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9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此时终于灵动了起来,看着店里漂亮的婚纱,她眼中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向往和喜爱,是啊,没有个女孩子不幻想自己穿着婚纱与喜欢的人走上婚礼的红毯,那真是个女人生当中最幸割美丽的时刻。

    如果,她也能穿着橱窗里的那件婚纱,与身边的那个男人举办场温馨的婚礼,该有多好。

    项嘉允看着许诺言眼中的向往和羡慕,心中很不是滋味,他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在心里许诺道:诺诺,我答应你,如果将来真是要与你携手生,如果我们能坚持到最后,我定给你场最最盛大的婚礼。

    67 私奔后续之事

    (各种求收藏求推荐

    相比较秦家的那场战争,洛家就太平多了,因为洛释申根本就没回家‰记住本站的网址:。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老妈的脾气了,他在相亲会上逃跑,回家后他老妈就会上演哭二闹三上吊,而且动作逼真表演夸张,他定会被折腾半宿少了半条命,老妈才会放过他。

    他明天还要上班呢,现在的洛释申得时刻记住,他是在项嘉允这厮手下讨生活啊,那是何等的辛酸。

    所以送秦可回家后,他依旧回了那间公寓,依照他的经验,先躲过几天,等到老妈气顺了,他再回家,就不会被唠叨了。

    回到公寓,秦可就打来了电话,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宿,洛释申因为搞定了秦可又独自兴奋了半宿,所以第二天早夜未睡的他打着哈欠走进了公司。

    刚走进办公室,想要补个觉的洛释申就被秘书拦住,“副总,洛董事在办公室等您。”

    完了,老妈没来老子来了,这老俩口不能放过他吗?洛释申对着秘书摆出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垂着头丧着气的去了老爹的办公室。

    自从他们这几个年轻人接手公司后,诸如项父韩父洛父这几位老股东大多处于半退休状态,平日里除了开董事会甚少在公司出现,算是完全放手将公司交给了自己的子女经营。可今天没董事会二没主要事件,洛父竟然来了公司,想都不用想就是来骂他儿子的。

    洛释申站在办公室门口吸气吐气再吸气,然后怀中颗上刀山下火海的心,咬着牙敲门进去,“爸。”

    洛父手里拿着叠文件,但洛释申敢赌把,他老子根本就没看进去个字,他老子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灭他而来,果然洛父放下手中字未看的文件,摘下了老花镜,板着脸道:“还行,知道来上班,我还以为你带着人家姑娘私奔了呢♀下人没丢,我跟你妈也就放心了。”

    “爸,你就别骂我了,这都是场误会。对了,妈没事吧。”洛释申坐在他老子身边,不满的嘀咕,他也是被人算计的好不好,他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他差点认错了秦家千金,他差点失去了秦可。

    “昨晚你妈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也不接,当然把她气的哭了通,不过这也不是你第次玩失踪了,我跟你妈都习惯了,我劝了几句,你妈就休息了。不过,你现在能不能解释下昨晚的相亲是怎么回事?跟你走的那姑娘是谁?”洛父依旧装镊样的板着脸,但其实他心里也知道他儿子不吃这套。

    “她叫秦可,也是秦家的千金,我上次从美国谈生意回来在机场把行李拿错了,后来我发现了拿错的行李是个叫秦可的女孩,好巧不巧我在斯骊集团的酒会上看到了她,知道她是餐饮业大秦集团秦家的千金,然后我们就成了朋友。我很喜欢她,直在追求她,本来打算追到了手就带回来给你和妈看看,谁知妈突然跟我说要我和秦家小姐去相亲,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秦家还有个女儿,我真的以为是她,否则我是不会去的。等见了面才知道是场乌龙,正好那时秦可听说我要和她姐相亲跑来质问我,我个头脑发热就拉着她跑了。”

    洛释申字句的讲述他跟秦可从认识到相恋的过程,洛父听后点了点头,追问道:“那现在呢?成功了吗?”

    “嘿嘿,”洛释申当然知道父亲问的是什么,得意的大笑,“当然了,哪天妈气消了带她回家吃饭。”

    “你妈也没什么气,她不过操心你的婚事,既然你交了女朋友,对方又跟我们洛家门当户对,你妈只怕高兴还来不及,还生什么气,尽快带她回家给我们看看。”洛父太了解自己的太太了,知道她直的儿子的婚事,而且还有种固执的偏见,觉得婚姻就该门当户对,生怕儿子找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既然儿子交了女朋友,对方又是秦家的千金,想来她也应该没什么不满意的。

    “不过,我听你妈妈说秦太太从来没跟她提过自己还有个女儿,而且直以来秦太太身边的女孩子都是那个叫秦岚的,这个秦可......”洛父皱眉问道,如果秦家真有两个千金,为何秦太太从来不提及这个小女儿,也不曾见她们同出现,是因为小女儿年纪小未到社交的年龄,还是其他原因?

