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2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是项嘉允。”还是清冷的声音,似乎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是副沉稳的样子。然后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项嘉允开车的手抖了下,车便也晃了晃。

    “嘉允,是我,小柔。”

    手机里的声音让项嘉允这样的人都几乎把持不住自己,车微微抖,吓的许诺言赶忙扶住把手,项嘉允这才惊醒,知道自己的失态,低声道:“你回来了?”

    “是啊,我刚从英国回来,什么时候有时间见面可好?”那边的女声轻柔,带着南方特有的糯糯柔柔的滋味,那个声音,曾在很多年里,让项嘉允念念不忘。

    “我现在不在市,回去再联系。”项嘉允匆匆挂断了电话,他生怕再多听几句她的声音,他会在人前暴露出所有的软弱和伤感。

    许诺言刚从“车震”的心惊中回过神来,又似是而非的的听对方讲了几句电话,又好奇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干吗,被人追债啊。”

    “呵。”虽说项嘉允此时心情无比复杂,也忍不住被对方逗笑了,追债?还真的没有人这么说过他,不知为何,跟这个笨笨的女生说说话,他的心总是很放松,于是不自觉地,他居然吐露出那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刚刚来电话的,是我在英国上学时的女朋友,我在英国呆了七年,我们相爱了五年,可到了最后,她还是离开了我,因为她觉得我无法给她更好的生活。”

    “更好的生活?”许诺言嘀咕,项嘉允笑着接口道:“就是说她觉得我穷。”

    许诺言惊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眼睛瞪的像牛蛋,扭头看了看方向盘上法拉利的标志,然后不其然的又瞟到项嘉允手上r的腕表,哭笑不得的说道:“她相上李嘉诚的儿子啦?”

    “哈哈哈,”项嘉允难得的开怀大笑,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有趣的很,“我直不想靠家里,所以我在英国时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打工挣的,她其实并不知道我的家境。”

    那天两人说了很多话,项嘉允谈起在英国和女友的事,许诺言这个神经大条的激动嘴就没有把门的,大谈特谈自己的作家梦,还有喜欢的东西,左个名牌右个奢侈品,听得项嘉允都有些愣,最后,她还自豪的许诺道:“等着,我当了大作家那天,我要把它们买下。”

    项嘉允心中也有些诧异,他甚少对他人吐露心声,特别是在英国和曾小柔的那段往事,连父母和陈季风都不太清楚,可是今天,在这个几乎完全陌生的女孩子面前,他居然说了这么多。更怪异的是,他竟兴致勃勃的听了半天对于他来说完全是废话的“许诺言梦想”。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这个女生有什么魔力,她,居然能他让开怀大笑。

    许诺言到家下了车,项嘉允竟鬼使神差般的摇下车窗,笑道:“小丫头,咱们下次见。”

    第10章 现成的人选

    (许诺言不得不承认,但项嘉允微扬着嘴角对她说出“咱们下次见”时,她的眼真的晕了下,心也似乎快要跳出胸腔。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等到许诺言回了神时,法拉利早就呼啸着离去,这时许诺言才猛然惊醒——他,他都没问自己的电话,还说什么下次见?下次去哪儿见?骗子。

    可许诺言显然不知道,他是项嘉允,如果他想要个女生的电话,他根本不用亲自去问,所以当第二天后项嘉允打来电话说起吃午饭时,许诺言真的觉得这个男人的世界,不是她所能明了的。

    两人约在必胜客见面,其实市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好餐厅,再怎么说必胜客也是国际连锁,消他不会嫌弃诺言提前到了步,坐在披萨店里面紧张的想,消她挑选的地方不会让那个大神级别的男人不满意,他看起来好像很挑剔的样子。

    项嘉允身银灰色的西装,蓝色衬衫暗红色领带,模特般的好身材很挑衣服,进必胜客的大门,就引来诸多女人的注目礼,他好像习惯了,看都不多看眼,就施施然来到许诺言的桌子前坐下。

    于是,诸女惊艳的目光转变为嫉妒射在了许诺言身上,许诺言那叫个骄傲啊,抬头挺胸微笑,副傻乎乎的样子看的项嘉允又想笑了。

    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许诺言很是奇怪,这么热的天,他怎么还是身西装革履,不热吗?而项嘉允内心的活动则丰富的多——恩,化了妆,倒是将脸上几颗痘子盖住了,只是她的腿真的不算细,还敢穿这么短的裙子?

