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6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承穷养儿富养女,对秦岚可谓是宠上了天,几乎是有求必应。今日见女儿吃了亏,而让她吃亏的人竟是自家那个私生女,秦母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她当初个大意让秦可的生母抢了丈夫,如今这个亏可不能再让女儿吃次,这个家只要有她在,还轮不到秦可和女儿争。

    “真的?”秦岚气消了些,闷声问道。

    “当然,明天你和妈妈起去洛家,看望你王阿姨。”秦母拔了个橘子递给女儿,秦岚听到这才眉开眼笑,扑到母亲怀里撒娇,“嘿,我就知道老妈出马管用,哎,给你看看我朋友从法国给我带回来的r包包,今年最新款哦,咱娘俩人个。”

    “快拿来给妈看看。”

    第二天早,秦母就带着秦岚去了洛家。洛释申的母亲姓王,跟秦母是很不错的朋友,这帮阔太太没事就聚在起,逛街喝茶打麻将,小生活有滋有味。

    秦岚改往日的骄横,到了洛家简直变成了小绵羊,哄得洛母心花怒放,再听说这个姑娘对自家儿子有意思,更是满口答应了下来。毕竟洛释申也不小了,他的婚事直是洛母近期比较关注的,要找个门当户对样子美性格好的姑娘并不容易,可今日,就有个最佳人选送上门来。

    论家世样貌学历,秦岚样样都与自家儿子般配,更何况洛母向与秦母交情不错,最重要的是,两家个是做酒店生意的个是做餐饮生意的,本就合作频繁,如果能够结成亲家,岂非石三鸟?

    洛母拉着秦岚的手,越看越喜欢,笑呵呵的道:“这周日,我叫上释申,咱们起吃个饭,相个亲。”

    秦家母女眉开眼笑。

    求推荐求收藏

    44 她也会哭 韩薛

    (薛紫嫣本该很讨厌韩童磊的,可是那晚的见义勇为后,薛紫嫣就讨厌不起来了,因为她发觉,他除了风流花心外,人倒还是可以的。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不过她又不跟他谈恋爱,他花心不花心也不关她的事,如果两人能像个朋友样处着,也是不错的,薛紫嫣圆滑了许多,知道如果自己想在市想在迷迭香好好呆下去,有些人是万万惹不得的,韩童磊就是其中之。

    而韩童磊那边呢,到底是跟朋友打了赌,要个月内搞定薛紫嫣,所以就算薛紫嫣待他再冷淡,他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于是,本来来迷迭香就很勤的韩童磊,更是天天耗在这里,指明要薛紫嫣提供服务,薛紫嫣下班,韩少竟然充当司机,眼巴巴的送她回家。

    这样来,俱乐部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薛紫嫣是韩少相中的人,别说同事,就连她们的经理都对薛紫嫣客客气气,市的韩童磊,可不是个能得罪的人物。

    可是,薛紫嫣还是能从每个人客气的眼神中看到了幸灾乐祸和等待看好戏的期待,她很清楚为了什么——韩童磊在市人眼中,就是个好玩弄女人的花心恶少,被他相中的女人会在最开始时被他宠上天,然后玩腻后再被狠狠摔入泥中,他没有长性,女人对他来说,只是衣服,穿完就随手丢弃。

    他们都在看好戏,等着看薛紫嫣这个外地来的女孩是如何被市第花少爷玩弄的很惨,等着看她的结局。

    薛紫嫣觉得无比可笑,她虽然初来市,对这里的人不甚了解,但也是能看出韩童磊有多花心的,既然明知是自取灭亡的结果,她就绝不会做那只扑火的飞蛾。

    她薛紫嫣不是没有大脑的花瓶,更不是爱慕虚荣之人,所以韩童磊再有魅力,也无法打动她,她怎么可能爱上这种男人。

    绝对不会。

    正走神间,手机铃声大作,薛紫嫣拿起手机看,是固定电话打来的,前面的区号正好是家那边的,她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小嫣啊,我是你王阿姨啊。”电话那头传来邻居王阿姨的声音,却不是那人,薛紫嫣明显松了口气,道:“王阿姨,什么事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小嫣啊,其实是你妈妈想你了,但是她又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所以就拜托我 嫣啊,听阿姨的话,回家吧,你妈的病你知道,你得体谅她。”邻居王阿姨是个热心肠的好人,每次薛紫嫣母女闹矛盾,都是她来充当和事老。