    洛释申突然沉默了起来,半晌才支支吾吾道:“爸,我跟你说件事,这个秦可,她,她不是秦太太生的。”

    “什么?秦可是秦淮显在外面的女儿?”洛父惊呼,看到儿子为难的点了点头,他沉默不语——他最的的事,还是发生了。

    旧作《情锁深宫》://r.///

    68 万全之策

    (各位亲多多支持,喜欢请收藏推荐,大大需要动力哦

    洛父沉默不语,洛释申也不说话,只是满怀期许的看着老爸,半天,洛父才叹息道:“你知道你妈妈的心结,你找了个在人家外面私生的女孩回家,你妈她肯定不会同意‰使用访问本站。”

    “爸,这纯属是我妈的个人偏见,不见得每个私生子都心里阴暗,秦可是个好女孩,再说了这是她父母的错,不该怪在她的头上,不公平∝可自小就在秦家长大,她爸最疼她了,她除了不是秦太太生的外,跟秦家千金有什么分别?再说了,那秦家母女心机深沉,拜阵来引我上钩,又总是欺负秦可,这样的女人我才不要。”

    洛释申现在是铁了心认准了秦可,当然不允许秦可受丝的委屈,他觉得别人老是拿秦可私生女的身份来指责她,是天大的不公平。又不是秦可自己愿意当私生女的,这都是她父母的过错,为何要算到她的头上,让她的生都平白无故的迪这个涤。

    “老爸相信你的眼光,如果是你喜欢的女孩,肯定错不了,可现在问题在你妈身上,你不是不知道几年前的那件事对你妈妈的打击有多大,你跟你妈说这些道理能说得通吗,她是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件事得从长计议。”洛父提醒儿子稍安勿躁,万万不可跟母亲来硬的。

    “那现在怎么办?”洛释申闷闷不乐,个是老妈个是未来老婆,该作何选择,他觉得他遇到了所男人最头痛最害怕遇到的难题。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认准了秦可,非她不行?”洛父问道。

    洛释申沉默不语,以两人现在的感情,说什么生世还言之尚早,但至少目前来说,他是绝不想放开秦可的。

    “至少目前是。”洛释申老实回答。

    “那这样吧,先带秦可回家见见你妈,不要告诉你妈她的身份,你回头告诉秦可,尽量多讨你妈的欢心,等时机成熟了,你妈和秦可有了感情咱们再说。”洛父思前想后,就只有这么个办法了,要想两全其美,唯有如今先瞒着老婆,走步算步。

    “成。回头我负责安抚秦可,爸,妈那边就交给你了。”洛释申虽然觉得这么做既欺瞒了母亲又委屈了秦可,但时间也想不出更好地办法,父亲向精明,眼光奇准,他如今唯有听从父亲的意见了,只消切顺利便好。

    父子二人暂时约定今晚洛释申就带秦可回家,趁热打铁,先拿下秦母再说≠走前,洛父想起了重要的点,叮嘱儿子道:“你叫秦可想办法拦住秦太太,别让她给你妈乱说。”

    “恩。”洛释申知道这点很重要,秦太太向讨厌秦可,如今秦可抢了她亲生女儿的心上人,她还不得恨秦可恨的牙根痒痒?秦太太向与洛母交好,如果她挑拨离间的话......

    洛释申站在窗户旁边,看着楼下过往的人群,心生无限感慨:八层楼高,如果人纵身跃下,落地之时必粉身碎骨,血肉模糊,就如五年前的那场祸事般。

    洛母家中有姐妹二人,由于她的父亲是德国人,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给予极度的自由,因为父母是不太管她们姐妹二人的,也养成了姐妹二人极好的感情。后来洛母的妹妹嫁给了位新加坡富商,本来过的好好的,妹夫因车祸突然丧生,洛母妹妹伤心欲绝,在洛母的安慰下好容易才走出了伤痛,谁知突然冒出了个小三带着私生子上门讨要遗产。洛母妹妹这才知道丈夫这么多年来直在外面还有个家,原来所有的甜言蜜语到头来都是谎言。愤怒绝望笼罩了她,她宁愿官司打到底也不肯拿出半分钱分给小三和私生子。谁知那个私生子年纪不太,心机倒是很深,施施然拿出张父亲死前立下的遗嘱,遗嘱上写明,他是儿子,继承公司所有的股票。

