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24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了?”陆承志阴沉着脸,见薛紫嫣没有回答,猛地站起身来,喊道:“你又去跟那个男人在起了是不是?紫嫣,你到底想干嘛,你不能自己毁了自己啊。”

    下章预告:薛紫嫣前男友突然出现求复合,遭到痛斥,陆承志为断韩童磊的念,竟凑合女儿和前男友

    177 极品前男友

    (“爸,我......”薛紫嫣脸色有些不好看,低声嗫喏着,不敢正眼去看爸爸‰使用访问本站。

    陆承志看着女儿这样,又气恼又心疼,捶胸叹气道:“紫嫣,你答应过爸爸什么,你不是说不再跟那个混小子来往了吗?你忘记你的承诺啦,你忘记他当初是怎么对你的啦,你忘记你妈妈的遭遇啦?”

    “爸爸,姐夫不是混小子,姐夫多好啊,长的又好看。”陆灵简直不明白像姐夫那么好的男孩子为什么不讨爸爸的欢喜,爸爸的眼光真是奇怪,她就很喜欢姐夫啊,所以她得帮姐夫说说好话。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回屋去。”陆承志低斥声,命令小女儿回房间。陆灵自幼就受宠,任性惯了,哪里被父亲如此呵斥过,她小嘴贬,打算先哭个昏天暗地,薛紫嫣见势不妙赶忙拉妹妹,冲着她使了个眼色,小丫头居然很听姐姐的话,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乖乖回房了。

    “爸,我......”薛紫嫣还想着要不要撒个谎先哄父亲高兴,毕竟父亲重病在身,不能受刺激。

    谁知陆承志根本不给女儿辩解的机会,只是坚决如铁的说道:“紫嫣,爸爸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韩童磊在市是什么名声相信你应该清楚,他不会对你动真感情的,你要是跟他在起,以后会有流不尽的眼泪伤不完的心,你难道想走上你妈妈的老路?你现在是被爱情迷住了双眼,可是爸爸没有,爸爸只要活着天就要阻止你自取灭亡。如果你想跟他在起,等我死了再说吧。”

    说完狠话,陆承志转身就回了房间,任凭薛紫嫣在背后遍遍的喊,也不予理睬,薛紫嫣知道,这次父亲是铁了心管到底,她与韩童磊今后的路,并不好走。

    当天晚上,受了刺激的陆承志再次高烧住院,折腾了整整夜后,医生严肃的告诉薛紫嫣——她父亲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家人要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我爸还有多长时间?”薛紫嫣眼泪噼里啪啦的掉,哭着问道。

    “不会超过两个月了。”医生叹了口气,“你们家人多陪陪他吧,要不就没机会了。”

    薛紫嫣哭着爬到父亲的床边,声声的喊着“爸爸”,陆承志似是听到了女儿的呼唤,昏迷中犹自喃喃道:“紫嫣,离他远点。”

    “爸,我听你的,赶快好起来啊。”薛紫嫣泣不成声。

    陆承志的病情恶化,薛紫嫣忙的焦头烂额,公司里有大堆的事要处理,好在韩童磊“知错能改”,不仅不再为难陆承志的公司,还明的暗的给了他们很多帮助,有了韩少罩着,公司总算暂时度过了难关,算是有了些起色。

    薛紫嫣总算是能抽些时间多陪陪父亲,医生已经下了病唯知,她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这天,薛紫嫣超常在医院陪父亲,却意外的遇到了“故人”。

    谢涛,薛紫嫣的前男友,满脸淤青的刚刚看完医生,边抱怨着医药费的昂贵边向门外走去。

    两人走了个正对面,薛紫嫣避不过去,只好尴尬着打了招呼。

    谢涛先是愣,随即满脸的惊喜,走上前热情的说道:“紫嫣,好巧,你来医院干嘛?”

    “我爸住院了。”薛紫嫣厌恶此人的为人,不愿多说,只简单的应了句,就漠然的走开。

    谢涛满腔热情被泼了冷水,本来脸色沉,却立刻追上前去,笑着道:“伯父没事吧,我陪你。”

    薛紫嫣冷冷的看了他眼,丢下三个字“不用了”继续往前走,她实在不想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那我改天再来啊。”谢涛犹自不死心的喊道,见薛紫嫣再也不理睬自己,便耷拉下脑袋,颓废的走了。