    薛紫嫣清楚的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母亲犯病都要打她,王阿姨听到后就会来家里救她,将她带回自己家中悉心照顾。母亲的病好后,无比后悔打了女儿,便会买许多好吃的好玩的去王阿姨家接她回家,每当这个时候王阿姨都会为这个不幸的家庭摸把同情泪,然后劝薛紫嫣回家。

    这个过程如同噩梦般,纠缠了薛紫嫣整个童年,周而复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每次,薛紫嫣都会妥协,乖乖跟母亲回家,可是这回,她觉得无比的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受伤害的都是她,母亲有病她是应该体谅,可是谁来可怜她?不期然的,她又想起男友在临别前对自己说的话,他说:“紫嫣,我爱的人是你,但是她有钱。你耐心等着我,等我掌握了她父亲公司的大权,我定回来娶你。”

    多么可笑,他们总是肆无忌惮的伤害她,然后再用甜言蜜语华服美食哄她回家,如同打个巴掌给个枣,她到底算什么?

    想到这儿,薛紫嫣鼻子酸,眼泪不争气的就掉了下来,她飞快的说道:“我在这找到个好工作,我想留下来发展,暂时不回去。”说完,飞快的撂下电话,眼泪夺眶而出。

    薛紫嫣靠在墙壁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可是她没有发现,有个人直在她的身后默默看着她。

    收藏啊推荐啊

    45 天台上的烛光晚餐

    (在她身后的人,当然就是韩童磊‰使用访问本站。

    韩童磊刚刚听到了她打电话,虽然不知具体发生何事,但是他相信,她定是受到了伤害,否则,她怎么会哭?

    在韩童磊眼中,薛紫嫣是个坚强而倔强的女生,他知道这都是源于她的冷漠和麻木。每次面对着他的刻意刁难,她虽然受了委屈也从总是淡淡的,她的眼中没有委屈没有愤恨,有的只是冷漠,以及深深的麻木。

    他知道,那是因为所有的伤害都入不得她的心,所以她才会漠然面对,她的嘴里会吐丝,用那些丝织成茧,牢牢的将自己裹在茧里,不肯走出去也不许任何人进来。她是在用与世隔绝,来抵抗所有的伤害。

    韩童磊觉得,这个女孩身上定有很多的故事,他突然无比想要去发掘和了解,想要解开她心里面的结,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伤害,才会让个妙龄少女眼中有着那样深的冷漠和麻痹。

    这个女生就像个迷,他突然无比有兴趣去解开谜底。

    韩童磊走上前,将手搭在薛紫嫣的后背,轻轻的拍着以示安抚,薛紫嫣回头见是他,本能的想要躲开,却在刹那间看到了他眼中浓烈的关怀而动弹不得。

    他的眼睛很漂亮,深邃而明亮,似是能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被他迷惑,这双眼睛真勾人紫嫣不禁想到。

    “如果不开心,就选择说出来或哭出来,你这样憋着,只会胡思乱想,然后越想就越不开心。”韩童磊觉得冷气似乎有些大,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薛紫嫣披上。

    都说女人如果在哭泣的时候,有个男人恰好出现,细心的为她披件衣服,并且将肩膀借给她倚靠,那个女人定会爱上这个男人。

    虽说有些夸张,但此时的薛紫嫣真是无比的感动而欣慰,她轻轻拉紧韩童磊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哽咽道:“是我家的事。”

    “你可以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出什么主意,而且你放心,我嘴巴很严的,打死也不说。”韩童磊简直太清楚如何哄女孩子开心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味的苦口婆心,必须要言语诙谐态度轻松,才能博女生展颜。

    薛紫嫣果然笑了声,话语中也开始松动,“我,不知从何说起。”

    “你下了班,我带你去个地方。”韩童磊立刻接口,是时候施展他泡妞神功第步了。

    今天薛紫嫣是早班,六点多点,她就已换好衣服,韩童磊也在这段时间里叫手下安排好了起,就等着薛紫嫣下班。

    可是当韩童磊的车驶向君御大酒店时,薛紫嫣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安的什么心,带自己来酒店。

    韩童磊见对方眼中有些恼怒,连忙解释道:“这酒店是我家的,我只是带你来吃饭,没别的意思啊。”

    说话间,车停在酒店门口,立刻有门童过来,打招呼道:“韩少爷,您来了,我来帮您停车。”