    洛母妹妹多年来只生了个女儿,如今冒出个儿子,又拿出份货真价实的遗嘱,上面清楚的写明儿子可以继承家中绝大部分遗产。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多年的夫妻情分抵不过外面女人的年轻美貌,自幼抚养长大的女儿比不上继承家业的私生子分绝望之下,她从八层楼上跳了下去,摔的粉身碎骨。

    自此,洛母心中便有了心结。

    69 鸿门宴

    (收藏推荐点击,全部急需哦,亲们给力起来吧

    当洛释申跟秦可说完他的计划后,秦可沉默不语,她觉得刻意的隐瞒自己的身份不仅是对对方的欺瞒更是对自己的侮辱,她从来不觉得私生女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那是上辈的事,无论对错都不该有她来承担‰记住本站的网址:。所以她有些生气。

    但是当洛释申说完母亲的心结后,秦可却很是同情,她能了解相依为命的亲人死在自己眼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苦,当年母亲死在她面前,她年纪尚小却依旧多年不曾释怀,更何况是洛母呢∝可犹豫半晌,终是答应。

    然后,秦可听从洛释申的提议,去了父亲的公司,请他出面阻止秦母捣乱≡从那日秦父打了秦岚个耳光后,秦家夫妻就大吵了架,秦父怒之下收拾离开了秦宅,说要出去住几天。

    “爸。”秦可推开办公室的大门,走了进去,“不打扰你吧。”

    “我女儿来了怎么能算打扰呢。来,坐。”秦父笑眯眯的让秦可坐下,吩咐秘书去倒咖啡,关心的问道:“小可,爸昨天走后,你阿姨没为难你吧。爸不该丢下你个人的。”

    “没有。”秦可不欲父亲操心,笑着带而过,父亲走后无非是秦岚发了泼的骂她,她早就习惯了,“爸,我来拜托你件事。”

    “你说。”秦父道。

    “我今天要去见释申的父母,但是我听说他妈妈不太喜欢......”秦可明显顿了顿,然后硬着头皮道:“他妈妈不喜欢外面女人生的孩子,我想请你去劝劝阿姨,让她先不要将我的身世告诉洛家人,我想先和他们处好关系再说。”

    秦父心中痛,他明白秦可多年来直背负着私生女的名声,心里是有多苦,这也是为何秦家三个子女中他偏爱秦可多些,这个孩子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都能云淡风轻,不喜怒于色,但他做父亲的如何能不知道女儿心里有多难过。

    都是他犯下的错,如今却要他的女儿来偿还,他怎能不心存怜惜。

    “我尽量,你也知道你阿姨现在根本就不听我的,尤其是涉及到秦岚身上,她......我怕我控制不了多久。”秦父叹息应道,心里却半分把握都没有,如果说此次事件只关乎秦可人,秦母连理都不会理,可是毕竟是秦岚也看上了洛释申,秦母如何会善罢甘休?

    “其实这样直瞒着也不是回事,这样吧,如果洛家人不接受你,爸爸替你出面和解,洛家总算是要给爸爸几分薄面的。”秦父许诺道,只要为了女儿,他放下身段去求人又有何妨。

    “真的?”秦可喜道。

    “恩。”秦父笑着拍拍女儿的肩,问道:“秦可,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洛家那小子?很想和他在起?”

    秦可想了会,以他们现在的感情说什么永不分离还早,但是至少现在她很想和洛释申交往下去,“是,至少现在是。”

    “那好,有爸爸在,你不要害怕。当年爸爸辜负了你妈妈,造成了你妈妈生的不幸,我告诉过自己定不能让我的女儿重复她妈妈的老路,我要我的女儿嫁个好人家,生幸福。你放心,有爸爸在,什么困难都不是问题。”

    秦父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重重的许下承诺。

    当晚,秦可收拾好自己,带着礼物,跟洛释申回到了家里。

    洛家知道有客人要来,晚餐弄得很隆重,洛母衣着得体,坐在沙发上等着两人。

    “阿姨好,我叫秦可,这是送您的小礼物,您看看喜不喜欢。”秦可笑着递上手中包装精美的礼物,里面是对br耳环,秦可记得洛释申提起过,他妈妈最喜欢这个牌子的珠宝。

    “恩,谢谢。”洛母顺手接过礼物,也不打开看看就放在了边,“秦小姐饿了吧,我们吃饭。”

    “阿姨,您叫我秦可就行。”秦可低眉顺目的说道,那副娇怯的小样儿看的洛释申直想亲几口,她平日里对着他时怎么不是这幅温暖客人的涅?

