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7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里。

    项嘉允简直疯了,他定要去好好的问问曾小柔,他要亲耳听到她的解释。

    然而,项嘉允还未开口询问,曾小柔主动揽着宝马男的胳膊,对项嘉允道:“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那刻,项嘉允清楚的看到曾小柔身上r的包包和12的手表,以及宝马男满脸的得意。

    两人说完后携手上了宝马车绝尘而去,项嘉允疯了般的赶去那间所谓的高档住宅,他要告诉她自己家里的真实情况,他要告诉她自己不是穷小子市项家绝对是富甲方,他要告诉她他比那个男人有钱的太多,宝马男能给她的他也可以,而且更多更好......她不是爱钱吗?他有的是。

    可终究是晚了,他只能看着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共返爱巢,缠绵夜。

    那晚,项嘉允站在楼下整整夜失声痛哭。那晚,项嘉允学会了现实。

    第二天早,已经拿到了毕业证的项嘉允买了机票回国。从此,那个执拗着不肯用家里钱的傻小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血铁腕老板。

    他不再是那个身无分文的打工仔,他是项嘉允——集团的新任总经理,斯骊的太子爷。

    52 旧情人的诱惑

    (曾小柔承认,电话里那个女人柔柔的唤项嘉允老公,深深刺痛了她,她知道他结了婚,更加清楚他是为了报复她当年的所作所为而赌气随便娶了个女人,他对那个女人没有感情的‰记住本站的网址:。可是,即便知晓这前因后果,她的心依旧不好受,她无法容忍除了自己之外的女人占有他。

    绝对不行。

    项嘉允知道曾小柔生气了,但是他就是狠不下心来斥责电话那头的小丫头,如果他发了火,回家后会不会又看到她小鹿般纯澈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于是,他只能好脾气的道:“我现在有事,会打给你。”

    他的声音轻而柔,就如同当年在英国时,对着她说话时般。曾小柔脸色更加难看,眼睛开始泛红,哽咽道:“项嘉允,你报复够了吗?”

    是啊,报复够了吗?项嘉允也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更加想知道答案。他早就不生曾小柔的气了,也存了破镜重圆的心,可是,为何在深心里他突然间放不下那个小丫头了?许诺言是个好姑娘,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伤害她。

    项嘉允眼中的犹豫和迷茫更加确定了曾小柔心中的想法——他对自己的妻子动了情。曾小柔又痛又气又急,猛地上前半跪在地上,扑进项嘉允怀中,哭哭啼啼的道:“嘉允,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离开我。我直都是深爱着你的,我不能没有你。”

    都说女人的眼泪最能瓦解男人的心,曾小柔哭的泣不成声,项嘉允当时心就软了,拉她起来然后顺势坐在他的腿上,紧紧抱住,轻吻着她的额头。“乖,不哭了,我不离开你。我会找个机会跟她离婚,我们重新开始。”

    曾小柔听后狂喜——简直太容易就搞定他了,枉她还想了好几个招数勾搭他。她还啜泣着,假装惊慌失措的说道:“真的吗?你不离开我?你会跟那个女人离婚,然后与我复合?”

    “真的,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你放心。”项嘉允幽幽开口,这次给的答案不再摸棱两可,而是确定的肯定的,他就是要逼着自己尽快解决掉这段荒唐的婚姻,虽然不忍心伤害许诺言,但是总好过直拖着她的青春。他既然早就认定了自己要的女人是曾小柔,就不可以在犹豫不决下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不能让自己的不忍而害了三个人。

    “恩,你真好。”曾小柔搂着项嘉允的脖子,蹭到了他的唇边,吻了上去,两人的舌纠结着,似乎要把这中间失去的五年光阴找回来,他们太熟悉彼此的吻,配合的完美无瑕。

    渐渐地,两人衣衫半退,愈发的不能控制住自己,然而正在这关键时刻,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大作,项嘉允恼怒的低骂了声,拿起电话没好气的道:“谁?”

    “嘉允,到我办公室来趟。”电话那头竟是项嘉允的父亲——项耀辉董事长。

    既然老爸兼上司发话,项嘉允当然得照办,看到他脸欲求不满的郁闷表情,曾小柔笑嘻嘻的在他脸上亲了两口,凑到他耳边道:“好了,快去吧,晚上去我那儿,我赔给你。”

    “看我晚上收拾你。”项嘉允恶狠狠的在她耳边低语,又狠狠亲了几口,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项嘉允走后,曾小柔带着胜利的笑容坐在总经理的办公椅上,得意的微笑。她见过项嘉允的老婆,看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除了漂亮点无是处,哪里是她的对手。她曾小柔的男人,岂是别人轻易就能夺走的?