    韩童磊将车交给门童,然后径直带薛紫嫣进了大门。

    韩童磊果然没什么歪念头,因为他带薛紫嫣来到了酒店的房顶天台。那里早就准备好了个桌子,两把椅子,桌子上面放了两盘法国餐,瓶红酒,还有大束玫瑰花。

    这就是韩童磊泡妞的拿手好戏,在自家酒店的天台上摆烛光晚餐,女生定会觉得既浪漫又新奇,接下来的事就是顺利成章了,下面酒店里有的是房间嘛。韩童磊靠着这招在百花丛中摘遍鲜花,无往不利。

    不过他可没指望这招就搞定薛紫嫣,今晚只是牛刀小试,他还有的是绝活。

    “你用这招骗过多少女孩子啊?”薛紫嫣笑着打趣,只眼她就看出这是韩童磊惯用的老把戏,所以才会如此纯熟。

    韩童磊很迷人的笑了笑,绅士的帮薛紫嫣拉开椅子,然后先拿起桌上的玫瑰花,递到薛紫嫣手里,“你还不是我的女朋友,这花有些不应景,但既然我手下准备了,恳请薛小姐勉强收下。”

    说着,还做了个很夸张的弯腰姿势,薛紫嫣终于承认,这个男人简直太有魅力了,难怪他会游遍百花。

    她且来耐心看看,他还有什么招式。

    求收藏求推荐

    46 女人的眼泪

    (两人打开红酒,先干了杯,薛紫嫣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想要开口,被韩童磊摇头止住,“般情况下,人在心情不好时定要找些东西转移下注意力,我们先吃饱了喝足了,然后你再来告诉我‰使用访问本站。”

    “好,我们先吃饭,来我敬你,谢谢你的热情款待。”薛紫嫣端起红酒,遥遥举杯相敬,韩童磊与她轻碰了下,两人饮而尽。

    今晚的菜色是昂贵的鱼子酱和鹅肝,喝的红酒也是价值过万的拉菲,看来韩童磊为了泡妞真的是很舍得花钱,只可惜,他挑错了对象,他越是这般大动干戈,薛紫嫣就越觉得他的心不真,市韩少为了女人掷千金,这种事时常发生,可是那些女人又有几人不惨遭他抛弃?今日韩童磊依旧为了她薛紫嫣来这套,就证明了在他的心中,她和那些女人般无二。

    晚餐吃得很愉快,韩童磊果然是泡妞的好手,说话风趣诙谐,妙语连珠,他见多识广,又懂得哪些话题最能引起女孩子的兴趣,专挑女生爱听的说,时不时就逗的薛紫嫣哈哈大笑,倒也把刚刚的不愉快抛诸脑后。

    不知不觉中,饭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的尽了兴,红酒的后劲大,薛紫嫣已是眼神迷离双颊绯红。

    她醉酒的样子,很美♀是此时韩童磊唯的想法,不过可惜的是,薛紫嫣可不是以往他认识的那些很随便的女生,否则今晚良宵美景,夜欢愉,该是多么的美妙?

    在酒精的催化下,薛紫嫣渐渐打开了心扉,说出从不轻易向外人袒露的伤心事。

    “我爸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丢下我和妈妈,跟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走了,自那之后,我妈就有些精神失常,她平时的时候很好,但是对我很冷漠,每次犯病,她就会疯了样的打我♀二十年来,我就是这么活过来的。其实我这次来市,也是因为挨了打,我实在受不住,才从家里逃了出来。”

    “其实,我妈每次打完我,都会用好吃的好玩的来哄我,平日那些舍不得买的也会买来送我 时候不懂事,每次挨完打都会被妈妈的美食和玩具哄骗回去,可是这次,我......”

    薛紫嫣边说边落下大滴大滴的眼泪,声音也有些哽咽,“可是,这次,我实在是受够了,每次打完骂完再回来哄我,那我到底算什么。还有我的男朋友,不对,是前男友,我们说好了毕业后起去市发展,可是当我去市找他时,他却告诉我他要娶他们董事长的千金。他还居然跟我说,等到他掌握了公司的大权就离婚娶我,让我过阔太太的生活,可和我母亲打完我之后又买礼物哄我有什么分别?他们都以为,只要事后给我颗枣,我会甘愿吃那巴掌。你说说看,我算什么?”