    几日入席吃饭,气氛倒是有些压抑,洛释申惊奇的发现平日里最喜欢问东问西的老妈竟然声不吭,这太不像她的风格啦,以往他要是跟女孩子说上几句话,他老妈都会拉着人家女孩的手问个不停,今日是怎么啦?莫不是还生气?

    洛父倒是很通情达理,边吃边跟秦可话家常,气氛到不至于冷掉。洛母自顾吃自己的饭,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似乎没有秦可这个人般。

    吃完了晚餐,洛母施施然的坐在沙发上,突然开口道:“秦小姐,你的母亲现在在哪儿?”

    其余三人心里惊,知道事情瞒不住了,秦可低声道:“我妈早就去世了。”

    “这么说,你的母亲真的不是秦太太,你是秦家在外面的女儿是吗?”洛母本是性格温顺语气柔和之人,今日说话的声音中却带了显而易见的凌厉,见秦可微微点了下头,她怒气冲天的站起身来,不容置疑的厉声道:“那请你离开我的儿子,我不会同意。”

    70 夜之后韩薛

    (收藏推荐点击,全部急需哦,亲们给力起来吧

    等到韩童磊和薛紫嫣相拥着起醒来时,两人全懵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韩童磊万万没想到他竟是如此顺利的就搞定了薛紫嫣,而且用的是看似最不可思议的办法,只因为二人昨晚都喝多了,又说了些自己的伤心往事,结果在酒精和催化和悲情故事的渲染下,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关系。

    而更让韩童磊没想到的是,薛紫嫣竟然还是个处女。他不其然的在床单上,看到了昨晚欢愉后留下的抹红痕。

    相比较韩童磊的惊喜,薛紫嫣完全就是哀痛了,她哪里会想到她竟然喝多了,更加没想到自己在醉酒后竟跟韩童磊那个花心少爷上了床,失去了最宝贵的第次,偏偏还不能要他负责任,只好打落了牙和血往肚子吞,有什么委屈和痛苦都只能自己扛着。

    想到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薛紫嫣就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她怎么可以如此大意如此不自爱,现如今到了这般地步,她找谁去说理跟谁去诉苦?这个哑巴亏她只能是自己暗吃了,要韩童磊这种人负责任,不如叫母猪去爬树。

    薛紫嫣越想越伤心,眼泪就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不会就将身下的被子氤湿了片↓暗自得意的韩童磊吓了跳,呆了片刻才明白过来薛紫嫣到底再哭什么,将自己的第次给了他,她定是又恨又悔吧,可是木已成舟,还能怎么办?恩,那个,他韩少爷是不是要像个爷们样挺身而出,负起这个责任?

    韩童磊本是最讨厌女人哭的了,如果个女人在他面前哭天抢地,他定会有多远就跑多远,可薛紫嫣对他来说,就是个例外。不同于大多数的女人,哭起来就撒泼打诨哭闹骂街,薛紫嫣的泪是默默的流,她每次哭时都不发点声音,静静的环抱着自己,声不响的流着眼泪,静谧而哀伤,如同受到伤害的小兽,不敢轻易在人间展示自己的伤口,唯有躲到无人打扰的暗处,人默默舔食着伤处,等待伤痛的慢慢愈合。

    韩童磊知道,是过往岁月中的经历,养成了薛紫嫣独自承受痛苦的习惯,在她成长的岁月中,从不曾有人分担过她的伤痛,久而久之,她就连哭泣都是默默无声的。

    可要命的是,向最讨厌女人哭的韩童磊却是被薛紫嫣的眼泪迷了个七荤八素,他只要看到薛紫嫣沉默无语的自己抱着自己,不发出丝声音的泪水直流,他的心就会闷闷的沉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处,难受的要命。

    就如同此刻般。

    “喂,你,你不要哭了。那个,你,你饿不饿,吃点,吃点东西?”如果是韩童磊的那帮哥们看到的话定会吃惊的嘴巴大张口水直流,阅女无数流连百花丛中无往不胜的韩少,似乎可能大概是脸红加紧张了,要不怎么会说话都结巴呢?