    所有的思绪其实只是瞬间,项嘉允还是那般嘴角微微上扬的笑了下,轻声道:“服务员,点餐。”

    吃的东西很快点好送了上来,许诺言从开始到现在都紧张的浑身直哆嗦,她向很宅,眼光又高,也不是那种很疯的女生,所以真的甚少跟男生单独约会,尤其是,项嘉允这种条件的男生,那是她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

    项嘉允将她的囧态全部看在眼中,更加确定这个女生真的是没少跟男生出来,心中对她的好奇又加深了些,边很绅士的切好披萨递过去,边不禁猜测到:还算漂亮的女生为何没什么与异性相处的经验,是以前感情受过创伤,还是她本身有什么问题?

    正想着,项嘉允猛然惊醒,他这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对个小丫头有这般感觉,居然还无聊的去猜测她的情感问题,这是他项嘉允从来不会去做的事,似乎除了曾小柔,还没有哪个女生让他居然费了些心思。

    看着面前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算是漂亮但在他看来实在是普通的许诺言,项嘉允心中有些恼怒,这样女生他要是想要随手抓就是把,她还不配得到他太多的关注,这样想,脸便冷了下来。

    许诺言吓了跳,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招惹到对方,怎么变脸的这么快,她苦笑了下,这样的男子,真的不是她能搞定的,以后还是少招惹为妙。

    其实许诺言的外形条件对多数人来说,真的是不错的,但以项嘉允的身份地位,什么漂亮的女人没见过,围在身边的那些明星嫩模哪个不美,他要是喜欢的话,会有大批大批的美女送上门来,所以许诺言对他来说,真的不够看,但就是这样的女生,居然会让他有兴趣去了解,项嘉允实在很讨厌这种不能自我控制切的感觉。

    气氛突然就冷了下来,两人默默吃着,许诺言紧张中带着丝害怕,别提有多尴尬,几乎是食不知味,这时,项嘉允的手机又响了。

    “嘉允,你直没有联系我。”电话那边又传来曾小柔那柔柔糯糯的声音,项嘉允急忙站起走到角落里,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有什么事?”

    “项嘉允,你居然骗了我这么多年。”曾小柔笑道,项嘉允不明所以,下意识问道:“什么?”

    “什么?你说你骗了我什么?项总经理。”那声项总经理让项嘉允瞬间明白,曾小柔回国后定是知道了他的身份,再想起那时二人的分手原因,种挫败感油然而生——她爱的不是他项嘉允,她爱的要的,都只是斯骊集团的总经理。

    “项嘉允你忘不掉我,不如我们从新开始?”曾小柔永远那么自信,这份自信突然让项嘉允很讨厌,他冷冷说道:“少自以为是了,告诉你,我就是在马路上随便拉个女人结婚,也不会再要你。”

    “哦,我不信。”曾小柔笑的开心,显然没将对方的话当真,项嘉允更加气恼,冷声道:“那我就找个给你看看。”

    说着,挂掉了电话。项嘉允回到桌位上,有些神不守舍,然后他眼便看到了想问不敢问的许诺言,心底闪过丝莫名的想法。

    就是她了。

    第11章 初到市

    (薛紫嫣提着行李箱,下了火车,走出市的火车站,她的身上有大片大片的淤青,宛如掩饰的被暴露在外,引来路上的注目。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伤口是自己受到伤害的凭证,当它肆意展露在众人面前时,似乎所有的痛楚都会被稀释,伤口也就不再那么的痛。