    说完,薛紫嫣就扒在餐桌上,抽泣起来。

    韩童磊默默听完,心中像是堵了块大石头,有些闷闷的感觉。其实,他是最怕女人哭哭啼啼的,以往每次分手,如果那些女人来他面前又哭又闹,他都会感觉无比的厌烦。他简直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喜欢用眼泪治住男人,更不明白,怎么还会有男人吃这套。在他看来,女人越是哭,他就越是心存反感,哪怕尚有怜爱之心,也会因这哭泣而荡然无存。

    可是今天,韩童磊第次觉得,女人哭起来其实很惹人怜惜,他第次会因个女人哭而手足无措,想要上前安慰,也是第次那么的想要拥抱薛紫嫣,给她温暖。她的哭声不大,闷闷的,小声的,可是却如同晴天霹雳般震撼着他的心。

    看到她哭,他似乎有些心疼的感觉。

    然后,不自觉的,韩童磊走到薛紫嫣身边,轻轻抚摸她的背,喃喃低语:“紫嫣,我们交往吧。”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么么

    47 情投意合好姐妹

    (项嘉允最近对许诺言态度的改变让他身边的人都松了口气,大家伙都暗自庆幸,或许,他们会幸福‰使用访问本站。

    当然最开心的就是许诺言,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这句话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她比以前漂亮了,也自信了,神采顾盼间,总含着抹灵动的光华。就连项嘉允也不得不承认,这近二个月的婚姻,真的改变了她整个人,如果说以前的许诺言只是个青涩的小丫头,如今的她已然是青涩中带着丝魅惑,变得极有女人味起来,有时,项嘉允会不禁想到:如果,曾小柔不肯回头,不如,就跟这个丫头凑合过吧。

    项嘉允每日为新酒店的事忙的昏天暗地,而斯骊集团的酒店建筑施工向都是由层高集团负责,所以,刚刚上任的陈季风陈总也忙了起来。

    前些日子,项嘉允出谋划策,帮陈季风将公司里的死对头赶去了灾区支援,陈季风对这个表哥是又感激又崇拜,此次见表哥有大干场的决心,陈季风简直太需要这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了,所以他抛下亲亲老婆不理,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陪着项嘉允做这项工程。

    这两个优秀的男人牟足了劲儿,企图用事实证明,自己并非只是生的好的贵公子,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和勤奋,来自我成就番事业。

    他们俊朗的外表下,是颗强大而炙热的心,他们会用努力和成就,证明自己。

    两个男人忙事业,家里的女人就比较无聊了。付相思自幼便和陈季风形影不离的起长大,如今陈季风为了事业而忽视了付相思,付相思虽然为自己男人的这份事业心无比的自豪,却也是百般无聊,不过万幸的是,有了位新嫂子陪她。

    其实,付相思没什么女性朋友的,来她自幼就和陈季风是玩伴,二来她实在不喜欢那些富家女的做作和刁蛮,最重要的是,她生怕那些女人借着跟她做朋友,打她嫁季风的主意,所以,她干脆就离那些女人远远的。

    而许诺言的出现,恰好打消了付相思所有的顾虑诺言是个好脾气好心眼的姑娘,真诚不做作,这点跟付相思非常相像,所以从第眼,付相思就十二分的满意这个新嫂子。再者,付相思可是无比确定这位新嫂子不会打她男人的主意,既然二人如此投缘又无担忧,又何妨做妯娌的同时做个知交?

    于是,两个女人每日呆在起的时间,竟比跟自己老公在起还长,付相思毕业后直不愿去父亲的公司上班,倒是在层高当了个挂名秘书,她本就是冲着陪自己老公去的,可既然现在老公忙着工作不能陪她,这班自然是不爱去了,每日只和许诺言混在起,两个女人闲来无事,逛逛街喝喝茶,做美容泡温泉,倒是不亦乐乎。

    许诺言很喜欢迷迭香,项嘉允就给她办了会员,嘱咐付相思没事就陪她过去坐坐,如此来,两个女人平日里倒有半的时间呆在那里。迷迭香作为市最奢华的俱乐部,不是只有吃吃饭喝喝酒那么简单,在俱乐部周边甚至里面,各大奢侈品牌的店铺应有尽有,只要身处俱乐部中,切休闲活动都可以享受到。

    这天,秋冬最新款在俱乐部中如期发布,付相思和许诺言买了个痛快,然后到俱乐部中家意大利餐厅吃午餐,刚点完东西,就碰到了带秦可来用餐的洛释申。

    许诺言嫁入项家,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洛释申身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兼副总,自是见过许诺言的,而付相思,他更是自幼便熟,简单的介绍三位女人认识之后,四个人便坐在张桌子上用餐。

    “释申,你小子行啊,跟秦家三小姐交往,居然瞒的滴水不漏,也不告诉我们声,不够意思啊。”付相思打小就喜欢拿洛释申寻开心玩,此时见他竟秘密找了个如此漂亮的女朋友,当然不打算放过他。