    韩童磊说完番话后,只想给自己几个耳光,这哪里还是那个市少女杀手韩少,简直就是介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嘛,是这个女人有问题,还是他有问题?

    薛紫嫣当他不存在,依旧坐在床上抱着自己,将头埋在膝盖里,无声的恸哭,眼泪顺着她雪白修长的大腿流在床单上,打湿了片。韩童磊脑子里立刻起了邪念,色色的看了半天薛紫嫣露在外面的腿——恩,这丫头胸不算丰满,腿还是挺漂亮的。随后又瞟到了眼床单上的鲜红,心里竟泛起丝丝柔软——或许,他当真该给她个交代。

    “紫嫣,事已至此,你要我怎么做,给个话吧。”韩童磊轻轻拍着薛紫嫣的后背,以示安慰,其实他很想抱她入怀,让她的泪水滴在他的身上,但他生怕她不情愿,反而破坏了现在的气氛。

    可是这次,韩童磊真的是不想再逃避,他愿意给薛紫嫣个交代,只要她肯提出来,他便敢做到。

    “说话。”韩童磊见对方还在哭,手上微用力拍了下,薛紫嫣声音带了哭腔,闷声道:“你走。”

    71 就这样爱了 韩薛

    (收藏呢?推荐呢?

    “什么?”韩童磊几乎跳了起来,以往风流过后,那些个女孩都是抱着他大腿哭着喊着求他“不要走”,可是这个女人......她刚刚说什么?居然要他走?岂有此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我说你走。”薛紫嫣抬起头来,双目通红,泪水犹自颗颗夺眶而出,顺着她莹白如玉的脸颊滑落,她哽咽着哭道:“我请离开,我,我想个人静静。你走,请你走。”

    韩童磊沉默了片刻,然后怔怔在薛紫嫣额头上轻轻吻,起身言不发的穿衣服,“紫嫣,那我先走了。你个人冷静下,等想通了给我打电话,对于昨晚的事,你要我负责任也好,要我从此消失在你面前也罢,或者你有其他的想法,你告诉我,我绝不含糊。”

    然后,韩童磊转身走出房门。

    薛紫嫣愣了半晌,眼中最后滴泪水滑落,开始仔细思索韩童磊的话。他说她如果有什么想法告知声便可,他绝不含糊?他愿意负责任?他,他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该作何抉择紫嫣困惑了,她清楚韩童磊,他说过的话定会做到,如果他想赖账大可甩下些钞票走了之断不会说那番话。既然他开了口,是否就表示他不会不认账,他愿意承担,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吧?

    韩童磊竟会对自己另眼相待?薛紫嫣既觉不可思议,心里又有丝小小的甜蜜,这代表什么呢,是否说明了他其实是喜欢她的?她要不要给他次机会呢?

    其实女人都是这样,再冷静自持的女人旦爱上了或者给了个人,那么她所有的理智和冷漠都会荡然无存,剩下的只会是味的妥协幻想,和永无止尽的等待,以及自欺欺人。

    所以,在爱情世界里,总是女人伤的重些。

    薛紫嫣呆在别墅里,胡思乱想了天,她会觉得应该相信韩童磊,给彼此个机会;会又不禁想起其过往的所作所为,恨恨的感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断不可因时的心软而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深渊中。

    可她总会不期然的想起韩童磊临走时的眼神和话语,那样的深情款款,那样的信誓旦旦÷到如今,薛紫嫣不得不承认,如今再要她放弃韩童磊......她似乎有些舍不得。

    纠结了整整天依旧下不定决心的薛紫嫣终是在傍晚时分打起了精神,起床梳洗了番,她今晚上夜班紫嫣洗澡时惊奇的发现,整座别墅居然没有丝半点女人用的东西,那是否意味着韩童磊从不曾带女人回来过,而她薛紫嫣是第个?

    怀着丝幻想和喜悦,薛紫嫣匆匆洗了个澡,衣服什么的是没法换了,只好将就下,她随身没带化妆品,也只能去俱乐部中再化了。

    出门打了车,薛紫嫣直奔迷迭香,她其实不是很舒服,下面还有些生疼,再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虽然当时她神志不清已经不太记得,却依旧红了脸。只是不知,他现在在干吗?