    薛紫嫣身上的伤,是母亲打出来的,她的母亲是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在薛紫嫣很小的时候,父亲为了跟市位有钱人家的小姐在起,狠心抛下了薛紫嫣母女,多年来音信全无。

    自从父亲离开后,薛紫嫣的母亲大病了场,病好后精神便开始出现异常。虽然大多数时候,母亲都是个正常人,但旦犯病,便会像疯了般的砸烂家中的所有东西,甚至时常将薛紫嫣打的浑身是伤。

    母亲的病天天严重,薛紫嫣挨打的次数越来越多,毕业后已经经济独立的薛紫嫣再也忍受不住,辞掉了本来很有发展前途的工作,背上行囊,孤身坐上通往市的火车。

    “喂,米莉,我下火车了,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打车过去。”薛紫嫣拨通大学室友米莉的电话,躲避着人群,大声说道。

    米莉是薛紫嫣的大学室友兼好友,毕业后来市发展,与男友起生活。听说薛紫嫣要来,米莉便热情邀请薛紫嫣住在自己家中,薛紫嫣早就听说米莉的男友人品很不好,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儿,心里便不是很想见到这种男生。米莉再邀请,薛紫嫣只得答应去家中见上面,吃个饭,也算是跟好友叙过旧了,至于住的地方,薛紫嫣早就订好了快捷酒店。

    收到短信,薛紫嫣便打算拦辆出租车,可好巧不巧赶上下班的高峰期,连好几辆出租车在眼前飞驰而过,都是载了客的。不到十分钟,薛紫嫣的“等待恐惧症”就犯了,心里又闷又堵,还有些忐忑不安,她不住的在心里默念:这是市,你第次来的市,这儿不是你熟悉的家乡,耐着性子等会。

    在说到第十七次的时候,薛紫嫣终是承受不住,拉着行李箱不分东南西北的就走了,她必须要离开,否则她会被等待折磨的神经质,她宁愿迷路,也不要再等下去。

    拉着行李,薛紫嫣没头没脑的走着,她第次来市,根本分不清方向和街道,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要在原地等下去,等待,是会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

    韩童磊今天的心情真的是很不错,刚刚将纠缠自己近半个月的前前前女友送到火车站打发她上了火车,众兄弟打来电话说今晚要泡吧,介绍几个韩国妹妹给他认识,他的心情如何能不好?哎,前方有个拉着行李赶路的女生,看样子好像打不到车,韩童磊凑近看,哎呦,长的真不懒,身材也正,他急不可待的将自己那辆马蚤包的明黄铯r停在了女生身边,摇下车窗,微笑以视。

    为美女服务,是他毕生的宗旨。

    这个女生自然就是薛紫嫣,她本不分方向的胡乱走着,突然辆豪华跑车停在自己身侧,紧接着车窗里探出张英俊却玩世不恭的脸,“,美女,去哪儿啊,载你程。”

    薛紫嫣先是吓了跳,然后立刻明白,这个男生定是哪家的富二代公子,闲来无事开着跑车出来泡妞,她还是少惹为妙。

    “谢谢,不用了。”薛紫嫣礼貌性的笑,赶紧拉着行李往前走,韩童磊何时在女人身上吃过瘪,立刻驾车赶上,“别客气啊,美女,这个时间很难打到车的,坐我的车,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日式料理喜不喜欢?还是泰国菜......”

    韩童磊向傲慢,甚少对他人和颜悦色的说话,当然面对美女是例外的,尤其是他还没搞到手的美女,那是要多体贴有多体贴。

    薛紫嫣愈发的反感,她从小就漂亮,时常被男生搭讪,但她还真是第次见到如此不依不饶的,薛紫嫣心里清楚,这样的男生无非仗着家里有钱,他本身又长的帅,自是觉得凡是女人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但是这样的男人,你不要妄想他会跟你认真。

