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25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经理出来,项嘉允止住了门童,只带着艾青去了酒店内的家西餐厅里。

    坐定了之后,项嘉允点了咖啡,艾青有些紧张,便点了样的东西,心里很是忐忑,她与项嘉允向没什么交集,他怎么会突然约她出来,却路都沉默不语,她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

    咖啡很快上来,项嘉允直紧盯着艾青,直到将她看毛了,才端起咖啡喝了口,冷声道:“曾小柔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帮她说谎话骗我?”

    艾青脸色立刻苍白,眼睛不敢再看项嘉允,拿着咖啡杯的手也直哆嗦,声音颤抖着否认,“没,没有啊,我说的都是真话。”

    “啪。”项嘉允狠狠拍了下桌子,冷声道:“还撒谎,那年夏天你跟个叫韩童磊的人去了夏威夷度假,你根本就没在英国,何来陪小柔去打胎说。你还不肯说实话吗?是不是要我叫来小柔和童磊,大家当面对峙?”

    眼看着项嘉允眼中的怒火和唇边的冷意,艾青终是知道瞒不住了,支支吾吾道:“对不起,是学姐找我来骗你的。她说如果我帮她,等她嫁入了项家,会有我和我爸数不尽的好处。”

    “你爸?”项嘉允皱眉问道。

    “就是上次在酒吧灌学姐酒的那个,那也是学姐安排的。”艾青哪里还敢再欺骗隐瞒项嘉允,面对着这个男子的怒火,她只有将他们父女和曾小柔的勾当全招了出来。

    项嘉允听完后气的脸色都青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从开始,曾小柔就已经在编谎话骗他,她不断的搞些小阴谋,既不让自己怀疑,又能很好的刺激到他,利用他对她所剩无几的感情和怀念,步步的逼他和许诺言走向尽头。

    她到底做了多少的事,编了多少的谎言,只为回到他的身边,成为斯骊的太子妃?

    “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小柔,你最好看清跟谁合作才最有利,不要再在我面前恕手段。”项嘉允冷声警告道,艾青哪里还敢再帮曾小柔,赶忙答应,灰溜溜的走掉了。

    项嘉允马不停蹄的回到公司,既然曾小柔敢串通外人骗他,公司里也不奔,他要将那些疑点审查遍。

    在项嘉允的质问下,曾小柔的小秘书很“痛快”的告诉他,当初曾小柔要订机票回英国也是假的,无非是两个女人合演的出双簧戏。

    奇怪的是,项嘉允知道真相后的最大感触竟然不是愤怒,而是轻松和释怀,他终是可以放下切枷锁,真正跟自己喜欢的人在起。

    184 结束吧

    (亲们,明日三更哦,大大写文很辛苦,亲们多多支持吧。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项嘉允知道,自己在感情上直都是个失败者。

    他总是因为些类似于尊严之类的东西而错过。在英国时,他为了跟父亲怄气,也为了要向所有人证明,离开家族的庇护,他也能自力更生,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导致最终错过了曾小柔;后来,他因为对当年那份未完成的爱恋心怀不甘,到底放弃了许诺言,而选择继续和曾小柔在起,等到他觉悟到自己真正爱的是谁是,曾小柔又以打胎骗他,为了所谓的责任,他甚至想就这样过下去吧。

    可如今,曾小柔的谎言被拆穿,项嘉允知道切都是假的,除了正常该有的愤怒,他竟是觉得松了口气,他终于可以放下切,去找他的诺诺了。

    曾小柔晚上工作完回到家中,却见项嘉允已经回来了。家中餐厅处有个吧台,上面有不少项嘉允从各地搜罗来的好酒,此时,他正坐在吧台边,口口的喝着鸡尾酒。

    “怎么啦,回来就喝酒。”曾小柔从身后抱住项嘉允,将头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只觉得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项嘉允似是当她不存在,依旧小口小口的喝着酒,不去看她也不发言。

    曾小柔敏锐的察觉出不对劲,赶紧找话题,笑语晏晏道:“嘉允,订婚仪式的现场布置和流程,婚庆公司已经发给我了,我们上楼?得赶紧确定宾客名单了。”

    听到曾小柔直到此时还妄想着嫁入项家,项嘉允冷笑了出声,猛地狠狠甩开她的胳膊,字句道:“订婚取消。你跟我,结束了。”

    曾小柔惊讶的瞪大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她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竟觉得浑身冰凉,心跳的快到不行。

    “我说我要跟你分手。”项嘉允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

    “为什么,嘉允,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是为了许诺言吗,你跟她不是没什么了吗,她怎么还缠着你不放?”曾小柔哭喊道,心中满是绝望,她是真心的爱着项嘉允,如果他不要她了,她怎么办?