    许诺言赶紧喝了口饮料,来压住溢到了嘴边的笑,每次她听到洛释申的名字,就很想笑。

    “还没到交往的地步。”洛释申笑呵呵的回答道,看向秦可的眼中满是柔情,付相思心下了然,看来这次洛释申是动了真格的,她得想办法帮帮这个自小便相熟的哥们。

    “秦可,我们释申可是个好男人,绝对靠的住,不要错过哦。”付相思开始不断地帮洛释申说好话,直说的洛释申感激涕零,秦可笑的花枝烂颤。

    许诺言没见过洛释申几面,但他那般与人自来熟的性格,只几句话就逗得许诺言放开了手脚,几人边吃边谈,气氛不知有多好。

    求收藏求推荐。

    48 三女两男台戏

    (三个女生都是比较随性的性情,只顿饭下来,就觉彼此投缘,都有了交朋友的意思,既然谈的来,何妨再去喝杯咖啡,相谈尽欢‰使用访问本站。

    而此时,洛释申反而倒觉得自己是个不相干的人,她们女生之间的话题他也插不上嘴,洛释申无比郁闷的想到,明明是他和秦可的约会,如今看来他怎么像是几个女人的跟班?

    正无聊间,洛释申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几乎每日都来报道的韩童磊。

    自从那日的告白后,韩童磊来俱乐部愈发的勤快,可薛紫嫣自那晚后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他,搞的他也万分的不确定,当晚的告白是否正确。

    韩童磊知道,薛紫嫣是怕了,她不敢去面对他的感情,不敢来接受他的告白,可他又何尝不是不能确定自己感情?他承认,此时他追求薛紫嫣,不单只是为了跟兄弟们的那个赌约,更是因为这个女子让他心怀怜惜,他只要想到她无声恸哭的那幕,就会胸口闷闷,说不上来的难受,他想要保护她,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可是,这难道是爱吗?还只是心动,就像对以往身边那些女人的心动?韩童磊觉得迷茫,生平第次,号称情圣的韩童磊会因为对个女人不确定的感情而头疼不已。

    洛释申多多少少知道点韩童磊的事,眼见着韩童磊兴高采烈的进来,跟个身着俱乐部制服的女生说了几句话后,无比郁闷的站在原地,而那个女生则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洛释申心里那个爽啊,带着损人不利己的幸灾乐祸,谁能想到自诩为女人杀手的韩少也有在女人手里吃瘪的时候,真是天理报应啊。

    韩童磊只是想约薛紫嫣吃个晚饭,却被她已很糟糕的借口推掉,正郁闷间,看到洛释申那个家伙在三名美女的陪伴下,正脸笑的望着他这边,韩童磊顿时火了,冲了过去,照着洛释申的肩膀就是拳。

    “你笑什么笑,真是不义气。”

    “我这辈子还能看到韩少被女生拒之于千里之外,真是没白活,爽啊,今晚来对了。”洛释申故意笑的很欠扁,韩童磊坐在他身边,没好气的瞪了他眼,然后看了看三个女生,两个都是别人的老婆,他没兴趣,不过,身边这位美女是谁?

    “,我叫韩童磊,没见过你啊,新来的吗?”韩童磊摆出个能秒杀所有女生的帅姿势,很绅士的对秦可微笑着打招呼。

    “我叫秦可。”秦可早就听说过这位市第花少,今日见果然勾人魅力尤胜传言。韩童磊当然知道这个叫秦可就是洛释申看上的女生,他泡妞有个原则,那就是兄弟的女人绝对不碰,可是谁让洛释申那个小子敢笑话他,他决定为了他改变这个原则。

    “美女,真高兴认识你。”韩童磊伸出手去,想要握住秦可的手,可惜秦可的手没摸到,洛释申的爪子伸了过来,把将这只万恶的手打掉,气势汹汹的说道:“喂,她是我的女朋友,你跟我滚远点。”

    “你少唬我,根本是你在追求这位美女,不过没追上而已∝可,你考虑下我呗,我比这个小混血帅吧。”韩童磊卯足了劲儿气洛释申,还不忘向着秦可挤眉弄眼。

    秦可哈哈大笑,却不答话。

    “小混血?”许诺言诧异的左看右看,洛释申狠狠的盯着韩童磊,答道:“我有四分之的德国血统。”

