”道:“不许装可爱。”

    许诺言立刻嘴角沓,双美目水汪汪的看着老公,睫毛忽闪再忽闪,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项嘉允又顺势掐了掐她的小脸蛋,“教训”道:“也不许装可怜。”

    “我就这么两个爱好,还都不许啊。”许诺言大声抗议,上前同样去掐项嘉允的脸颊,“你不讲理,讨厌。”

    “竟敢这么跟你老公说话,没大没小。”项嘉允反手去膈肌许诺言的腰,两人当着家里众人的面闹成团。

    而干众人看着小俩口当场打情骂俏,项母笑的嘴都合不上了,项父陈父和陈母惊讶的直瞪眼,陈季风和付相思这段日子看的太多早已见怪不怪了,两人鄙夷的翻了个白眼,大声嚷嚷道:“开饭了吗,饿死了。”

    美味的菜肴很快端上了桌,家人坐在起,难得的,吃了顿团圆饭。

    这边,重归于好的许诺言和项嘉允在亲人的支持和祝福下,打算操办婚礼,而那边同样新婚燕尔的两个人,却不得不“形同陌路”。

    韩童磊车祸后陷入昏迷,是薛紫嫣的番真情唤醒了他,两个倾心爱人经历了诸多的磨难和离合,最终走到了起。

    出院后的第二天,韩童磊和薛紫嫣就去领了结婚证,正式从“仇人”跃成为夫妻。韩家父母高兴到不行,这么多年来,这个唯的儿子直是他们夫妻的心病——儿子不学无术,花天酒地,每日不是喝酒就是泡妞,他们多的儿子会这样浑浑噩噩的过辈子,将未来断送在自己手中。

    突然间,出现了个叫薛紫嫣的姑娘,她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韩童磊的人生,他开始不再每日胡闹,去了公司上班,断了与那些狐朋狗友的联系,不再到处留情......韩童磊的改变是那样的明显而巨大,好像从头到脚,完完全全的换了个人。

    韩家父母又惊又喜,直想要看看那个叫薛紫嫣的姑娘,可突然见两人似乎闹了什么别扭,这件事便耽搁了下来,直到儿子出事,薛紫嫣出面唤醒了弥留之际的韩童磊,韩家父母感激涕零,听说二人结了婚,自是百般的赞同。

    “紫嫣啊,多吃些,我听童磊说你喜欢吃辣,特意叫人从四川带来了正宗的辣椒,你多吃些。”韩母整晚都在殷勤的劝菜,看着薛紫嫣小家碧玉的涅,真是越看越喜欢。

    “妈,你别光给我夹菜啊,自己也吃。”薛紫嫣细心的为未来婆婆加了块红烧肉,甜甜的笑道。

    “哎。”韩母笑的脸都开了花,吃着儿媳加的菜,只觉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肉。

    “紫嫣啊,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