    “跟她点关系都没有,自从我们离婚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项嘉允冷冷道,“今天我去找艾青了,你猜她跟我说了什么?我还叫你那个小秘书来办公室问话,你猜她告诉了我什么?曾小柔,你真的当我被你迷到连真话假话都分不清的地步吗?这样的计谋你打算玩几次?”

    项嘉允每说句,曾小柔脸色就白上份,到了后来已是面如死灰。项嘉允见她这幅样子,心中更加肯定她故意欺骗,冷声问道:“我再问你次,那个孩子到底有没有?”

    曾小柔闭上眼睛,绝望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再编造任何的谎言无疑都是雪上加霜。

    “哈哈,曾小柔,你够狠,这种谎话都编造的出来,看来你为了嫁入项家真是费劲了心机。”项嘉允怒极反笑,冷冷说道:“但是我告诉你,你所有的心机都是白费了,因为我不爱你了,我也不会娶你。你跟我,结束了。”

    “不。”曾小柔惨叫声,忙拉着要转身上楼的项嘉允,苦苦哀求道:“嘉允,我要嫁的不是项家,而是你,你别这样对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骗人了,再也不跟你四机了,求你再给我次机会,不要离开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就像这次我回来样,重新开始。”

    曾小柔哭的伤心,言语中带了哀求的意味,她贯好强心气极高,此时为了挽回项嘉允的心,竟也放下尊严不顾,苦苦哀求。

    项嘉允狠狠甩开曾小柔,柔声道:“小柔,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的心已经不在你那儿了,我离开你并非你骗我,而是我不再爱你了啊。”

    “不。”曾小柔声惨叫,绝望的跪坐在地上,看着项嘉允绝情而去。

    项嘉允转身后是微笑着上楼的,他的心突然无比的轻松和愉悦——终于,可以放下这段误入歧途的感情;终于他可以了无牵挂的去找他的诺诺;终于这次他选准了对的人。

    回到房间后,项嘉允再次打电话给付相思,要来了许诺言的联系方式,他郑重的将写着清晰字迹的纸条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如同放下生的契约。

    而绝望到了极点的曾小柔,在浴室中,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来祭奠这份感情。

    下章预告:曾小柔自杀未遂,哭求复合,项嘉允到底选择了谁?

    185 我不再爱你

    (今天有三更哦!!!

    当曾小柔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身在医院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你醒了。”当项嘉允略带紧张的声音传来时,曾小柔忍不住流下来眼泪,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到底还是在她的身边,那是否也表明了,他还是舍不得她?

    “你以前从来不爱哭的。”项嘉允叹了口气,仔细的替她掖了掖被角,关心道:“是不是伤口疼?”

    “嘉允,我就知道你还关心我,你不会舍得我受伤的对不对?”曾小柔泣不成声。

    项嘉允沉默了片刻,终是淡淡开口道:“以后别再做傻事了,不值得。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加宝贵,任何人都不值得你这样伤害自己。”

    曾小柔身体震,挣扎着抬头看向项嘉允,这看之下,心顿时凉了——他是送她来了医院,他是陪在她的身边,而那不过是因为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条生命离去,而并非是她所想的那般。

    从他的眼中,她能看到的和关怀,却没有心痛和悔意。她受伤,他看向她的目光中是朋友般的关心,而非看恋人那样的心如刀绞。

    唯的解释只有个,他真的不再爱她了。点也不爱了。

    “嘉允,订婚仪式还会如期举行的,对不对?”曾小柔怀着最后丝信心,拉着项嘉允的手,声音中带了颤抖和哀求。

    项嘉云叹了口气,轻轻挣脱出曾小柔的手,低声道:“小柔,你向都是聪明坚强的女子,知道自己要什么,遇到什么挫折也不会轻易认输,更不会傻到伤害自己,你总是能坚强的面对所有困境和不如意,消你以后也是样。”