    不期然的,曾小柔脑中又回放起许诺言单纯热情的笑容,那样的阳光那样的无邪,似乎没有任何的烦心事。那样纯粹而愉快的笑容深深震撼了她,竟让她这种习惯脸上带着假笑的人自惭形秽的错觉。

    小丫头,我看你能笑多久,早晚有你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曾小柔恶狠狠的咒骂,她缓缓打量着这间宽敞阔气的办公室,心中带着无限狂喜。

    很快,这切都是她的了,只要她嫁给项嘉允,市的酒店王国就是她和丈夫的了,她定要当上斯骊的太子妃。

    亲们收藏推荐哦,大大写的很辛苦,需要亲们的支持和鼓励

    53 姜是老的辣

    (关于父亲的电话,项嘉允也很纳闷‰使用访问本站。

    自从项嘉允逐渐接受集团之后,项耀辉就很少在公司出现,他给了儿子足够大的公司使用权利,虽然还挂着董事长的头衔,却是放了手,将大部分事务交给儿子定夺,现在也只是偶尔回来开开董事会而已。

    可是今天切照常的情况下,父亲居然来了公司,倒是让项嘉允很诧异。

    敲开董事长办公室,项嘉允走进去问道:“爸你找我。”

    “坐。”项耀辉脸色有些阴沉,他这个儿子自小就优秀,从来都是他的骄傲,可是这次......“那个女人走了吗?”

    “你怎么知道?”项嘉允大吃惊,父亲竟然连曾小柔来找他的事都知道,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姜是老的辣,父亲虽然很少在公司出现,但是公司里发生的举动都逃不开他的眼睛。

    可项嘉允更想知道的是,父亲究竟还知道多少关于曾小柔的事。

    “嘉允啊,你今年已经二十九岁,是个成年人了,你的私生活爸爸不想干涉,爸爸也相信你能处理好感情上的事。”项父语重心长的说着,突然话锋转,语气也变得有些犀利,“但是,此次工程的户外绿化,就不要用环美公司了。”

    “为什么?”项嘉允脱口问道,父亲向信任他,他做得任何决定父亲都会支持,这次为何会针对环美公司?还是父亲针对的是曾小柔?

    “为什么?”项父冷笑着将叠文件递给项嘉允,“你自己看看就知道原因了。”

    项嘉允急忙翻开文件仔细看,这看之下便是身的冷汗——自己真是太疏忽了。

    文件的内容是对环美公司的详细调查,原来这家公司徒有其表,做出来的工程大多不合格,但由于环美是家毫不起眼的小公司,接的案子也大多是些纯糊弄人的工程,两两狼狈为,倒也不曾出过什么岔子。

    只是如果不是父亲查出环美的真面目,旦集团的新酒店找了个专做垃圾工程的公司做户外绿化,那对新酒店该有多么恶劣的影响?项嘉允暗骂自己大意,竟然只顾着曾小柔而忽略了对环美的调查,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偏偏还是在自己最看重的项工程上,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不是父亲今日的提醒,他日后该如何收拾烂摊子如何面对自己的重大失误。

    这间新酒店是项嘉允向世人证明自己实力的头炮,是他实现自己酒店王国梦想的第步,是他摆脱父亲影响在城市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酒店的里程碑,他绝不容许失败,哪怕是丝丝的瑕疵也不可以。

    “嘉允啊,你向精明而警惕,甚至连爸爸有时都会觉得你警惕性太过了,为何在这件事上你竟会如此的大意?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项耀辉皱眉问道,他早就派人调查过曾小柔的来历,得知她跟自己的儿子在英国相恋了数年,而两人分手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女人嫌弃自力更生的儿子穷,他真是气坏了,既然分了手又何必回头,无非是知道了儿子的真实身份,冲着项家家产回来的,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还要她做什么,儿子这次怎么如此糊涂?

    第印象,项耀辉就很不喜欢这个女人。

    “爸,这次是我的疏忽,多谢你的提醒,以后不会了。”项嘉允急于想知道曾小柔到底与此事有没有关联,她在环美任职,总不会不了解公司的内幕吧,既然知道环美专做垃圾工程,那她为何还来竞标,甚至利用他对她的感情而迷惑他做出错误的判断?这个女人到底拿他当什么?