    从头到尾,薛紫嫣明明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却只字未提,谢涛心中充满了挫败感,却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就在半个月前,谢涛那个有钱的老婆与初恋男友旧情复燃,毅然的跟他离了婚,随后,他的岳父又察觉到他私吞公司的钱并且收受回扣,当即开除了他』涛没了有钱老婆和工作,变得穷困潦倒起来,他气不过去公司理论,却反被保安揍了顿。

    可谁能想到,谢涛来医院看病却意外的遇到了薛紫嫣,他心中又重新燃起浓浓的,虽然没有了那个有钱的岳父做靠山,追回薛紫嫣也是不错的。

    打定了注意后,谢涛第二天就来医院拜访,被薛紫嫣冷冷的赶走后依旧不死心,如同狗皮膏药般缠了上去,日日来医院纠缠。

    薛紫嫣早就看穿了他的为人,如何会再回心转意,可如人意料的是,陆承志居然很喜欢谢涛,再的邀请谢涛来作伴,搞得薛紫嫣气恼不已。

    薛紫嫣当然清楚,陆承志是生怕她再与韩童磊纠缠不清,想方设法的要找个男人来把女儿推过去,好断了韩童磊的念头。

    而此时,谢涛也了解到薛紫嫣生父的家境居然相当不错,他本就对薛紫嫣不死心,薛紫嫣人漂亮身材又好,比他以前那个老婆不知强了多少倍,如若不是出于现实,他才不会放弃薛紫嫣。

    如今看来,薛紫嫣居然也有显赫的家境,而且陆承志没几天活头了,那家产还不都是她的?谢涛发誓,这次他定要好好把握机会。

    下章预告:薛紫嫣过生日,陆承志叫来谢涛,意图撮合二人,却被韩童磊撞见

    178 “ 难忘”的生日

    (双节期间,每隔日大大会在原有基础上多更章,亲们多多支持哦,你的点击和收藏是大大的动力‰使用访问本站。

    薛紫嫣这辈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谢涛算是给她人生上了课,让她见识到什么叫“人致贱则无敌”≡从那日的意外偶遇后,谢涛便如同狗皮膏药般粘了上来,甩都甩不掉。她早看穿谢涛的为人,自是不会再对他动什么感情,可让她想不到的是,陆承志居然很是喜欢谢涛,意的想要撮合二人。

    薛紫嫣知道,在癌细胞的侵蚀下,陆承志已然神智不太清楚,再加上他心想彻底拆撒女儿和韩童磊,便在心底私自认为,只要不是韩童磊,随便哪个男生做他的女婿都比那个花心少爷强。于是,陆承志便自作主张,想要帮助谢涛追求女儿,他只求能挤掉韩童磊,倒是也不管谢涛此人人品究竟如何。

    对于父亲的乱点鸳鸯谱,薛紫嫣又气恼又无语,但是念及他病入膏肓没有了多少时日,也便不与计较,当着他的面,却是对谢涛礼貌客气,私底下便冷着张脸,对其视而不见紫嫣心底打定了注意,要在这最后的段时间内好好孝顺父亲,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等到他“走”后,她定要谢涛这个贱男人好看。

    没过几天,便是薛紫嫣的生日,陆承志得知后非乘奋,坚持要给女儿好好过个生日,以弥补这些年来都不曾给她过过生日的遗憾。见到父亲精神好转,薛紫嫣自是欣然答应,并认真的准备起这次的生日会。

    可谁知,生日那天,本该是家人温温馨馨的在起吃顿饭,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眼看着谢涛捧着大朵的紫色玫瑰,副深情款款含情脉脉的走来,薛紫嫣就感到阵的恶心,她本想起身就走的,但是转眼看到父亲殷勤期许的神色,她就再也动不了了,只好坐在椅子上,冲着谢涛敷衍的笑。

    生日宴会开始,席间却只有陆承陆灵薛紫嫣和谢涛四人。陆承志身体虚弱,甚少开口,却好像很喜欢谢涛,不时的劝他多吃;薛紫嫣心里不爽,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也没怎么吃东西;陆灵好像也不喜欢谢涛,对着他也没了对着韩童磊时的热情,只顾埋头吃东西。而整个生日会期间,就只有谢涛人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谢涛会对着薛紫嫣甜言蜜语,会对着陆承志恭维讨好,会对着陆灵关怀备至,听到薛紫嫣几乎吐了,陆承志却似乎很爱听,简直已经把他当成了准女婿般对待。

    面对着薛紫嫣的冷淡,谢涛竟然毫不以为意,时不时的肉麻几句,好像两人真的是彼此相爱,将不要脸功夫发挥到了极致,薛紫嫣不与理睬,只当听不见,心中却想着日后定离此人越远越好。