    “以后,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困难来找我,我能帮的就帮,但是我已经不爱你了,你也放手吧。”项嘉允丝毫没有因为曾小柔自杀而心怀不忍,他坚定而又决绝的说出分手,就像他在生意场上时般,果断冷酷,不给对手丝毫的喘息和反击机会。

    这才是项嘉允,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会无情的消灭掉所有他追逐途中碍事的对手的男人,狠辣果断决绝不留情面,这才是真实的他。曾小柔万般后悔,怎么她会觉得项嘉允会因为她自杀就心软内疚,她不该欺骗他,不该跟他四眼,她真的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嘉允,你就真的那么绝情,次机会也不给我?”曾小柔擦干了眼泪,反而苦笑了下,事到如今,她知道切都结束了,无论她再如何伤害自己或苦苦哀求,项嘉允都不会再回头,她了解这个男人,他向都是说不二的,他既然提出分手,不管她做何挽回,都无济于事。

    “小柔,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大家好聚好散。”项嘉允只是回答了句,就彻底打碎了曾小柔所有的美梦,他开口说了分手,那是谁也改变不了了,谁也无法挽回了。

    “你是因为我骗你,还是因为许诺言?”曾小柔再次哭着喊道,她好不甘心,竟然会输给许诺言那个丫头。

    “因为诺诺,我爱的人是她。”提到许诺言,项嘉允嘴角忍不住上扬,许久不见,他真的是想极了那个丫头,也不知她过的好不好。

    “嘉允,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输给她。”曾小柔闭上了眼睛,眼泪在睫毛上闪了两下,颗颗滴落。

    “她跟你不样,她没你聪明没你能干,你没有任何男人都能活的很好很精彩,你的风采是无论哪个男人都掩盖不去的。可她不样,她就像个孩子,没长大的孩子,她需要别人照顾,需要别人疼爱,如果没有我在身边,她多可怜。”回忆起许诺言的音容笑貌,项嘉允唇边不自觉带了微笑,声音也变得无比轻柔。

    看到项嘉允这幅神情,曾小柔便知道自己彻底没戏了,她惨笑道:“明明我也这样爱你,你却只看到她的好,我也很需要你啊。”

    项嘉允淡淡瞥了曾小柔眼,字句道:“小柔,你的爱跟她的不样,她爱的人是我,是项嘉允。而你爱的不止是项嘉允这个人,还有他身后的斯骊集团和项家。”

    下章预告:许诺言离婚后的生活,灰姑娘梦碎后该如何面对

    186 单身生活

    (晚上还有更哦‰使用访问本站。

    许诺言直觉得,自己做了场梦。

    整个梦境光怪陆离,有美好有丑陋,有欢笑有泪水,有开心有悲伤,有幸福有绝望,短短六个多月的时间,对她来说,似乎自己的生都过完了。

    有很多时候,许诺言分不清自己所经历的切,到底是真实发生过,还是真的只是梦;而那个男人是否真实存在过她的生命中,亦或者他不过是她幻想出来的假想。

    这种感觉在午夜梦回时更加的清晰了,那个男人和那段日子时常会遍遍的在她的梦境中反复上演,在梦里,她再爱了次,又伤了回。等待挣扎着惊醒时,发觉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头,半睡半醒之间,她脑中片混沌,会短暂的认为那不过是场梦,切的悲欢离合都是梦中的幻觉,并不曾真实发生过。她没爱过,也没痛过。

    可到了白天,她思绪清醒之时,当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遍布全身,她才知道切的伤害和绝望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不是梦,她真的爱过也恨过。

    她真的爱过那个叫项嘉允的男人,她真的嫁入过项家,她真的在市生活过......她也真的被伤到体无完肤。

    如果切都只是梦该多好,梦醒了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可以笑着洒脱去忘记。但,做人不能像做梦样,她无法忘却无法释怀,只能日复日的想着那段过往和那个男人,心如刀绞。

    离婚之后,许诺言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她那样活泼爱笑的性子,如今脸上再难见到真切的笑容,她不喜欢出门也不喜欢见人,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有时哭的眼睛红肿,有时却只是呆呆的坐着,眼中没有焦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家中的亲人都急的不行,没有人知道她跟项嘉允离婚的原因是什么,只知道她是在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回到家中的,说了句她和项嘉允离婚后,就再也没了下文。而至于他们为什么离婚,什么时候离的,项嘉允对她有什么说法,以后有什么打算......诸如此类疑问,许诺言概不回答,旁人问多了就开始哭,哭的声嘶力竭。