    “行了,你回去吧。爸爸只消你做任何事之前,先记住,你已经结婚了,诺诺是个好姑娘,你别辜负人家。”经过对比,项耀辉对许诺言更加满意,忍不住出言提醒儿子。

    项嘉允不发言的回到办公室,曾小柔扑上去亲了几口,娇笑道:“你什么时候下班,去我家吧。”

    看着曾小柔娇媚的笑,项嘉允脑中嗡嗡作响,这个女人总是那样的善于伪装自己,她眼中和嘴角的笑意下面,藏着他看不懂的东西。

    项嘉允猛然想起家里那个小丫头,好像她就从不会隐藏自己的心事,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让人望便知,或许那样的简单明了,未尝不是件好事。

    “嘉允,你在想什么?”曾小柔察觉出项嘉允眼中的异样,低声询问,项嘉允看了她眼,轻轻答道:“你先回去吧,我今天还有事。”

    恳请各位亲们收藏推荐啊

    54 她的鼓励 项许

    (求收藏求推荐

    “嘉允,你怎么了?”曾小柔是何等人,见到项嘉允突然这个态度,自是知道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使用访问本站。

    项嘉允举起手中的文件递过去,曾小柔看了几眼就脸色大变,项嘉允冷声道:“别跟我说你点不清楚。”

    “如果我说我不清楚,你会信吗?我只是个职员,而且刚入职不过二个月。”曾小柔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其实她早就发觉这件公司做垃圾工程,但还是决定利用环美招标这件事,以公事的名义接近项嘉允,并且暗暗安慰自己:或许有项嘉允看着,他们不敢在酒店户外绿化这件事上糊弄。

    只可惜,还未开始施工就被发现。

    “好,我再相信你次,你现在就回去公司,告诉你们老板,这个合约斯骊不会签,不仅这次,从今往后斯骊都不会再给环美任何的机会。”项嘉允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合同,将那份还未来得及签的合同,丢进了曾小柔的怀里。

    “那我们呢?”曾小柔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工作,更加不在乎此次合作,她只在乎项嘉允对她对复合是个什么态度。

    “再说吧,我很忙,你先回去。”项嘉允犹豫了下,还是拒绝了今晚的约会,他今天真的没有心情应付她,他发觉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女人,他甚至会有种错觉:太过精明的女人,相处时是否太累?

    然后,他又想起家里那个有些傻乎乎的小丫头,突然间,他很想回家。

    项嘉允难得回家吃晚饭,刚巧陈季风这对小夫妻没有出去玩,家八口人难得坐在起吃饭,家中的佣人张妈准备了桌子菜,气氛相当热闹。

    因为住的很近,所以两家大人都是在起吃饭的,只是几个小辈各自忙事业,又有自己的业余生活,家人倒是很少起在家中吃顿便饭。

    许诺言依旧很开心,脸上的笑容似乎能感染所有人,她向与项母陈母和付相思关系都很好,在家里也是拉着三个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笑靥如花。就连项嘉允的姑父陈天明都说:“嘉允从小就不爱笑,娶了个老婆倒是每天笑容满面,性格互补的很,嘉允啊,你辈子的笑都让你媳妇儿替你笑完了。”

    家人哈哈大笑,就连项嘉允都微笑了下,项父看了儿子眼,似乎在无声的告诉儿子:人要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项嘉允愣,赶忙低下头去吃饭,心中却是百转千回。

    如果说到爱,他爱的人当然是曾小柔,可是他却发觉自己越来越放不下许诺言,想到她可能会受到的伤害,以及她哭红的双眼,项嘉允知道自己定也会心疼。

    吃完饭回到家中,项嘉允难得的没有去书房工作,两人呆在足足有近六十平米的主卧中,相对无言,沉寂的压抑横在二人之间,二人竟不知如何开口打破这沉默。

    项嘉允直在想关于白天的事,微微皱了眉头,许诺言看就知道他有心事,走过去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怎么了?”