    “灵灵,喜欢吃什么呀,姐夫给你夹。”谢涛肉麻完薛紫嫣,扭头对着陆灵献殷勤,还臭不要脸的自称起姐夫,脸都不知道红下。

    薛紫嫣大怒,刚想出声呵骂,小陆灵瞥了谢涛眼,不开心的扁了扁嘴,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才不是我姐夫呢,我姐夫比你强多了。我姐姐不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我姐姐喜欢童磊哥哥,我也喜欢童磊哥哥,你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了,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脸皮真是够厚。”

    陆灵的番话气的谢涛脸色大变,薛紫嫣却是笑出声来,真是没想到小丫头竟然这般牙尖嘴利,骂起人来不带脏字。

    “陆灵。”陆承志低斥声,就想开口骂小女儿,陆灵见识不对,忙拉着薛紫嫣道:“姐,我想去洗手间,你去不去?”

    薛紫嫣赶忙应了声,姐妹俩逃荒似的跑开了下陆承志和谢涛二人,尴尬的傻笑。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薛紫嫣前脚刚走,韩童磊便和朋友来到这间西餐厅,远处看到陆承志,便过来打招呼。

    陆承志看到韩童磊立刻没有好气,还以为他又趁着女儿过生日前来纠缠,便指着谢涛道:“韩少请回吧,此人才是我女儿的男友。”

    韩童磊自是认识谢涛的,知道此人是薛紫嫣的前男友,眼见谢涛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与陆承志桌吃饭,脸色大变,低声道:“不会的,紫嫣早就跟他分手了。伯父,此人人品极差,你不能相信他。”

    谢涛到底还是怕韩童磊,听他侮辱自己也不敢吱声,陆承志却不管那个,狠狠拍桌子,骂道:“你还有脸说别人人品差,我告诉你,他就是紫嫣的男朋友,今天是紫嫣的生日,也是两人订婚的日子。你以后离我女儿远远的。”

    下章预告:韩童磊信以为真,伤心欲绝之时出了意外,薛紫嫣为此大发脾气。

    179 绝望

    (不好意思,昨晚家中退晚上电,所以少更了章,今天正常‰记住本站的网址:。之前说过的双节期间加更依然有效哦。

    订婚?韩童磊听到这两个字,脸色立刻苍白,漂亮的桃花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几乎不能自持。

    “不,不会的,紫嫣爱的人是我,她怎么会和别人订婚呢?不会的,我不相信。”韩童磊喃喃自语,语气中流露出深深的痛苦。

    “她今晚也来了,刚巧此时去了洗手间,她是爱你,但我才是她爸爸,跟她血脉相连,你说她是会选择你还是我?”陆承志冷笑道,丝毫不给这位市韩少面子。

    谢涛本来是极怕韩童磊的,这种有钱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可眼看着薛紫嫣的父亲明里暗里帮自己,胆子也不由的大了起来,古脖子道:“你不要再纠缠紫嫣了,她爱的人是我,我们在学斜就是对,感情非常好,后来因为......因为些意外分开了,但是只要我肯回头她定会重新回到我身边,你别自作多情了。”

    韩童磊本来肚子的火气,不敢冲着陆承志,偏偏谢涛好死不死的来招惹他,他顿时怒火更胜,冷冷的瞥了谢涛眼,眼中满是阴枭,冷声警告道:“还轮不到你说话,你这个吃软饭的东西。”

    被韩童磊的表情和眼神吓坏了的谢涛再也不敢吱声,陆承志眼见着韩童磊如此嚣张,火气更大,刚想骂上几句,只见韩童磊走上前,盯着陆承志,字句道:“你凭什么干涉紫嫣的婚姻和恋爱,就因为你是她爸爸,哈哈,你这个爸爸当的可真是有些莫名其妙,我问你,你对紫嫣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吗,从小到大你照顾过她吗养过她吗陪过她吗,现在你又来摆出幅慈父的涅,打着为女儿好的旗号处处干涉她,这真的是为她好吗,你问过她想要什么吗?你明知道她爱的人是我,你却非要拆散我们,你当的好父亲。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紫嫣的,因为你从来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你......你......”陆承志被韩童磊番话气的几乎吐血,他本就病入膏肓,哪里还受的了如此刺激,边哆嗦着想斥责韩童磊,边开始翻白眼导气。