    为了不再刺激她,众亲友也便不再过问,何况许诺言家境普通,大多数亲朋好友当时都是冲着她嫁入了豪门才来巴结的,如今她离了婚,谁还会再来关心她,巴不得躲得远远的。下子,除了至亲的亲人外,旁人不是装不认识就是来看笑话,真是应了那句“墙倒众人推”。

    到最后,陪着许诺言起难过的就只有她妈妈〗年前,许诺言的父亲就去世了,留下她们母女相依为命,本以为女儿嫁得如意郎君,做妈妈的也放下桩心事,谁知才不过三个多月,女儿就离婚回了家,只可怜女儿才20多岁,就已经离了婚,今后的日子要她们怎么过下去。

    而最让的的是,许诺言离婚后性情大变,不复以前乐观开朗的个性,经常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天也不说上句话。她不肯走出家门与外界接触,甚至不愿去上班或是聚会吃饭,只是个人躲在房间里,将除了母亲之外的所有人都拒之门外。她还得了轻微的厌食症,看到东西就反胃,1米62的身高,最后瘦到只有70斤。

    那些熟人脑中都只有个念头:许家这个丫头,算是彻底毁了,甚至还有好心人联系了精神医生介绍许诺言去看病,此举自是惹得许诺言又哭又闹,自此之后,再也无人愿意管她家的闲事。

    许诺言将自己与世隔绝,足足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慢慢愿意走出来,现如今的她,虽然还是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却比前阵好了很多,至少她肯出家门活动活动。

    这天,是亲戚小孩结婚的日子,许诺言的妈妈特意带她来参加婚礼,想让女儿出门透透气。可是,婚礼居然在君御酒店办的,进入酒店的大门,许诺言的心就开始不能自已的痛起来——这是项嘉允的酒店,是他们曾经幸福甜蜜过的地方。

    只可惜那些幸福和深情都是假的,不过是他为了报复曾小柔而刻意的讨好,他从来没有真心的爱过她,可笑的是,她竟然到了分开后才看清这切的虚情假意。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笨呢,如果能早些察觉到不妥,她定不会去招惹项嘉允,她会离他远远的,躲到安全的地方,不让他来伤害自己。

    下章预告:项嘉允许诺言酒店再碰面,看到许诺言的改变,项嘉允心疼不已,发誓定要追她回来

    187 他的出现

    (明日正常双更,后天再三更,隔日加更章

    从许诺言在婚礼现场出现,那些知道她离婚之事的亲戚们便纷纷行注目礼,他们眼中有同情有幸灾乐祸更有鄙夷和嘲笑,在那样的目光中,许诺言浑身似是被刺出了无数的洞,短短的几步路,她竟是要咬紧牙关才能走下来‰记住本站的网址:。

    大多数人都是有这等爱好的——在背后议论别人,特别是当别人过的不如意或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的时候,那议论声就是更加的无止无休了。

    许诺言只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普通女孩,除了年轻漂亮没什么特别,突然夜之间嫁入豪门大户,自是引得众人议论纷纷,可是这份婚姻坚持了不过三个多月,她便离了婚灰溜溜的回了家,离婚的原因却是死活不肯说。

    这整件事都像是部狗血的电视剧,如今却发生在身边,那些个好嚼舌根的大妈大娘们自是不能放过如此劲爆的话题,争先恐后的打听,传播小道消息♀样传十十传百,传出来的消息就变了质,不知参杂了多少水分在里面。

    有人说,许诺言的老公是个花花公子,刚结婚就在外面有了女人,那小三却是厉害的很,逼走了原配;有人说,许诺言的公婆相不上出身贫寒的儿媳妇,强行拆散了对有情人;也有人说,许诺言的富二代老公根本就是个骗子,穷的叮当响,许诺言爱慕虚荣又认人不清,活该被骗。