    薛紫嫣不言不语的拉着行李急行,韩童磊追着言语挑逗,终是惹怒了薛紫嫣,她冷笑着扶着车窗,道:“先生,你开这么好的车,大可以去换别的姑娘逗弄,别老是副没见过女人的猴急样跟着我,我是不吃你这套的。”

    韩童磊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正巧这时有出租车开过,薛紫嫣顺手拦下上了车,绝尘而去下韩童磊呆在当场,心情十分不爽。

    小丫头,得罪了韩家少爷,你有苦头吃了。韩童磊冷笑着,喃喃自语。咱们后会有期。

    求收藏求推荐

    第12章 冤家路窄

    (薛紫嫣达到米莉住的地方后,还未上楼便愣住了‰使用访问本站♀里已经不知是几环了,薛紫嫣不敢相信,在如此繁华的市,还有这般破旧的楼屋存在。

    贫民窟,也许是对它最好的注解。

    放眼望去,这里住的几乎全都是来市打工的外地劳工,他们收入微薄,拖儿带女,只住的起廉价的旧楼。可薛紫嫣想象不到,像米莉这般有着高学历收入不菲的都市白领,竟然也落魄到要住在这里?

    薛紫嫣想起了另位大学室友告诉过自己米莉的遭遇。米莉来到市后,便被位混日子的帅哥迷住,两人火速同居,那个男人完全是个骗子加吃软饭的,整日不是吃喝玩乐打牌网游,就是跟朋友鬼混跟女人搞不正经,完全靠米莉养活。男生不仅自己不挣分钱,花起米莉的钱如同流水,二人被迫之下,只好住的最便宜吃的最差,米莉的工资几乎都让小白脸给乱花了。

    如今看来,同学说的是真的,薛紫嫣无比惋惜的叹了口气,米莉是个好姑娘,单纯够朋友,怎么就过不去这个坎儿呢?薛紫嫣暗下决心,她既然来了市,就要想办法劝住米莉,决不能让她这般作践自己下去。

    拖着行李来到楼上,米莉热情的迎接,薛紫嫣与她已太久未见,抱在起寒暄不已。进了屋,薛紫嫣才发觉家中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糟,什么叫家徒四壁,她总算是见识到了。也许是生活的艰苦,也许是心灵的创伤,米莉枯瘦如柴,面有菜色,她随身穿着件款式老土的家居服,年纪轻轻便是幅大妈样。

    “米莉,我要跟你好好谈谈。”薛紫嫣沉下了脸,顾不得劳累,摆出幅长谈的架势。米莉知道自己的事已经传开,她的家人为此跟她大吵架,威胁她如果不分手就要断绝关系,亲戚朋友也是好言规劝,今天薛紫嫣想要谈什么,她自是无比清楚。米莉苦笑着拉过薛紫嫣,道:“先吃饭,我给你做了菜,先吃再说。”

    薛紫嫣叹了口气,不忍心拒绝,便坐了下来。

    家是室厅,大概只有不到三十平米,除了个电视个饭桌个破烂沙发,厅内空无物,转头向房内望去,也不过是张床,台电脑。房子很旧,墙壁斑驳,估计下雨天是会漏雨的,屋内又脏又乱,完全是副电视上看到的贫民窟涅。

    桌子饭菜也勾不起薛紫嫣的胃口,她可以猜到,这定是米莉为了她的到来特意准备的难得的佳肴,因为她早就看到了角落里随处可见的方便面袋子。

    随便扒了几口饭,薛紫嫣刚要撂下饭碗,开门声响起,个又高又帅的男孩身酒气的走了进来,看来他便是米莉的男友——贾仲朗。

    “你怎么才回来,又喝酒了?我不是说了今天我朋友回来叫你早些回家吗?”米莉见男友又在外面喝完酒才回家,脸就有些挂不住了,忍不住埋怨道。

    谁知男友连看都不看米莉眼,不耐烦的“啊”了声,转身就要进屋,然而在看到薛紫嫣的时候,他还是站着愣了下,眼中有抹异样光芒闪过——这个女生可以米莉漂亮多了。

    只看了眼,贾仲朗便转身回屋,边走边说:“米莉你赶紧把网费交了,别耽误我玩游戏。”然后重重的关门声响起,那声音无比的刺耳,刺痛了米莉的心,也惹怒了薛紫嫣。

    薛紫嫣觉得自己在这个屋子里刻也呆不下去,她顺手拿过自己的行李,冷声对米莉说:“我先走了,这几天我会再找你。”