    这本是夫妻间最最平常的动作,许诺言却做得无比小心而紧张,她多怕他会像往常那般,轻轻的避开。那感觉就像,你怀中无比兴奋的心情去和自己喜欢很久的偶像握手,却被对方无视。

    项嘉允当然能发觉对方的紧张,甚至能感到她的身子微微有些抖,他心生不忍,将手绕到许诺言身后,轻轻搂住,低语:“工作上的事。”

    这个简单的环抱简直是对许诺言最大的鼓励,她又往他怀中蹭了蹭,他也顺势搂的更紧,“能跟我说说吗?”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永远无法超越我爸?”这才是最让项嘉允纠结的,不是曾小柔,而是自己在工作上的失误父亲却能轻易看了出来,他本以为自己不会输给父亲,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过自信了,他因为个女人差点令集团遭受损失,这种错父亲却不会犯下。

    “为什么这么说?”许诺言以为老公因为公事被老爸骂了,赶紧安慰,“你还年轻,有些失误是难免的,我相信你的实力,你定会比爸爸还强的。”

    “是吗,可是在很多人眼中,我还是那个靠老爸庇护的二世祖,不过是生的好而已。”这个说法对项嘉允来说是最大的忌讳,他拼命的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是只能靠他老子。

    “父亲创业儿子守业是天经地义,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你能守住集团,就证明你比爸还厉害呢。嘉允,你要相信,你现在犯过的错,爸爸在年轻时定也犯过,你没有必要纠结,我知道,斯骊在你手中定会越来越好,你不会输给任何人,包括你爸爸。”

    许诺言的话字字震撼了项嘉允的心,他还是第次听见有人这么说他,以往他认识的那些女人都只会拼命的羡慕他有个厉害的老爸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可是这个女人却告诉他,他不会输给任何人,他终究会超过自己的父亲,她愿意相信他。

    只是他。

    55 阴差阳错的相亲

    (各位亲多多收藏推荐哦,大大需要你们的鼓励哦

    “释申,释申‰记住本站的网址:。”

    “干吗?干吗?”

    这是早上起床后,洛家母子的对话,洛释申刚刚洗漱完毕,匆忙的吃着早餐,今天早就有董事会议,要重新商讨户外绿化的招标计划,洛释申在心里对项嘉允是十二个“佩服”:如此简单的项工程都能精益求精,这个男人到底是人啊还是神?他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百分百完美吗?

    户外绿化根本算不是间酒店的重点项目,可是这样都可以让项嘉允吹毛求疵点点瑕疵都不容留下,洛释申可以预见到,因为这个新酒店他定会被完美主义者项嘉允折磨的惨不忍睹,不知到完工那天会不会少半条命。

    洛释申想起自己私下里对项嘉允的“诅咒”——祝你找个漏洞百出的老婆,然后又想到许诺言那个傻乎乎的憨样,心里乐开了花,想不到他的乌鸦嘴还是挺灵的。

    看着儿子傻笑连连,洛母以为他知道了今晚的安排,对着洛父说道:“哎哎哎,看看咱们家乖儿子,知道要去相亲乐成这样,臭小子想娶媳妇了,咱们可以赶紧抱孙子了。”

    洛母对自己这个独子向是捧在手里贴在心尖的,儿子大了之后洛父多次劝说,不可对男孩子太过溺爱,可洛母只有句话还回去——他多大也是我儿子。然后继续将其当成宝宝样宠爱。洛释申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总是被老妈当成是婴儿般呵护,面子上当然过不去,但他也不好违背自己亲娘,只好凡事打马虎眼,在家里随意,只要别出去让外人笑话就好。

    “什么相亲?”洛释申吓得跳了起来,什么相亲,谁要相亲?他吗,不行不行,他已经有秦可了啊,他还打算只要将秦可追到了手就带回家给父母过目呢。

    “你不知道啊?”洛母吃惊问道,看到儿子拨浪鼓似的摇头,继续道:“那你乐成这样样子,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是在想别的事。”洛释申赶忙解释,自己根本不是因为要去相亲而开心,他不要去相亲,也不能去。

    “那好,妈妈告诉你哦,妈妈介绍个好女孩给你认识。就在今晚,妈妈安排你们吃个饭见个面交个朋友......”洛母现如今最操心的就是儿子的婚事,难得有个这么好的人选,她当然要不惜余力的撮合。

    “妈,我不去。”洛释申大叫,然后跳起来就要往外冲,这时他贯的做法,说不过母亲了就开始逃,“我上班迟到了,今天有董事会。”

    如果是以往,洛母也就由着儿子了,最多在后面骂上几句“臭小子,你想气死你老妈啊”,可这次情况特殊,那关乎到儿子终生大事和她抱孙子啊。

    “你别跑,你必须得去。”洛母在后面拉着儿子的衣领,不让他走。

    “我不去,我不相亲。”洛释申简直头大了,要不告诉老妈自己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来个先斩后奏?反正秦可被他追到手是早晚的事。

    “必须去,我已经跟秦家人说好了,你不去我脸往哪搁?我告诉你,这秦家小姐条件可好了,漂亮哦,温柔哦......”洛母开始喋喋不休的夸秦家小姐,洛释申却如遭点击,打断了母亲的话,急急问道。

    “秦家?可是餐饮业巨头大秦集团的秦家?”