    总之场婚礼下来,许诺言竟是比新娘子还受关注,众人口中谈论着她,难免会不经意的瞥上几眼,偏偏在这种场合,许诺言母女还不好发火,只能忍着众人的议论和关注。

    好容易开席了,许诺言却是再也坐不住了,她本就有厌食症吃不下什么东西,而更让她难受的,却是大家伙或同情或嘲弄的眼神,以及有意无意的瞥。

    本来当初许诺言嫁入豪门就是看戏的人多,祝福的人少,她的亲戚们多是些小老百姓,对于他们来说,像项家那样的家庭是他们只能仰望却无法触碰的』然间,他们身边的某位亲戚嫁入了这样的家庭,而她不是自己家的女儿,人与生俱来的嫉妒心理使得他们心怀恶念,甚至诅咒多过祝福。

    而许诺言刚嫁入豪门就离了婚,他们自是幸灾乐祸的,总觉得自己过的虽不好,可看见旁人更加不幸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再也受不了旁人的议论和他们眼中的幸灾乐祸,许诺言起身走出婚礼大厅,想去外面透透气。酒店的外面就是大海,许诺言在海边生活了二十几年,突然第次的,那么想去吹吹海风,或许那样,她的心会平静许多。

    许诺言悄悄抹了抹微湿的眼角,吸了吸鼻子,低着头走出大厅,却刚巧险些撞到个人身上。

    “抱歉。”许诺言的声音带了丝哭意,微垂着眼帘道了句歉,也不看那人就继续往前走——她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多呆秒她真的会疯掉。

    刚走过那人身边,只手伸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许诺言呆立在当场,她没有回头,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只手是谁的。

    那只手给她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她甚至不用去看都知道谁是在拉着她。

    下秒,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如期而至,他从后面抱着许诺言,将她娇小的身躯完全困在自己的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低声道:“诺诺,我来了。”

    许诺言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分开才不过两个多月,她竟有种过了辈子的感觉。

    项嘉允这次来到市,名义上是视察斯骊旗下的酒店,而实际就是来找许诺言的的是,他昨晚刚抵达酒店,正想着今天去许诺言的家里找她,却偏偏在酒店就遇见了。

    许诺言红着眼眶失魂落魄的从婚礼大厅走了出来,项嘉允眼看见心先是狂喜,接着又是痛——她怎么瘦成了这幅样子,而且看上去刚刚哭过,精神很不好,她脸上再也不见了那招牌式的笑容,失魂落魄的低头走着,连撞到的是他都没有发觉,整个人看上去可怜的要命。

    分开这段时间,她定过得很不好。项嘉允心疼的无以复加,想都不想的就从身后抱住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心里发誓再也不放开。

    下章预告:面对项嘉允的求复合,许诺言态度坚决,不肯回头

    188 放不下的她

    (有那么的片刻,许诺言是有些失神的,她多想什么也不管,就这样被他抱着,直到天荒地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他的怀抱如既往的温暖,让她深深的眷恋,不愿离开,她再的贪恋这温度和熟悉的气息,静静的被他抱着,时间没有挣脱。

    她多想被他多抱会,哪怕多下下也好,即便她深知这依旧是场梦。

    项嘉允从身后抱着许诺言,心中竟满足到想要叹息。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原来让自己直念念不忘深深眷恋的感觉,就是这般抱着他的诺诺。她瘦小的身躯带来熟悉的感觉,他竟贪恋这样的温暖和气息,久久不肯放手。

    他好想好想,就这样直抱着她,再也不放手♀亦是他在心底做出的承诺,永远不放开诺诺的手。

    这样抱了会,项嘉允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简单的拥抱已经不能满足和平复长久以来的思念,他的呼吸有些加重,开始在许诺言的细白的脖子上乱亲。

    本来还沉浸在这个拥抱中不愿醒过来的许诺言吓了跳,微叹了口气,知道是时候结束了,即便她再不愿意离开,可现实也是由不得她的。

    “放开我。”许诺言轻声喊道,同时奋力挣脱出项嘉允的怀抱,转身,在分开后第次面对他。

    两个人的相视无语,许诺言感觉眼中似是有些潮气,有种液体正渐渐涌出,她不愿让他看到自己软弱流泪的样子,在泪水夺眶而出的前秒,转身跑掉。

    可项嘉允还是在她转身的那刻看到了她眼中长滑而过的泪水,两个月不见,她人整个瘦了好几圈,而且眉宇间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和忧愁,看的项嘉允心中痛——他的诺诺以前是个多么开朗爱笑的女孩子啊,就因为他无情的伤害和抛弃,她像彻底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复往日的风采。