    “哦。”许诺言恍然大悟,犹自喃喃自语道:“难怪你的眼眶那么深,恩,混血儿就是好看。”

    洛释申口饮料差些喷出来,“喂,你这句话别让你家男人听见。”想到项嘉允那腹黑的表情,他就害怕的哆嗦。

    韩童磊顺势上下打量了许诺言几眼——恩,脸蛋还不错,腿也可以,就是胸小了些,没想到项嘉允那个霸道的家伙居然偏好如此清汤挂面型。

    许诺言被韩童磊看的浑身不自在,赶忙低下头喝饮料,韩童磊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懒洋洋的说道:“放心,我从不碰兄弟的女人。”然后在心里默默加了句,本少爷对以下的女人没兴趣。

    这时,洛释申已经紧张兮兮的将秦可往自己身边拉过来些,副小鸡护崽的样子,秦可笑嘻嘻的看着二人斗嘴,眼睛晶晶亮,心情大好。

    “那你也不能打秦可的主意。”洛释申再次警告。

    “第,我跟你不是兄弟吧,第二,秦可不是你的女人吧。”韩童磊夸张的摇头晃脑道。

    “滚。”洛释申个盘子砸了过去。

    收藏啊推荐啊给力起来啊

    49 知道你还爱着我

    (“总经理,环美公司的项目经理曾小姐在外面等您‰记住本站的网址:。”项嘉允的得力助手李旷夷低声提醒自己的头儿这个早就定好的预约。

    项嘉允愣,闭上了眼睛,掩盖住眼中所有的变化,“让她进来吧。”

    环美公司就是曾小柔任职的公司,也是此次斯骊集团建新酒店要合作的公司之。环美只是间注资不过千万的小企业,负责的也只是区区户外绿化,按理说是没有资格来见集团总经理的,可是他们不信这个邪,坚持要预约,而让斯骊员工大跌眼镜的是,他们那位向眼高于顶的总经理,居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而果然不出项嘉允所料,环美派来的工作人员正是曾小柔,只是不知是公司的安排还是她自己的决定。

    “曾小姐请,我们项总经理在等你。”李旷夷利索的将曾小柔带到总经理办公室,然后关门离去。

    只余下二人面面相觑。

    “嘉允。”曾小柔柔声道,唤的却是他的名字,而非项总经理。

    看来,她是以旧情人的身份来叙旧的。

    “小柔。”既然不谈公事,项嘉允也放松了下来,双手垫在脑后,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还是那么漂亮,时间的流逝只是让她多了些女人味,如果说五年前在英国时,她的美是如同野猫般魅惑,现在的她,成熟了,多了份独立和自信。

    “真没想到,我们还会再见面,而且是以这种身份。”曾小柔缓缓走进,苦笑着低语,当初在英国,他们是同学眼中公然的金童玉女,可是时的利欲熏心迷惑了她的眼,她为了更好地生活不顾他深情的挽留,坚持撬别人的手,谁知再次回国后,竟然意外的发现了他真实的身份。

    他竟是市酒店业排行1的斯骊集团的接班人,是富可敌国的项家的独子,曾小柔此次回来本就因为她后悔了她放不下昔日的爱人,如今得知了项嘉允的真正身份,她更是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不管付出何种代价,她也要重新拥有这个男人。

    来到市后,曾小柔听到过很多有关项嘉允的传闻,他的优秀能干他的果断狠厉他的睿智多谋......他还是那般的有才干知上进,却比那时的青涩少年多了几分勇猛和刚毅,这个男人,在她的心中,直都是最棒的。

    这次,她不会再放开他的手。

    曾小柔来到项嘉允跟前,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她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穿了身白色的职业套装裙,显得干练又不失女人味,脸上的妆容不浓不淡,是最最得力的职场妆,身上喷着在英国时就直用的香水。

    项嘉允看着这张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容颜,突然间不自觉想起家里那个小丫头。那个小丫头好像不喜欢打扮的这么职业化,她喜欢糖果色的衣服,不是穿公主裙就是身性感的裹身裙,脸上要么素颜要么画日系洋娃娃妆,总是可爱中透着小性感。

    “嘉允。”曾小柔意识到对方的失神,轻唤声。

    项嘉允猛地惊醒,心中犹自不相信——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会时时想着那个小丫头啦?

    项嘉允迅速镇定下来,低声问道:“这些年在英国,你过得好吗?”

    “不好。”曾小柔脱口而出,脸色有些苍白,眼中也含了眼泪,“自从你毕业回国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我真的后悔......”