    “爸,爸,你怎么了?”刚巧从洗手间回来的薛紫嫣看到了这幕,赶忙上前扶住父亲,不停的帮他抚摸着胸口顺气,她知道以韩童磊的性子定是说了很多过激的话,才会惹的父亲犯病,她冷冷的看着韩童磊,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为什么又出现在我身边,你每次的出现都会给我带来伤害和灾难,我求求你离我远点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

    “紫嫣,你听我说。”韩童磊脸色苍白的想要辩解,却被陆承志开口打断:“让他走,让他走。”

    “爸,你别激动,我这就赶他走。”薛紫嫣安抚父亲,然后转身冷冷的看着韩童磊,字句道:“你马上给我离开,我不想在看到你,你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紫嫣,我只问你句,你要跟这小子订婚了吗?”韩童磊知道今日无法再解释什么,但他必须要弄明白薛紫嫣和谢涛的事,否则他真的会疯的。

    “我和谁订婚不订婚不管你事,总之我不会跟你好,你给我滚。”薛紫嫣恼怒韩童磊刺激父亲,发起了狠,根本顾不上韩童磊再问什么,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想他离开这里,离开父亲身边。

    “薛紫嫣。”韩童磊以为她默认了自己和谢涛订婚的事,脸色苍白如死,突然他疯狂的大笑起来,然后字句道:“你信不信我真的会为了你而死。”

    说完,韩童磊看了薛紫嫣最后眼,便跑了出去。

    而那个眼神,让薛紫嫣触目惊心——那是怎样的眼神啊,充满着世间最最深而痛苦的感情,绝望哀伤疯狂和不顾切,仿佛他真的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薛紫嫣联想到他最后那句话,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想要追出去,陆承志在身后大声呵止,薛紫嫣的韩童磊,气的只跺脚,喊道:“你少管我,我小的时候你就没管过我,现在也不用你管。”

    说完,薛紫嫣狂奔向韩童磊。

    她正好看到陷入绝望的韩童磊开车撞上了前面的大货车。

    下章预告:韩童磊车祸命悬线,薛紫嫣寸步不离守候身边,催人泪下的告白能否唤醒爱人

    180 命悬线

    (双节期间,每隔日加更章哦,亲们看在大大如此辛苦的份上,多多支持,点击收藏推荐大大全都喜欢‰记住本站的网址:。

    这晚的市,似乎注定不平静。

    在市的第医院里,各路平日里难得见的风云人物全都到齐,所有最著名的外科医生全部到齐,他们来这里只为个人。

    韩童磊。

    出了车祸生死线的韩童磊。

    外科医生集中在手术室内,紧张而忙碌的抢救着。而所有韩童磊的亲朋好友都等在病房外,各个神情紧张,脸色都不太好看。

    而这些人中,有两个女人哭的尤为伤心。

    个是韩童磊的母亲。

    个是薛紫嫣。

    薛紫嫣哭的伤心欲绝,几乎就要崩溃。刚刚在生日会上发生的幕慕,如同电影回放般,不停的在脑中回荡着上演着重复着,她的心如同被钝钝的刀下下的割着刺着捅着,心碎成片片的,血流满了她整个世界。

    今天本是她的生日,该是年当中最开心最值得纪念的日子,难道从今年开始,每年的这天都将要成为她最痛苦的日子吗,不,这太残忍了紫嫣闭紧双眼,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后悔的无以复加。

    薛紫嫣清楚,韩童磊今天的车祸都是她害的,她要付全部的责任,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她本是怕父亲受到刺激,才说了几句狠话,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赶韩童磊走,有什么事可以等以后再说啊,她的父亲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她从不曾想过要和韩童磊彻底结束,她哪里舍得?她如何放得下?

    可是,他却放的下,他却舍得,他不顾她会不会伤心痛苦,就这样的开车撞了上去,然后眼睛闭昏迷不醒,任由她哭的伤心欲绝。

    他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他走了,她个人该怎么办,她该如何面对今后的日子,她要多久才能忘记他,她是否能够走出伤痛......

    他全然不顾,就那么的冲了出去。

    现在只留下她个人,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茫然不知所措。

    她不敢想象,如果他真的撒手离开了,她会不会伤心的也如同死去;她不敢想象,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容颜听不到他的声音,她会不会活的像具行尸走肉;她不敢想象,往后的人生如若没有他的陪伴,她还能否再去爱别人......