    “废话,普通的秦家妈妈会给你介绍吗?妈妈始终觉得结婚还是要门当户对。”洛母解释道。

    “我去,但是我现在真的要马上去公司了,时间地点你发短信通知我。”洛释申大叫着往外跑去,洛母听到答案后眉开眼笑。

    同样眉开眼笑的还有洛释申∝家小姐?还不是秦可吗?她怎么想起跟自己相亲了?对对对,定是喜欢我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拜托了长辈来安排相亲。哈哈这个傻丫头其实不必如此。哈哈,我洛释申的魅力就是大啊。

    洛释申臭屁的路狂笑着去了公司,但他似乎并不知道,秦家的千金,其实有两个。

    56 场闹剧

    (跪求收藏和推荐,爱你们

    从今早的董事会开始,洛释申就直在傻笑,整日里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笑的极为的瘆人‰记住本站的网址:。开完了董事会,项嘉允便召集所有公司的高层开小会商讨户外绿地重新招标事,在这个小会上,洛释申还是那脸发情的笑容。

    最终忍无可忍的项嘉允将手中的废纸揉成纸团狠狠的砸了过去,在项嘉允冷的几乎能冻死人的目光中,洛释申终是收起了那副有些二又有点贱的笑脸。

    小会结束后,各部门的经理和总监纷纷离去,会议室里只剩下两位正副总经理,“洛释申,你今晚出门前撞坏脑袋了吗?”项嘉允气的咬牙切齿,“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笑的多恶心。”

    “你懂什么?我这是幸福的笑,告诉你,我下了班后要去相亲,跟我喜欢的女孩相亲。”洛释申又开始恢复那犯贱的笑容,脸的陶醉和甜蜜。

    “那个叫秦可的?”项嘉允记得许诺言好像跟他提过。

    “嘿嘿,嫂子告诉你的吧。”洛释申对许诺言印象相当不错,最重要的是,秦可喜欢许诺言。

    嫂子?项嘉允微愣住,对啊,许诺言是他的妻,洛释申叫声嫂子再正确不过,只是为何这般的别扭?

    “祝你相亲顺利。”项嘉允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探讨,匆匆带而过,同时不忘警告道:“我告诉你,明天你相亲回来再敢这么笑,我会把你派到外地去出差,让你跟你那新女友分隔两地。”

    洛释申吓得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却那个恨啊♀个该死的冷血总经理,自己跟老婆在家甜甜蜜蜜,却要拆散别人,不厚道啊不厚道。

    就在洛释申因为晚上的相亲会连班都上不好的时候,秦岚在家中几乎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她在选衣服。

    秦岚跟那些富家千金样,买起衣服来带着拼命的架势,家里有间她专属的衣帽间,里面堆满了衣服鞋子和包包,可是现在,面对着数百件的衣服,她依旧不知道该穿什么。

    没有衣服穿,这是每个女生的通病,不管是穷是富,女人似乎就是永远少件衣服,虽然在这个礼拜里,秦岚已经为了今日的相亲买了二十三套衣服,但她依旧觉得自己没衣服穿。

    这件裹身超短裙可以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无遗,就是显得过于轻挑,第次见面还是不要穿成这样;这件长款及地水粉色晚礼服真是衬得她又高贵又端庄,不过是否太过于正式,会有些距离感;这件柠檬黄铯蕾丝蓬蓬裙,她穿上后真像个小公主,可会不会稍显幼稚,不够有女人味......

    从早起到下午,秦岚呆在衣帽间里,足足试穿了近百套衣服,可还是没挑出自己满意的,她都要气哭了,偏偏老妈出去做头发,也没人给个意见。

    不对,不是没有人可以商量,家中不是还有个闲人吗?秦岚得意的笑了笑,打开房门喊道:“秦可,秦可,你在吗?”

    “来啦。”秦可从自己的房间跑了出来,“姐,你喊我?”