    到了俱乐部,薛紫嫣向同事借了化妆品,快速的化了个淡妆,深吸几口气,然后走出换衣室,准备工作。

    可是好奇怪啊,为什么路上那么多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薛紫嫣万分好奇的边走边捉摸,她是哪里不对劲吗,怎么每碰到个熟人,都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盯着自己,好像在等着看好戏,可神情中夹杂着丝好奇羡慕和兴奋。那感觉就像薛紫嫣是五百万大奖的得主,路人纷纷用羡慕嫉妒的眼神注视着她前去领奖。

    定是有什么事的,薛紫嫣心里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处包间——经理刚刚告诉她那里需要她去服务。

    走进包间,薛紫嫣立刻明白同事们奇怪的表情是为了什么了,只见韩童磊包着大束的火红玫瑰花,含笑而立。

    大大上了新作,《夕颜花开》,支持下哦,双文齐发,厉害吧

    72 保密 韩薛

    (收藏走起来,推荐走起来。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外,大大上了新作,《夕颜花开》古代复仇宫斗,双文齐发,不同时代不同风格,需要亲的鼎力支持哦。

    “你,你这是......”薛紫嫣有些糊涂,却也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是想跟自己表白吗?

    “紫嫣,我们在起吧。”韩童磊身材高而消瘦,却很健硕挺拔,他有张迷人的脸,丹凤眼微微上挑,看就是犯桃花的典型外表。他手捧着鲜红的玫瑰,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至少薛紫嫣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难以招架。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薛紫嫣叹息道,眼中有松动和犹豫,“按理说,我应该接受,但是我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对你对我自己都没有信心。”

    “那就不要想太多,听从你心里的请求。”韩童磊将花束放在旁边,走上前来将薛紫嫣轻拥入怀,他个子很高,她刚好到他下巴的位置,他抵住她的头顶,字句道:“我能听到你心里的声音,你想跟我在起,那我们就不要犹豫,在起试试看∠嫣,不要什么都想太多,有时候未来并非你所能控制,但我们可以过好当下。”

    “可是......”薛紫嫣还要再提出异议,被韩童磊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所有的言语,他吻的很认真很仔细,舌尖在她的口中轻描淡写,细细描绘出她口腔的轮廓,品尝着她独特的幽香。

    “没有什么可是,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韩童磊扳住薛紫嫣的小脑袋,让彼此直视对方的眸,他漂亮的桃花眼中此时有着醉人的神采,夹杂着些许期盼和真诚,让薛紫嫣坠入其中不能自拔,然后鬼使神差般的点了头。

    韩童磊邪邪的笑,紧紧的抱住薛紫嫣,心中是无尽的满足和庆幸。从来没有个女人可以让他因为得到手而如此开怀,也从来没有个女人竟会让他也害怕失去。

    薛紫嫣?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上了吧。韩童磊心里叹息,他真的没想过,历经了次惨痛的感情背叛,从此放荡不羁风流花心的他,还能再去为个人而心动。

    或许这个女人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让他可以从此脱离醉生梦死玩物丧志的生活,天知道他其实是有多痛恨那样的人生。或许,是时候改变下自己的生活了,韩童磊突然无比期盼,期盼薛紫嫣带来的改变,那是否会让他重新看到消和动力?

    “来来来,咱们恭喜韩少旗开得胜,取得绝对性胜利。”

    “韩少出马,什么女人能招架的住啊。”

    “咱们韩少是少女杀手嘛,咱哥几个输的心服口服。”

    半夜三点,在家夜店里,音乐声震耳欲聋,几个年轻人纷纷举起杯中的红酒,大声祝贺着韩童磊的胜利,他们都不是吃素的,韩童磊今天在俱乐部中与薛紫嫣的举动早就传到了众人的耳朵中,大家愿赌服输,知道这次的赌约韩少是大获全胜,于是乎自发组织起这次派对,庆祝韩少的胜利。

    “喂,给哥几个学学,你昨晚怎么搞定那个小丫头的,她在床上辣不辣?”干过杯后,人突然大声问道,几个男人乐成了团,纷纷大声附和,这是他们喜欢的游戏,每搞定个女人后都会聚在起讨论下心得感受。

    韩童磊不发言,几人面面相觑,实在不知往日最喜爱炫耀这等事的韩少怎么了,随即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哥几个给忘了吧,咱们的赌筹没给韩少呢,韩少能说吗?”

    “哦。”几人又大声附和起来,争先恐后的表态。

    “放心,哥几个不是输不起的人,明儿就介绍妞给你认识。赌筹少不了你的。”

    “上次你不是说对我身边的r敢兴趣吗,怎么的,让给你?”