    那么多的不敢想象,只因为她不愿相信,他随时都可能离她而去。

    大家都在门口等待着祈祷着,不知过了多久,抢救室的灯灭了,大门开了,众医生脸沉重的走了出来,大家起围上去,其中名主治医生声音沉重的开口道:“暂时是抢救过来了,但未来的24小时至关重要,能不能醒过来就看这段时间了。如果他能清醒就没有太大问题了,如果醒不过来,他就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你们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现在大家可以去看他了,请你们定要尽全力唤醒他。”

    说完,医生们纷纷离去,在场众人互相看了眼,都觉得暂时不要去打扰病人,这种时刻应该留给他的家人。大家安慰的拍了拍韩家父母和薛紫嫣的肩膀,继续在房间外等待消息,三个人则走进房间,做着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努力。

    韩童磊的父母轮着跟儿子说了几个小时的话,病床上的韩童磊却直紧闭着双眼,虽然呼吸平稳,却没有丝要清醒的迹象。

    时间分秒的过去,而每过个瞬间,韩童磊醒过来的机会就少了分,终于,韩童磊的父母都有些绝望了,韩母再也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刺激,昏了过去。

    付相思等人赶忙扶韩母出去休息,韩父突然转身看向薛紫嫣——他早就听说了这个女孩子和自己儿子的事,直很想见见她,只是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种情况下见到了。

    “孩子,来,你来和童磊说说话,说不定他现在最想见的人是你。”韩父柔声对薛紫嫣道,虽然隐约知道儿子的车祸多半和这个女孩子有关,却没有丝毫的怪罪。

    薛紫嫣从头到尾直在哭,声音已经哭到沙哑,“伯父,对不起的对不起。”

    “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和童磊说。”韩父摇头道,“孩子,我和他妈妈把所有的消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别让我们失望啊。”

    说完,韩父也走出了病房,整个房间就只剩下韩童磊和薛紫嫣两个人。

    时间,病房里静的可怕。

    下章预告:薛紫嫣能否唤醒韩童磊,下章见分晓。

    181 用最真的心唤回你

    (薛紫嫣走到病床前,握着韩童磊的手,他的脸色苍白,漂亮的桃花眼紧闭,那张总是不正经有些坏坏的嘴巴此时也阖上了,发不出丝声响‰使用访问本站。

    她坐在床边,轻柔的握紧他的手,摸了摸他有些发凉的脸,突然笑了下,嫣然开口道:

    “童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次见面。那时,我受不了母亲的神经质,从家里逃了出来,路坐火车来到市,那是我第次来市,人生地不熟,只能去投奔同学。那天我刚从火车站出来,正想打车去米莉家,你就开着那辆拉风的跑车停在我面前,你知道我第眼看到你时,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吗?我最先想到的是,这个男生怎么长的这样好看?呵呵,你别笑话我,我就是喜欢长的好看的男生嘛?”

    “可是,你开口说话,我对你的印象立刻大打折扣,哪里有什么正经人会在第次见面时就调戏陌生女孩的,再看你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开着上千万的跑车,我便知道你定是那种花心胡闹的富二代,于是对你的好感立刻消失了,当即冷冰冰的拒绝。谁知你对女孩子还真有种‘锲而不舍’的决心,路开车纠缠,言辞间直再表达你很有钱,花钱不是问题。我却是最讨厌那种仗着自己有钱和长的帅就玩弄侮辱女生的男人,刚巧你两项都占,所以,童磊,你知道我对你的第印象有多差吗?”

    薛紫嫣自顾自的说着,似是陷入了某种美好的回忆中,眼中的泪水干了,脸上竟带了丝笑容。

    “可没有想到的是,你和我之间这么有缘分,我们次次的碰到,次次的产生交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至今我都印象深刻。我没想到我会和你也成为朋友,可以坐在起吃饭聊天,我没想到有天我会偷偷喜欢你,喜欢到我自己都惊讶的地步,我更没有想到我会在醉酒之后与你发生了关系。”

    “你知道吗,其实那天晚上我是有些意识的,但是我没有拒绝,我就是想将自己交给你,我以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终是没有结果,那就不如有晚美好的回忆吧,我可以把自己的第次给你,我不后悔。可是,经过那晚之后,你竟然说要交往,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其实我也知道,你没有定性,跟你在起我定会受伤,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想和你在起,哪怕天也好。飞蛾扑火我心甘情愿。”

    “跟你在起那些日子,我竟是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和开心,你真的很会哄女孩子,总能让她们享受到被人宠爱的美妙,总能让她们轻易爱上你。只是我没想到我的美梦竟那么快就破灭了,当我从你的朋友口中知道了你们那个赌约后,真的是恨不得死掉的,我常想如果我因你而死,你会不会永远记住我,记辈子。”