    “秦可,你来,帮我挑身衣服,我待会要去相亲,你看我穿什么去。”秦岚眼中闪过丝恶毒的光芒,故作热情的对妹妹说。

    “相亲?你要去相亲啊?跟哪家的帅哥?”秦可热情的去拿出几件衣服往姐姐身上比划,随口问道,秦岚向眼高于顶,很不屑要靠父母安排相亲,在秦可印象中,她好像除了对项嘉允有过特别的好感外,还没对个男人如此的上心。

    “你认识的,洛释申,斯骊集团的副总,三公子。”秦朗故作开心的说,非常满意的看到妹妹瞬间脸色苍白,“你也知道他妈妈跟我妈关系好,两家就想亲上加亲喽。”

    秦可手中的衣服滑落在地,脸色变得很难看,洛释申要跟她姐姐相亲,那她又算什么?不行,她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她秦可到底算什么?

    秦可转身跑回房间,秦岚得意的冷笑:想跟我抢男人,你还差点。

    只可惜,秦岚到底低估了她这个妹妹,秦可可绝非是个任人宰割的小丫头,她柔静的外表下,藏着的是颗腹黑的心,谁要是敢得罪了她,她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所以,今晚的相亲会,她绝不会让秦岚如愿。

    相亲就定在了君御大酒店的旋转餐厅,当洛释申手捧鲜花,看到了盛装出席的秦岚时,当场就傻了眼。

    “妈,她是谁啊?”洛释申有些急了,为何来的不是秦可?不是说对方是秦家千金嘛。

    “来来来,介绍下,这就是秦岚,秦家的千金,秦岚这是我儿子,洛释申。”洛母瞪了没大没小的儿子眼,热情的说道。

    “你好,我叫秦岚。”秦岚羞答答的伸出手去,可是却僵在了半空,因为对方根本连看都没看她眼。

    “妈,这就是你说的秦家小姐?”洛释申问。

    “对啊。”洛母拉着儿子的手要去握秦岚伸出的手,同时心里疑惑不已,儿子向最有绅士风度,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多让人家女孩子没面子啊。

    “那秦可呢?”洛释申气的直跳脚,洛母愕然,什么秦可?秦可是谁?

    而旁的秦家母女当场变了脸色。

    “我在这。”身后传来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四人回头看,竟是秦可悄然到来,洛释申想起秦可说过她的妈妈不是秦家主母,好像有些明白了,他咬牙跺脚,上前拉着秦可的手,两人起跑了出去。

    57 我要我们在起

    (跪求收藏和推荐

    两人路跑到外面,上了洛释申的车,绝尘而去‰记住本站的网址:。

    两人很默契的同时关掉手机,默不作声,不发言。洛释申带秦可去了他名下的处公寓,他们需要静下心来,找个无人的地方,好好谈下。

    公寓并没有人居住,但是却干净整洁。洛释申不发言的拉着秦可的手走进房间,秦可难得的顺从,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刚进到公寓里,洛释申站住了脚步,然后猛地回身将秦可按在墙上,俯下身就吻了上去。他似乎心里有气,吻的又狠又疯狂,唇舌相抵间,好像要生生将秦可的舌头吃进去才甘心。

    秦可被他按在墙上狂吻,不仅没有抵抗,反而反手抱住洛释申的腰,认真的回吻起来。既然得到了对方的回应,洛释申就再无顾虑,越吻就越深,两人舌头彼此纠缠着允吸着绕动着,仿佛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内心的情感。

    两个人吻的愈发不受控制,等到终于依依不舍的分开时,都已是气喘吁吁。洛释申看着秦可红亮的小嘴巴和迷莽神的双眼,犹自不解气的将她搂紧怀里,使劲在她的脖颈上咬了几口。

    “喂,虽然害的你没吃上晚餐,你也不至于饿到拿我当食物吧。”秦可最是怕痒,边躲避着洛释申的啃咬边打趣道,两人嘻嘻哈哈的闹成团,然后齐跌进沙发里,又亲了起来。

    亲着亲着,洛释申就感觉身体某个部位不太对劲,他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伤到了秦可,赶忙站起身来,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平定了下来。

    秦可假装没看到他身体某处的变化,正襟硒,严肃的说道:“说吧,今晚的相亲是怎么回事?”