    “哎哎,哥们刚认识个韩国,那声声欧巴叫的人骨头都酥了,喜不喜欢这口?”

    几个阔少爷叫着喊着闹着起哄着,半晌后才发觉韩童磊的异常,因为他自始自终都不发言,沉默不语。

    几人疑惑不已,有人突然大呼道:“喂,你不会还没上过她吧?”

    “不是吧,韩少碰上了贞洁烈女。”其他人夸张的大叫着附和,同时大笑着怪叫着,气氛到了极点。

    韩童磊愣了半晌,突然将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上,大家随即不做声,吃惊的看着他。韩童磊大声道:“我不要大家的赌筹,我只有个请求,请大家为我保密,不要将此次的赌约告诉我女朋友,我,谢谢大家了。”

    然后,史无前例的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韩童磊深深鞠了躬,满脸的郑重其事。

    大家彻底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吱唔道:“童磊,你......”

    韩童磊看了大家眼,字句道:“这次,我认真的。”

    73 这样的男子 陈付

    (跪求收藏和推荐,大大需要动力

    “老公,记得后天是什么日子吗?”付相思蹦到陈季风面前,先亲了几口,然后撒娇道‰记住本站的网址:。

    “什么日子?10月17号,没什么特别啊?既不是传统节日也不是哪个纪念日?有什么特别吗?”陈季风故作不知的反问道,同时强作镇定的看文件,实则早就憋了笑,个字也未看进去。

    “陈季风,你想今晚独守空房吗?”付相思上前揪住男朋友的耳朵,两人嬉笑着闹成了团。

    等闹够了,陈季风将心肝宝贝抱在怀里,小口小口的亲着,“今年生日想怎么过?”

    “老规矩呗。”付相思像小狗般爬在陈季风胸口,小脑袋蹭来蹭去。

    所谓老规矩,就是付相思过生日的传统。她年要过三次生日,次和家人起过,包括父母啊未来公婆啊项家三口啊;次和好友们起过;最后次,也就是生日当天,是定要和陈季风单独庆祝的。

    头两次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大家在起吃吃饭,收收礼物,可是每年和陈季风单独过的生日,可直都是付相思所期待的,只是不知今年他又会给她个怎样的惊喜?

    陈季风怀抱着心爱的姑娘,笑的温凉如水,他早就准备好了份大大的惊喜,那是他早该送给她的,是对她生的承诺。

    付相思想着后天的生日惊喜,继续在男朋友怀里蹭来蹭去,慢慢的,陈季风就感觉不对劲了,嘶吼了声翻个身将付相思转压在身下。“小妖精,办了你。”

    第二天,付相思找许诺言去逛街,陈季风上班时间抽了个空去了趟迷迭香,付相思今年的生日要在这里度过,他准备了份特殊的礼物,现在要去做最后的确定,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因为年纪还小,陈季风其实是去年毕业回国后才正式成为迷迭香的,但在市,没有任何个人敢不重视视层高集团的陈家,既然陈家少爷开口要在这里办生日派对给女朋友个惊喜,而且对方又是付家千金,迷迭香负责人自然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巨细无遗,事事办的尽善尽美。

    陈季风大体看了看,觉得比较满意,又跟主管再强调了几处细节,此次“视察”就算是结束了,主管陪着陈季风同出门,还未到门口就遇到了桩“祸事”。

    出事的是佟诗盈,她在服务时不小心将饮料打翻在客人的裤子上,那位客人好巧不巧今日谈生意谈的不顺,就来俱乐部中喝上几杯,却被这里的服务生弄了身的饮料。此时此刻,工作上的不顺心加上心头火气,混合着酒精起发作,客人不依不饶,定要俱乐部处置佟诗盈。

    佟诗盈不停的道歉,急的眼睛都红了,部门经理也不断的帮忙说好话,可那名客人是铁了心要拿佟诗盈撒气,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不停的嚷嚷着要俱乐部开人。

    这位客人陈季风是知道的,不过靠着倒弄装饰材料发了家,跟层高集团算是有些生意往来,以前也见过几次面,此人看就是暴发户级别,最是没素质,陈季风向不爱理这类人,此时却也憋不住火气,想要出面制止下。

    “霍老板,这么大火气啊,算了算了,人家小姑娘不是故意的,你出来玩不就是涂个开心,犯不着为这点小事生气。”陈季风实在看不下去了,强挤笑容,出来打圆场。

    那位霍老板正在气头上,见有人出来多管闲事本是极气的,可是回头看见是陈季风,立刻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他那个小公司,只要陈家动动手脚就得完蛋。

    “哎呦,陈少。”霍老板立刻换了脸色,笑语盈盈的上前招呼,陪着笑脸道:“见笑了,您......”他看了看漂亮的佟诗盈,又看了看陈季风,迟疑道:“这位您的妞,哎呦,是我大意了。”

    霍先生显然将佟诗盈看成了陈季风的女人,要不他干吗巴巴跑来替人家出头?