    项嘉允立刻追了出去,在酒店的大门口处追上了许诺言,把拉住她的胳膊用力拽,许诺言再次倒进了项嘉允的怀中,不顾她拼命的挣扎,项嘉允双手圈,将许诺言牢牢的固定在怀中,低声急急说道:“诺诺,你别走,我这次是来找你的。”

    “你找我干什么?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放开我,我不想看见你,永远不想。”许诺言眼中的泪水决堤而出,哭喊着,死命的挣脱出他的怀抱,冷冷的看着他。

    项嘉允企图再次上前抱着许诺言,却被她扭动着身体躲了过去,她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根本来不及拭擦,“你回来干什么,你伤我伤的还不够吗?”她冷漠而绝望的看着他,眼中是无法掩饰的伤痛和愤然。他给她的伤害,她终生难忘。

    “诺诺,我不管你信不信,但这次来就是为你而来,我忘不掉你,自从你离开后,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想〉诺,我不能再骗自己了,我已经爱上你了,很爱很爱。”项嘉允见许诺言情绪激动,便不再去试图抱她,只是字句的表明自己的真心和来意。

    项嘉允的番告白说完,许诺言已经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他看,她真的没有想到离婚后两人还能再见面,更加没有想到项嘉允竟会说出这番话竟是为了这个原由而来寻她。

    可她,到底该不该相信?

    分开之后,许诺言越发的清楚自己对项嘉允的感情有多深,可是这份爱越深她就越痛苦,想到以后这个男人再也不能是她的,他们不能起生活起侵不能起走过人生的每个阶段,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撕碎了般,那种痛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可是突然间,项嘉允再次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并且口口声声说爱她,最初的狂喜过去后,她开始怀疑,这份爱是真是假,他的话又参杂了多少水分。

    “你来干什么?”许诺言和项嘉允相互对视时,个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意从身后响起,许诺言的妈妈上前把将女儿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项嘉允,那副表情似是要将他生吞活剥。

    “妈,我......”项嘉允刚想开口解释,许母冷声打断了他,“别叫我妈,我受不起。”

    说完,许母连看都不看项嘉允眼,对着女儿斩钉截铁道:“诺诺,跟妈回家。”

    妈妈的几句话彻底唤醒了许诺言,她这才清醒过来自己不该再陷入这个男人给的温暖中去,她的心已经支离破碎,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打击和伤害。

    “走吧,回家。”

    下章预告:许诺言百般逃离,项嘉允穷追猛打,上演出追女方程式

    189 不回头

    (许诺言和妈妈不再看项嘉允,转身出了酒店大门,打算离去‰使用访问本站。此时婚礼尚未结束,但她们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项嘉允知道此事急不得,他伤许诺言伤的那样深,也没想过只凭几句告白就获得她的原谅,追女孩要有耐心,绝对是要放长线钓大鱼。

    以项嘉允的性子,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事先计划好了的,沉得住气受得住挫折,但是今日他却是乱了章法了。本来他是打算好今日先见见许诺言,探探她的态度,日后再步步的重新走进她的生活,他本不欲多做纠缠,以免弄巧成拙。

    可是,他太久没有见到许诺言,刚见到不仅未能略解相思之苦,反而思念如同潮水般汹涌而来,快速将他淹没诺言刚走出酒店大门,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仿佛这走,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觉得只是眼个拥抱对于相思成灾的自己来说,根本不够,他好想再多看诺诺几眼。

    强烈的感觉支配着他的行为,他竟是第次无法控制自己,也惊觉的发现,这个女孩总是能轻易的触动他所有的情绪,让他不自觉不受控制的为了她而放弃自己的原则,变得冲动而不理智。

    或许,只有在爱个人爱的很深很深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些异常。

    二话不说,项嘉允赶忙追了出去,却看见许诺言和妈妈已经走远,来到公交车站牌下,等待乘车回家。

    项嘉允快速跑去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依旧是那辆哑光黑色的rrr。他家中昂贵跑车不下十辆,但他却只单单开了这辆来,只因为这是他和许诺言最初相识时所开的车,他消身边的事物都是开始的样子来追回她,就如同他们的感情,也回到原始的。