    “虽然知道了你们那个荒唐的赌约,我却不相信你真的只是为了赌约才和我在起的,你眼中的情谊真真切切,我能感觉的到。但是我不能和你在起了,我怕我越陷越深,越来越离不开你,到那天我怎么办,我会不会想妈妈样,孤苦终生。所以,我拒绝了你求复合,虽然我心中比谁都痛。”

    “你真正伤害到我,却是因为爸爸的事,我简直不敢想象,你竟会我怀疑我为了钱跟个父亲辈的男人好,你的怀疑和言辞侮辱,遍遍的刺痛我的心,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家人的陪伴,我想我是熬不过来的。还有那晚,你,你怎样可以这样......”

    “呵呵,童磊,我还记得那天你得知我是爸爸的真实关系时,眼中的惊讶和懊恼,其实现在想想,你之所以会误会,会那么伤害我,是因为你很爱我对不对,你受不了我和别的男人在起,所以才会失去了理智,陷入疯狂,才会做出那么多过激的事,对不对。好啦,我原谅你就是了,但是你定要醒过来,醒过来我们才能重新开始。对了,你知道吗,小灵灵不知道有多喜欢你这个姐夫呢。”

    “童磊,我知道不管你以前有多荒唐,但你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你旦爱上了就不会轻易放手,你爱我吗,如果爱的会请为了我好起来,我求你,不要丢下我个人,我妈妈疯了,爸爸也要死了,如果你再不要我,我个人怎么办,我多可怜。你忍心丢下我自己,让我遭那么罪吗?没有你我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个人。”

    薛紫嫣爬在韩童磊身上嚎啼大哭,却没有发觉,韩童磊与她握在起的手,似是微微动了下。

    “傻丫头。”个微弱却满含柔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韩薛虐到这里,两人以后就是你侬我侬啦。接下来会用大篇幅来写项许,虐完二人就有两对正式成了,然后会虐陈付。

    下章预告:项嘉允识破曾小柔谎言,曾小柔计谋被破。

    182 另有猫腻

    (“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还不接嫂子回来,我听说你要跟曾小柔那个女人订婚?”这天晚上,在迷迭香俱乐部的迷你酒吧中,付相思进来就不满的冲着项嘉允大声嚷嚷,“你脑子没毛病啊,怎么还跟曾小柔那个女人拉拉扯扯‰记住本站的网址:。”

    如果是旁人这么跟项嘉允说话,他早就怒了,可是项嘉允从小看着付相思和陈季风长大,在他的心中,付相思就像是他的亲生妹妹般,妹妹再没有礼貌,当哥的都要笑脸相迎。

    “我,我不能跟她分手。”项嘉允嗫喏道,自从得知曾小柔曾在英国为自己打胎后,他就死了心认了命的跟她过下去,虽然此时此刻,他终于发觉自己爱的人其实是许诺言,是那个小丫头,而曾小柔,那已是段过往。但他必须要付起这个责任,对那个曾怀过他孩子的女人负责人。

    为了安抚曾小柔,项嘉允便提出订婚,可是他心里清楚,自己之所以只肯先订婚而不是结婚,是因为在他的深心处,犹自不死心。他多消这切可以重新来过,如果那样的话,他是绝不会放开许诺言的手的。

    “为什么,你不是很想嫂子吗,你爱的其实是嫂子对不对?哥,你不要娶曾小柔啊,我不喜欢她,舅妈不喜欢她,就连我婆婆也不喜欢她。你说这个女人有多讨厌,家中共有三个女人,都不喜欢她。我们可都是很喜欢嫂子的。”付相思继续抱怨,她说的倒是实话,项母和陈母都觉得这个女人心计太深,家中三个女人,确实都不待见曾小柔。

    项嘉允苦笑声,只好将艾青告诉他曾小柔曾为他堕胎的事说了出来,听完后,大家起陷入了沉默。

    “哥,其实你爱的人是嫂子对吗,对曾小柔,只是责任?”陈季风开口问道,项嘉允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付相思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嘟嚷道:“有什么好负责任的,她当初背着你勾有钱人时,怎么不想想责任,现在知道了你的身份又回来复合,摆明了为了项家的钱,哥这种女人能信吗?你平日里那么精明的个人,怎么会被这个女人哄的团团转?”