    曾小柔说不下去,低头啜泣,项嘉允闭上双眼,脑中回放着曾小柔坚持要分手时的场景。

    那个个黄昏,曾小柔桥班里名富家公子的手,对着刚刚打工回来的项嘉允说道:“我们分手吧。”然后,她转身上了他的宝马车,头也不回的离去。

    留下项嘉允人愣在原地。

    回过神来后,项嘉允疯了样的跑去那个男生租的豪华公寓,他要留住她,他要哀求她不要选择别人,他要告诉她他家里比那个男生有钱的太多他可以给她她想要的生活,甚至更好。

    可到了豪华公寓门口,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别的男人桥自己心爱女人的手回了房间,那夜,他在公寓楼下站了整整夜。

    那夜,他似乎流尽了此生的眼泪,自此之后他再也不曾落过泪;那夜,他经历了成长。

    然后,他毕业回国,接手家族生意,变成了如今这个冷血的商人。

    往事不堪回首,他不想再回首。

    “嘉允,我知道错了,我直都是爱着你的。我也知道你是爱我的,对吗?”曾小柔眼见对方有松动的迹象,立刻可怜兮兮的哀声道。

    “我......”项嘉允刚想回话,手机铃声大作,他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个欢愉的声音。

    “老公,你今晚回家吃饭吗?”

    曾小柔脸色大变。

    50 英伦之恋1

    (十年前,年仅十八岁的项嘉允被父亲送往英国,去学习具体而系统酒店管理知识,这去就是七年‰记住本站的网址:。

    项嘉允是怀着万般的不情愿去的英国,他的理想并不是接管斯骊集团,他其实对酒店管理兴趣并不大。

    项嘉允直想从事的职业是飞行员,他从小就觉得能开着飞机上天,实在是件极帅的事情。所以,高三那年,他背着父母去参见航空学校飞行员的选拔,他也真的是很有那份实力,如此严格的选拔居然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了最后的轮。但那时,他报考飞行员的事再也瞒不住,被父母知道了。

    项父雷霆大怒,火速联系英国的大学,连高考都没让儿子参加,张机票就要将儿子送到那个千里之外的陌生国度。

    项嘉允其实早就有预感,父母是不会让他“不务正业”的去当什么飞行员的,可那时的他尚且幼稚,总抱着线消,认为自己如果真的考上了旁人梦寐以求的飞行专业,父母或许会改变想法,真的成全他的梦想。

    只可惜,项嘉允最终还是与这个梦想擦肩而过。

    但项嘉允是懂事的,不反抗不拒绝,任由父亲安排自己的人生,只因父亲曾对他说过句话。

    “我只有你这么个儿子,如果你去做了飞行员,我辛苦半生在酒店业打下的江山,谁来继承?那是我生的心血,算老爸拜托你了。”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他还能如何?

    于是,那年的夏天,项嘉允拎着行李,孤身坐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

    他的银行卡上,只有第学期的学费和两个月的生活费♀是项嘉允走时向家中提出的唯要求,他说:我活了十八年,现在是时候尝试着自食其力,我想看看,没有我爸,我到底算什么。

    对于这个决定,项父愕然,项母泣不成声。

    项嘉允果然说到做到,在英国上了七年的学,他没再向家中要过分钱。到了英国后,他就开始找工作,做的当然只能是些苦力活,项嘉允自幼锦衣玉食,家中有佣人伺候,他连碗都没刷过,可是在英国的那几年,他真是什么脏活累活都做过,有时收工回家后,胳膊手腕全都肿的像馒头。

    尤其是刚开始那几天,项嘉允几乎就要熬不下去了,他有时会发觉自己很可笑,其实只要他个电话打回家,他的银行卡上立刻就会显示出串羡慕死人的数字,但他就是咬着牙不肯向父母伸手,当第个月的工资拿到手后,堂堂七尺男儿也几乎落泪——他终于证明了,即使不靠他老子,他也能自食其力。

    于是,这份苦,项嘉允吃了将近七年。在这七年里,父亲悄悄往他的卡里打过钱,他没动;每年春节回家过年,再回来时,行李箱中定会莫名出现几万英镑,他知道那定是母亲放的,但他还是不动。酒店管理专业的学费非常昂贵,而英国的消费水平又奇高,项嘉允愣是靠着自己课余时间打零工来支付切费用。

    在英国留学所需的费用几乎是全世界最贵的,所以来这里上学的只有两种人,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另种就是真的凭着股拼劲,自给自足学业赚钱两不误。项嘉允有第类人的条件,过的却是第二类人的生活。