    车开到公交车站牌前,项嘉允摇下车窗,对许诺言母女恭声道:“妈,诺诺,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许诺言只当项嘉允不存在,转过身去不看眼也不回答,许母倒是很客气的回了句“不用麻烦了”,言语间很是冷淡。

    “不麻烦的,上车吧。”项嘉允赶忙说道,脾气和态度好到不行诺言依旧不吱声也不说话,倒是许母面子上挂不住了,尴尬为难起来。

    正巧这时公交车来了,许诺言瞥了项嘉允眼,径直上了车,许母也默默跟了上去。

    公交车开了路,项嘉允就驾车跟了路,车上的人纷纷向许诺言行注目礼,简直不明白这个小美女放着大帅哥开的法拉利不坐,干吗挤公交车,看来肯定是小两口闹别扭了,这些年轻人真是不安定啊。

    下车后,项嘉允立刻将车停在路旁,把拉住许诺言,刚想说什么,许诺言微微挣脱出来,面色却是很平静,淡淡的开口道:“项嘉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回来找我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没用的,我上了次当就不会再上第二次。我不会给你机会再伤害我次的。”

    然后,许诺言盯着项嘉允看了几眼,转身和母亲往家走。

    项嘉允没有再追上去,只因为许诺言的眼神深深的刺激到了他,她小鹿般纯澈的双眸再也不见喜悦和希翼的光芒,只笼罩着层灰暗——那是心如死灰彻底绝望后才会有的神彩。

    回到家中后,许母直担忧的看着女儿,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许诺言瞥了母亲眼,勉强笑,道:“妈,我知道你的什么,放心吧,我说过我不会回头了,他已经伤了我次,我没有理由再回到他身边。”

    “妈是的你啊,项嘉允那样的男人有多讨女孩子喜欢,我是知道的,妈知道你心里还有他,但妈就是怕你心里有他啊,他现在回来找你,如果你受不了他的追求又回头怎么办?诺诺,你听妈妈的话,从开始,妈妈就不看好你们的婚姻,结婚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项嘉允是什么条件你不是不知道,他身边优秀的女人能少吗?你没有这个本事拴住他的心,这样的男人我们真的高攀不起,你跟他在起不会幸福的,你留不住他啊。”

    许母流着眼泪字句的劝着女儿,说出这些话时,她的心也很不忍,有哪个做母亲的会消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离婚,可她还是要尽力劝阻女儿,因为她想要帮女儿避免更大的伤害。

    许诺言哭了,却也笑了,她笑着流泪,低声道:“妈,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见他就是了。”

    下章预告:项嘉允动用切关系追求许诺言,许诺言哭诉心中委屈

    190 这是你给的伤害 上

    (今日三更哦

    自发誓不追回许诺言不回家之后,项嘉允果真拿出了他在商场上气势,先是回酒店后连夜拟定了套方案,接着筛选可以用到的人,最后将这些人安插到每个计划中,并且迅速的联系了他们‰记住本站的网址:。

    项嘉允将在他商场上的果断精明勇猛效率以及处事的高明和用人的精准发挥到了极致。每次,不管多难搞定的合作方或是多么强硬的竞争对手都被他各个击破,他就不相信他还搞不定个许诺言,那个小丫头傻乎乎的,再怎么也不会比生意场上那些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们难搞吧。

    在这个计划中,有两拨人马至关重要。

    其,是许诺言的表姐和朋友们,许诺言的表姐夫算是市君御酒店的个小股东,说白了就是靠着项家发财呢,而且表姐的那帮朋友都是生意人,自是巴不得讨好项嘉允呢,只要他开口,他们不会不帮忙的。现在许诺言那个小丫头摆明了连他的面都不想见,见不到面,他还追个什么劲儿啊,最起码得先把这个丫头骗出来,他才好进步行动。

    其二,就是陈季风和付相思了诺言与他们向交好,特别是付相思,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这二人旦来了市,喊许诺言出来聚聚会吃吃饭,她定不会拒绝,到时来个四人约会,再搞些浪漫花哨的气氛,不愁小丫头不被感动。

    项嘉允心中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如果不是项母和陈母去了法国,他还打算请来老妈和姑姑助阵,大打亲情牌。

    制定好计划后,项嘉允立刻联系所有人,第二天下午,陈季风和付相思便风尘仆仆的赶来,却都是脸的跃跃欲试。用他们的话来说,能看到项嘉允被个女孩子折腾的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甚至是副如临大敌的涅,真是不枉此生。