    陈季风嫌老婆说的太过露骨,轻轻的给了她个爆栗,小俩口便如若无人的嬉闹了起来,甜蜜的样子羡慕坏了项嘉允。

    “喂,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许诺言那个丫头?”旁的韩童磊突然开口,嘴里叼着吸管,有口没口的吸着杯里的果汁——他刚出院没多久,薛紫嫣坚决不许他喝酒,于是在酒吧里,只有千杯不倒的韩少人在喝果汁。

    项嘉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韩童磊突然将杯中重重放,看了身边莫名其妙的薛紫嫣眼,突然摆出副英雄赴死的壮烈神情,眼闭心横,豁出去般的说道:“今天为了我哥们的幸福,我,我豁出去回家被老婆收拾了。”

    这下不光薛紫嫣,几个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韩童磊,只听他字句道:“你和我是同年毕业回国的,那个艾青我认得,毕业后那年夏天,我,我跟她在夏威夷度假,所以她根本不在英国,她是骗你的,所以曾小柔也在骗你。”

    “此话当真?”项嘉允惊怒交加,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

    韩童磊苦笑的看着项嘉允,指了指身边,唉声叹气道:“大哥,我老婆在旁边呢,我吃饱了撑的把自己搭进去编这么个谎话骗你?我告诉你,为了你,我可是冒着被我媳妇儿收拾的危险,你可得记得哥们对你的这份情意。你要是真喜欢许诺言,就把她追回来,可别让哥们白白牺牲回。”

    项嘉允脸色很不好看,眼中神色不断的变化着,似恼火似悔恨又似有些开怀,过了半晌,他站起身来,向外跑去。

    而韩童磊,则嬉皮笑脸的看着薛紫嫣,大献殷勤,薛紫嫣皮笑肉不笑的抹了抹韩童磊的脸,笑着说道:“回家把夏威夷那段仔细讲遍。”

    “没什么可讲的,都过去了,我早忘光了。”韩童磊惨叫声,立刻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好像条讨好主人的小狗。

    “可你刚才和嘉允说的时候,好像记得很清楚嘛。”薛紫嫣还是副笑脸。

    “真的忘了,老婆,你吃点火龙果?”韩童磊继续笑的很狗血。

    “我不吃,我要听故事。”

    “真的忘了,要不来点西瓜,越吃我老婆越水灵。”

    旁的陈季风和付相思听到两人的对话,瞬间凌乱。

    这还是他们的韩少吗?

    下章预告:曾小柔所有谎言和计谋都被拆穿,她该如何圆场,项嘉允又该如何以对

    183 当谎言被拆穿

    (明天三更哦,亲们休息大大加班码字,亲们多体谅大大辛苦,多多支持本文哦。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们双节快乐

    当艾青下班从公司走出来时,竟意外的见到了项嘉允。

    项嘉允开着辆卡布奇诺棕色的b跑车,身银灰色的笔挺西装,绝佳的剪裁衬托着他高而挺拔的身材,阳光下俊脸似是被镀上层金光,整个人看上去帅惨了。

    路过的女孩子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项嘉允,有些大胆的甚至上前去搭讪,项嘉允始终冷着张脸,连话都没有句,直到看到艾青出来,才冲她微点了下头,道:“上车。”

    公司的同事纷纷用惊讶又羡慕的目光看着艾青,艾青硬着头皮在众女生杀人的目光中,上了项嘉允的车。

    b不愧是最昂贵的跑车,坐上去又拉风又舒适,艾青第次坐这么好的车,左看看西摸摸,偶尔瞥到项嘉允张360度无死角的帅脸,心里羡慕的要死。

    这个男人真是人间极品,曾小柔学姐当年因为他“没钱”而离开他,定后悔的要死,也难怪她会不惜切代价的挽回他,这样的男人,是真的会让女人疯狂的吧。

    艾青想起当初在英国时,她便看出这个男人不同寻常的面,她自己也算是出身富贵,看这种上流社会的人最是眼毒。那时曾小柔为了个开宝马的男生狠甩项嘉允时,她便劝告过曾小柔,说项嘉允气质极佳,即便是在外打工,浑身上下都自然而然散发出种贵族气质,绝不是普通人,你不要被时之利而迷失云云。

    事实证明,项嘉允果真出身不凡,竟是市赫赫有名的斯骊集团少东家,只可惜她自知不是曾小柔的对手,否则这么完美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她说什么也要争回。

    车停在斯骊集团旗下的家五星级酒店门口,早有门童迎了出来,看是老板驾到,就要喊大堂经理出来,项嘉允止住了门童,只带着艾青去了酒店内的家西餐厅里。

    坐定了之后,项嘉允点了咖啡,艾青有些紧张,便点了样的东西,心里很是忐忑,她与项嘉允向没什么交集,他怎么会突然约她出来,却路都沉默不语,她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

    咖啡很快上来,项嘉允直紧盯着艾青,直到将她看毛了,才端起咖啡喝了口,冷声道:“曾小柔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帮她说谎话骗我?”