    她不提洛释申倒是想不起来了,他还有肚子的疑问呢,他屁股坐在了秦可的身边,抱在怀里又亲又掐她的小脸蛋,气呼呼的说道:“我也想问呢?你什么时候多个姐姐出来。”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的亲生母亲不是秦太太,我上面有个哥哥和个姐姐,都是秦太太亲生的,我是在几岁的时候才回到秦家的。”秦可的眼睛里有种说不出的感伤,多年来在秦家的委屈不是三言两语就是说的够的。

    “那你亲生妈妈呢?”洛释申将她抱的更紧了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妈早就去世了,是癌症↓是因为如此,她才送我回秦家的。”秦可说话的时候虽是笑着的,声音中带了重重的鼻音。

    “秦可,以后你有我,我都在你身边。”洛释申又将秦可抱紧了些,他没有说“我爱你”,没有说“在起”,他说“我都在你身边”,这是承诺,简简单单却发自肺腑。

    “恩。”秦可将小脑袋在洛释申怀中蹭了几下,几滴眼泪沾湿了他的衣服,仅此而已。

    又过了会,秦可才闷声道:“你还没说今晚的相亲是怎么回事呢?”

    不提此事还好,提了洛释申也是肚子委屈,他哇哇大叫道:“我也是被诳了,我是被陷害的。”

    “我妈今天早告诉我要我去相亲,我本来不同意的,结果她说对方的餐饮业秦家的千金,我发誓我当时真的以为是你,谁能想到你还有个姐姐啊,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洛释申越想就越觉得委屈,忍不住又扑到秦可身上乱亲通,他必须要得到补偿。

    秦可哭笑不得,脚将洛释申踹开,气的骂道:“你不长脑子的啊,我们经常见面,我要是接受你直接说就行了,赶忙非要搞什么相亲?”

    “我以为你怕羞啊。”洛释申再扑,秦可敏捷的躲开,继续骂道:“那你不会给我打个电话求证下吗?笨蛋。”

    “你不知道我最近多忙,开了天的会,我就给忘了,你要知道,你家男人在项嘉允那家伙手下讨生活是多么的不易啊。”洛释申想到项嘉允那张“死人脸”就头疼不已,恶人自有恶人磨,他十分期待着看到项嘉允也被人折腾的手忙脚乱的时候。

    “嘿嘿,没事,我跟诺诺关系好啊,他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去欺负他媳妇儿。”秦可笑盈盈的拍他肩膀以示安慰,然后猛地想起他刚刚说的话,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什么叫‘你家男人’?恩?哪个是我家男人?”

    洛释申反手拉秦可,顺势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中,亲了几口,认真地说道:“秦可,我们在起好不好?”

    他的眼睛晶晶亮,那里面满是热忱和认真,洛释申本有外国血统,使得他的眼睛比亚洲人更加的深邃迷人,秦可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他的眼眸中,几乎不能自拔。她想起自己事后去过那家美式咖啡厅,看到了洛释申写在留言条上的愿望,不禁笑着说道:“洛释申想秦可的手是不是?”

    也许从那刻起,秦可就已悄然心动。

    58 秦家的战争

    (收藏啊推荐啊

    两人在公寓中点了外卖来吃,然后又抱在起说了会话,洛释申就送秦可回了秦家。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来到秦宅门口,洛释申还是有些不放心,拉着秦可的手嘱咐道:“你回去好好跟他们谈,如果有什么事定给我打电话。我立刻赶来。”

    “行,我知道了,你开车小心些,回家后你也跟阿姨好好谈谈。”秦可解开安全带,刚要下车,却被洛释申把按住,“我看还是我陪你进去吧。”

    “算了吧,今日这种局面,你去了反而更加乱,不用的我,我爸直都偏向我的,我才不怕那对母女呢,她们欺负不了我。”秦可安抚洛释申放宽心,然后下车进了家门。

    其实秦可说的对,秦家三个孩子中,她是最受父亲宠爱的,大哥是男生总不好跟她过不去,至于秦岚嘛,就是个没脑子的娇小姐,哪里是她的对手?所以这些年来,秦家母女虽然百般刁难,却从来没讨的好去∝可向聪明,性格里又带了些睚眦必报的小腹黑,这么多年明争暗斗下来,她还不曾在那对母女手下吃过亏呢。

    回到家中,就看见家人都呆在大厅里,就连大忙人父亲和很少在半夜前回家的大哥也在,秦岚不出所料的扑在母亲怀里嚎啼大哭,秦母也跟着抹眼泪♀些完全在秦可的猜想中,秦岚向性子高,今日在相亲会上,意中人连看都不看自己眼就拉着别的女人跑了,这种屈辱她如何咽得下去?