    陈季风笑道:“我不认识这位小姐,但人家出来工作挣些钱不容易,咱们还的多体谅不是?再说你个大老爷们,也好意思跟小姑娘怄气?”

    “是是是,是我疏忽。”霍老板哪里敢反驳,点头哈腰的称是。

    送走了霍老板,陈季风这才冲着主管和佟诗盈点头告辞,也匆匆离去。

    只有佟诗盈站在原地,愣住了傻掉了。她脑中不断的回想刚刚的幕,回想陈季风的音容笑貌——这个男人怎么会那么的英俊,那么的温和,那么的优雅,他似乎满足了个女孩子对自己未来恋人的全部幻想。

    如果他能是她佟诗盈的,该有多好?

    大大上新文了,宫斗复仇文《夕颜花开》://r.///

    74 生日的惊喜陈付

    (各位给力的收藏推荐啊,知道你们最爱大大了,不要害羞哦

    年要过三次生日的付相思在今晚迎来了今年首个生日,生日办在陈家的大宅,陈家夫妇项家四口以及付相思的父亲悉数到场‰使用访问本站。

    生日宴会自是办的温馨又隆重,付相思收够了礼物,笑嘻嘻的开始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家人在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好不开心,在场的诸长辈都是商界大鳄,却也被这种亲情氛围所感染,满脸的笑容。

    “相思,过完生日你就二十三岁了,这学也上完了,是不是要考虑嫁来我们陈家啦,这样我们就真的是家人了。”

    陈母项耀灵对这个儿媳妇十二分的满意,笑着拉着付相思的手,轻声问道。

    付相思和陈季风二人傻笑,满目的甜蜜。成为真正的家人?他们盼那天也很久了。

    “怎么样,老付,放不放心把女儿交给我们啊?”陈天明笑着拍了拍老友的肩,问道。

    “当然放心,等着明年三年期满,就由两个孩子。”付父笑呵呵说道,眼中却有丝阴霾。

    付相思笑容也有些僵了,项嘉允见事不对,赶忙出来大圆场,打趣道:“你们俩明晚有什么安排,提前透露下啊。”

    许诺言随声附和,非要陈季风说说明晚的浪漫晚餐,陈季风故作神秘不肯,几个年轻人笑成团,总算是把刚刚的敏感话题揭了过去。

    付相思的母亲在两年前因癌症去世,她说要为母亲守孝三年,故而要明年才能嫁。

    第晚的生日宴会算是热闹开场又热闹结束,付相思在接下来的二十几个小时里直不停的看表数时间,她真的很好奇今年陈季风又会带给她怎样的惊喜和感动。

    好容易熬到了晚上,陈季风和付相思来到迷迭香中,准备度过今晚的二人世界。

    陈季风早在俱乐部中包了房间,进去,遍地撒满了玫瑰花瓣,用十几根红烛代替灯光,浪漫而温馨。陈季风先是奉上大束红玫瑰,说了句“生日快乐”,晚餐就正式开始。

    食物当然是精致的,红酒也是陈季风特意请人从法国寻来的89年拉菲,这是他和付相思出生的年份〗人边吃边聊,气氛虽是不错,付相思心中难免有些失望——这跟以往每年的生日没什么不同,为何他要说会给她个大的惊喜呢?难道后面还有节目?

    两人吃了个多小时,酒也差不多喝完了,可陈季风所说的惊喜还是没有发生,付相思正想询问,突然陈季风在屋子里转了圈,将所有的红烛吹灭,房间内顿时漆黑片。

    付相思愣了下,他该不会是想在这......不要啊,羞死了。

    正胡思乱想间,房间内的那面大大的液晶电视突然亮了起来,付相思看了眼,突然就有些感动。

    画面上出现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二十三年来,她跟陈季风起合拍的所有照片被剪辑在起,在音乐声中如同电影般缓缓播放。

    这张是他们岁时,两人刚学走路,站的还不是很稳,他们互相搀扶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