    艾青脸色立刻苍白,眼睛不敢再看项嘉允,拿着咖啡杯的手也直哆嗦,声音颤抖着否认,“没,没有啊,我说的都是真话。”

    “啪。”项嘉允狠狠拍了下桌子,冷声道:“还撒谎,那年夏天你跟个叫韩童磊的人去了夏威夷度假,你根本就没在英国,何来陪小柔去打胎说。你还不肯说实话吗?是不是要我叫来小柔和童磊,大家当面对峙?”

    眼看着项嘉允眼中的怒火和唇边的冷意,艾青终是知道瞒不住了,支支吾吾道:“对不起,是学姐找我来骗你的。她说如果我帮她,等她嫁入了项家,会有我和我爸数不尽的好处。”

    “你爸?”项嘉允皱眉问道。

    “就是上次在酒吧灌学姐酒的那个,那也是学姐安排的。”艾青哪里还敢再欺骗隐瞒项嘉允,面对着这个男子的怒火,她只有将他们父女和曾小柔的勾当全招了出来。

    项嘉允听完后气的脸色都青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从开始,曾小柔就已经在编谎话骗他,她不断的搞些小阴谋,既不让自己怀疑,又能很好的刺激到他,利用他对她所剩无几的感情和怀念,步步的逼他和许诺言走向尽头。

    她到底做了多少的事,编了多少的谎言,只为回到他的身边,成为斯骊的太子妃?

    “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小柔,你最好看清跟谁合作才最有利,不要再在我面前恕手段。”项嘉允冷声警告道,艾青哪里还敢再帮曾小柔,赶忙答应,灰溜溜的走掉了。

    项嘉允马不停蹄的回到公司,既然曾小柔敢串通外人骗他,公司里也不奔,他要将那些疑点审查遍。

    在项嘉允的质问下,曾小柔的小秘书很“痛快”的告诉他,当初曾小柔要订机票回英国也是假的,无非是两个女人合演的出双簧戏。

    奇怪的是,项嘉允知道真相后的最大感触竟然不是愤怒,而是轻松和释怀,他终是可以放下切枷锁,真正跟自己喜欢的人在起。

    下章预告:项嘉允态度强硬要分手,曾小柔自杀企图挽回

    183 当谎言被拆穿 重发

    (为什么发了没显示,重发遍,什么破系统啊

    当艾青下班从公司走出来时,竟意外的见到了项嘉允‰使用访问本站。

    项嘉允开着辆卡布奇诺棕色的b跑车,身银灰色的笔挺西装,绝佳的剪裁衬托着他高而挺拔的身材,阳光下俊脸似是被镀上层金光,整个人看上去帅惨了。

    路过的女孩子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项嘉允,有些大胆的甚至上前去搭讪,项嘉允始终冷着张脸,连话都没有句,直到看到艾青出来,才冲她微点了下头,道:“上车。”

    公司的同事纷纷用惊讶又羡慕的目光看着艾青,艾青硬着头皮在众女生杀人的目光中,上了项嘉允的车。

    b不愧是最昂贵的跑车,坐上去又拉风又舒适,艾青第次坐这么好的车,左看看西摸摸,偶尔瞥到项嘉允张360度无死角的帅脸,心里羡慕的要死。

    这个男人真是人间极品,曾小柔学姐当年因为他“没钱”而离开他,定后悔的要死,也难怪她会不惜切代价的挽回他,这样的男人,是真的会让女人疯狂的吧。

    艾青想起当初在英国时,她便看出这个男人不同寻常的面,她自己也算是出身富贵,看这种上流社会的人最是眼毒。那时曾小柔为了个开宝马的男生狠甩项嘉允时,她便劝告过曾小柔,说项嘉允气质极佳,即便是在外打工,浑身上下都自然而然散发出种贵族气质,绝不是普通人,你不要被时之利而迷失云云。

    事实证明,项嘉允果真出身不凡,竟是市赫赫有名的斯骊集团少东家,只可惜她自知不是曾小柔的对手,否则这么完美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她说什么也要争回。

    车停在斯骊集团旗下的家五星级酒店门口,早有门童迎了出来,看是老板驾到,就要喊大堂经?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