    眼见秦可回来了,秦岚如同只被激怒的小兽般,跃而起挥舞着右手上前就要给秦可个耳光,秦可眼急手快把拉着秦岚的手,再狠狠推,冷笑道:“干吗,你又想打我吗?当着爸的面,你还敢撒野?”

    秦岚被推得个踉跄,疯了般的窜上来就要揪秦可的头发,副泼妇打架的拼命架势,秦淮显上前拉住女儿,怒斥道:“住手,家人竟然打起了架,像什么样子?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秦母连忙护住女儿,气的直跺脚,“秦淮显,咱们的女儿都被人欺负了,你还骂她?那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女儿?”

    “秦可也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听你的面之词。”秦淮显冷冷的瞥了妻子眼,他知道秦岚的臭脾气都是她妈妈给惯得,她们母女常唱合起来给秦可苦头吃,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如今恐怕他这个家之主该拿出些威严来了。

    “秦可,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我和释申在机场拿错了对方的行李事,你应该知道吧。”秦可低声道,秦淮显想起那日酒会上二人的相遇,点了点头,秦可继续道:“那之后,释申就对我有好感,开始追求我,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没有确定,所以直没有告诉您。但是今天白天,我突然听二姐说她要和洛家的公子相亲,我心里就觉得很奇怪,爸,我相信释申的为人,他不是那种三心二意之人,他既然在追求我,哪里会和别人约会,何况对方还是我姐。”

    “你......”秦岚刚想反驳,被父亲冷冷瞪立刻没有声音,秦淮显此时有些明白了,这相亲之事大有源头,只怕是自家妻子和女儿搞得鬼,他点头示意秦可说下去。

    秦可深吸口气,字句道:“我既觉得事有蹊跷,当然要去弄清楚,于是我也去了他们相亲的地点,我要当面向洛释申对质。结果就发生了那幕,释申拉着我走了。离开后,我问他为何要跟我姐相亲,他告诉我说今早他妈妈要他来相亲,他本不答应,后来听说是秦家千金,他以为是我,以为是两家大人安排我和他相亲,就欣然同意,他根本不知道我还有个姐姐,他不知道秦家千金其实有两个人。”

    “你胡说八道,我早就跟洛太太说好了,要我们的子女见个面认识下,什么叫以为是你?什么叫不知道秦家千金有两个?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自称秦家千金?”秦母多年来本着阔太太应该优雅从容的原则,对秦可的存在向以无视的态度,倒也不曾为难过秦可,可是今日宝贝女儿受了委屈,她哪里还能再忍,忍不住将心里多年的恨发泄出来。

    “我有没有撒谎你可以现在打给洛释申。”秦可句话就将秦母呛了回去,秦岚缓过口气来,见母亲被秦可噎的说不出话来,也急了,口不择言的骂道:

    “你这个私生女,跟你妈样,专抢别人的老公,不要脸,贱人生的女儿也是小贱人,不要脸的私生女。”

    秦淮显脸色大变,狠狠耳光打了过去。

    “秦可的妈妈已经去世了,逝者已逝,你懂不懂得尊重死者。”

    59 搞不清状况

    (收藏啊推荐啊

    从早晨起床开始,薛紫嫣的右眼皮就直在跳,左财右灾,莫非今日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偏偏今天还是要上白班,薛紫嫣简直可以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灾难,无非就是被韩童磊寻到个新点子马蚤扰番,似乎自己来到市以后所有不好的事都是他带来的‰使用访问本站。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

    其实凭良心说,韩童磊对薛紫嫣不错,这点就连薛紫嫣本人都不得不承认,虽然他直不安什么好心,企图将她变为自己众多女人中的个,但是他追求人的方式还是很绅士有风度的。以韩童磊在市的人脉和地位,如果要用强逼个女人就范,那么这个女人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顺从,要么永远的离开市。

    韩童磊却有他自己的骄傲,他追女人从来都不会用强硬的手段,感情嘛,就是要你情我愿才有趣,霸王硬上弓这种事简直不雅至极,而且也索然无味。以往,韩童磊追女人,只需用那张俊脸诱惑下,然后带那个女生去各大奢侈品店血拼番,最后再来上顿浪漫又出奇制胜的烛光晚餐,基本上没有搞不定的,接下的晚上就是顺理成章的你侬我侬花好月圆了。

    可是对薛紫嫣,他既不用美男计,又不使出金钱诱惑,那些个泡妞小诀窍小花招也无了用武之地?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