    第三天中午,个小型的聚餐便筹划好了,出面人自然是许诺言的表姐,打着请吃饭的名义,喊来了许诺言。

    吃饭的地点是两人第次见面的饭店,就连包房都是原来的那间,许诺言不疑有诈,来到包间内看到项嘉允时,脸色当时就变了,她没想到连表姐都出卖自己,气的转身就走。

    表姐和付相思起追了出去,表姐劝道:“总不能辈子不见面,我也是看他实在是有诚意,真心想接你回去才帮他的,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开了的好。”

    “是啊,嫂子,你多久没见我了,不想跟我说说话吗,别走好不好?就算看在我和季风的面子上留下来吧,你就当项嘉允同学不存在。”付相思拉着许诺言的手,左摇右摇的撒着娇,副吃定了她的涅。

    许诺言叹了口气,只好点头答应。

    回到包间内,许诺言不发言的找了个离项嘉允最远的地方坐下,谁知她前脚刚坐下,他立刻厚着脸皮屁股坐在她身边,许诺言表情依旧是淡淡的,瞥了他眼,却没有再动。

    整个晚饭,许诺言吃的都相当压抑,她本就有厌食症,身边有坐着项嘉允,哪里能吃的下去,直闷闷不乐的不吱声,只有付相思问她话时,她才强颜欢笑的答上几句。

    相比其他人都玩嗨了,这些聚会的主要两个人都是甚少出声,项嘉允在身边体贴的给许诺言夹菜,时不时的柔声说上几句,却也不管她吃不吃他夹的菜,答不答他的话。

    许诺言勉强吃了两口,胃里就开始冒酸水,然后握着嘴,做呕吐状的跑了出去,付相思惊,低声道:“嫂子不会是临走前怀了哥的小宝宝了吧,要真是那样就太好了。”

    说着,付相思自顾自的兴奋起来,如果许诺言真怀了项嘉允的宝宝,还愁她不回家吗。项嘉允叹了口气,喃喃道:“听说是厌食症♀丫头,这段时间到底受了多少的罪啊。”

    在洗手间里,许诺言便干呕便流泪。为什么,为什么还叫她而再再而三的看到项嘉允,她本已经开始忘掉他,开始习惯没有他的生活的,可突然间他又出现了,这次出现又能维系多久,等到他离去时,她还要再忍受次失去他的痛苦吗?

    不,这太残忍了,许诺言知道自己定会彻底崩浪,她决不能让他再伤害自己次,她再也无法忍受他来了又去,妈妈说的对,她不能再见他,眼都不能。

    下定了决心,许诺言回到包间后,只丢下句“我吃饱了,先走了”,然后就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下章预告:面对项嘉允的真情告白,许诺言哭诉心里话

    191 这是你给的伤害 下

    (晚上会加更章哦

    项嘉允愣了下,立刻追了出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诺诺,你别走。”许诺言疯了似的跑掉,项嘉允竟直追到饭店大门口才追上了她,他拉住她的胳膊,再也不顾她受不受的了,用力的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下秒便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对,就是这个味道,项嘉允心里满足的叹息了声,不顾许诺言的挣扎,用双手扳着她的小脑袋,尽情的吻着她,探寻着她的美好和香甜。

    口腔里充满了诺诺的味道,项嘉允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心,这才是他直想要寻找到的朝思夜想念念不忘的,这是诺诺的味道,是可以让他为之疯狂的气息。

    自从许诺言离开后,项嘉允就觉得心中缺失了块,空牢牢的,似是有种什么特别的感觉让他无比的怀念,到了最后竟是魂牵梦萦思念入骨。而现在,他吻着他的诺诺,才豁然明朗——这种让他疯狂的感觉,就是此时拥吻着诺诺的感觉啊。

    最终确定了自己心意的项嘉允明白,自己此生都不会再放开这个女孩了。

    “你放开我。”许诺言从最开始的略微挣扎,到后来的沉迷,再到最后的彻底清醒,她猛地惊醒自己在做些什么,于是毫不犹豫的推开面前的男人,大声尖叫着。

    不,她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他给的温柔是种毒药,尝过之后便会让人沉醉其中,再也不愿醒?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