    这个坚韧不拔又有些别扭的大男孩,少爷的身子过着跑堂的生活,活活遭了七年的罪。

    在英国的第二年,项嘉允成功的撬曾小柔的手,那时,他第次为自己来到英国而庆幸。

    曾小柔是南方女子,与生俱来的柔情似水和娇媚让项嘉允着迷,他爱她宠她,甚至想过与她白头到老。

    曾小柔家境还算富裕,但到了英国就远不够用了,闲暇时,她也打了几份工,勉强支付着学费生活费。

    两人在起没多久就搬出来起住,那时的他们是那样的相爱那样的幸福,虽然住的条件并不好,两人每日下了课还要去打工,深夜累的半死回到家中,平日里也不舍得多花分钱,约会时唯的活动就是遛马路......可是那时他们有多幸福啊,每日只要能看到对方的笑,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曾经,项嘉允以为,真爱不过如此。

    51 英伦之恋2)

    (求收藏求推荐

    项嘉允和曾小柔在起五年多的时间,除了每年曾小柔的生日,项嘉允会送份小礼物,他没给她买过任何值钱的东西‰记住本站的网址:。

    看着班上那些公子哥们给女朋友今天买明天送,项嘉允心里也很过意不去,有好几次,看着曾小柔留恋在奢侈品店门口脸的向往,他都很想掏出钱包里的银行卡,他知道,那里面的钱足够曾小柔买下任何喜欢的东西。

    可每次项嘉允犹豫不决时,曾小柔都会跳着扑到他怀里,撒娇道:“嘉允,以后你挣钱了记得给我买啊。”

    她说的是“以后”,她在乎的是“以后”,项嘉允无比欣慰的抱着心爱的女孩,满心感激上苍——有个女孩愿意在他身无分文时爱他,他终于找到了份真爱,这个女子不爱他的钱只爱他这个人,就像母亲爱父亲样。

    那么他也会像父亲样,生只牵人手。

    项嘉允发誓,等到毕业回国那日,就告诉曾小柔自己的家世,然后娶她,跟她过辈子,这辈子里他都不会要别人。

    项嘉允和曾小柔是班里公然的金童玉女,两人容貌好学习好,肯吃苦耐劳,简直是天生对。但是令人羡慕的同时也是麻烦不断,两人都深受班里异性的喜欢,追求者不断,多年来,有不少的女生对项嘉允主动示好,今日送表明天送车,她们企图用金钱来得到他。但项嘉允是什么人,如果他愿意那些名表名车要多少有多少,他连亲爹的钱都不花,岂会用女人的钱?

    女孩子到底矜持,项嘉允总是摆着张冷脸,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不过两年的功夫,那些女追求者就散的差不多了。

    但是追曾小柔的男生就不样了,曾小柔的美和媚不仅项嘉允心动,班里追求她的人大有人在,而且各个身家不菲。

    那些公子哥们拿着父母的钱随意挥霍,不断的买些昂贵的礼物送给曾小柔,曾小柔倒也硬气,个不留的全部退回,时间长,那些男生也大了退堂鼓。

    毕竟美女不是只有曾小柔个,他们何苦浪费精力在人身上,不如早些撤退寻找新目标。

    可有个例外。那人叫什么项嘉允已经记不太清了,只知道他刚来英国就开着宝马招摇过市,同学们都叫他“宝马男”。

    宝马男家中是开矿的,很有钱,来英国之后不是狂买奢侈品就是泡女人,嚣张的很。他直喜欢曾小柔,同时对因为长的帅而深受班里女生喜欢的项嘉允深恶痛绝,喜欢的女生跟死对方是对,宝马男如何能咽下这口气,所以宝马男想尽了办法想要拆散二人。

    “小子,长的帅有屁用?你能比钱帅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不要面包的爱情。”那日,项嘉允再次警告宝马男不要再纠缠曾小柔,被宝马男嚣张的侮辱。

    项嘉允冷笑着离开,他早就打听过宝马男家的情况,有钱是不错,但还不够项家的三分之。

    这样的男生,项嘉允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现在唯要的的是,马上就要回国了,他该如何向曾小柔坦白自己的家世,消她能原谅他善意的欺瞒。

    可就在毕业后回国前夕项嘉允还做着美梦时,班里个同学告诉他,经常看到曾小柔和宝马男共同出入处高档公寓,那同学还说,宝马男送了很多名牌给曾小柔,曾小柔照单全收,就放在他们的新家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