    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坐上出租车,薛紫嫣来到事先定好的快捷酒店,刚下车,便冤家路窄的再次遇到白天那位r男,这附近有条酒吧街,看便知他是来干吗的。

    没错,韩童磊是来酒吧跟哥们嗨皮的,可是他也没想到自己竟这么快又遇到了白天那个很拽的小妞,看来她想逃出韩大少爷的魔爪,并不容易。

    “小妞,住宿啊?干吗住这个破地方,哥哥家就是开酒店的,五星级,走,哥哥带你去。”韩童磊笑着说道,要是能把这个小妞骗到自家君御酒店,那还不是想干吗就干吗。

    薛紫嫣万万没想到刚来市就碰到这么位讨人厌的二世祖,还连碰上了两次,她冷冷瞥了对方眼,二话不说就往快捷酒店里走。

    “小妞,你会后悔的。”韩童磊在身后大叫道,薛紫嫣到底有些害怕,她知道自己初来市,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不是她能招惹的起的,看来明天还是换个住所好。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份工作紫嫣只带了自己的些积蓄,如果不找工作,她会饿死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地方,而且她也知道市的消费高的有多离谱。

    酒店虽然不是星级的,但是设施颇好,薛紫嫣洗过澡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着酒店供应的报纸。

    “招工。”薛紫嫣惊喜的看到招聘广告,“招收服务迎宾人员,要求,女,28岁以下,身高165以上,面容姣好,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大本以上学历,素质高,谈吐不俗。月工资万元以上。”

    这个不错,薛紫嫣心中惊喜,看来是某个高级会所招聘服务员,月薪居然这么高,她看了下公司的名称和地址,打算明天去应聘试试。

    迷迭香俱乐部?

    求收藏求推荐

    第13章 拿错行李箱

    (求收藏求推荐!!!

    “累死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秦可嘟嚷着,快步走到取行李的地方,稳准狠的找到并搬下自己银白色的行李箱,然后快步向出口走去。

    她刚刚去迪拜玩了圈回来,算是自己送自己的毕业旅行,她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赶紧利用这最后的暑期去疯狂玩乐血拼番,从下周开始,她就要到父亲的公司去上班了。

    好久没回家了,可是秦可点也不想家,因为她知道,在那个家中,除了父亲外,也不会有人想念她。

    母亲过世后,秦可便跟了父亲,父亲有正式的妻子还有儿女,当父亲带着秦可回到秦家并说明她的身份时,秦家主母嚎啼大哭,比秦可大了几岁已经开始懂事的对儿女甚至与父亲冷战了许久。

    但是闹归闹,秦家还是父亲说了算,秦可还是顺利进到了秦家,成为市秦三小姐。

    哥哥姐姐很讨厌秦可,总是找机会欺负她,秦家主母是大家闺秀,自然是自持身份不好对秦可怎样,于是她学会了无视,在这个家里,无视秦可的存在,完全将秦可当成陌生人般,这样过就是十几年。

    也许是对母亲是真心喜欢,也许是对女儿的愧疚,秦父非常疼爱秦可,如果秦可和双儿女打架,他定是站在秦可这边↓因着父亲的宠爱,秦可才觉得自己有个家。

    但秦父毕竟是公司的老板,工作繁忙时常不能回家,秦家兄妹长大后,也学了母亲的态度,在家在外对秦可非常冷漠。每当父亲不在家时,秦可便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次也是这样,父亲去外地谈生意,走就要半个多月,秦可受不得家中的气氛,早早便办了去迪拜的签证,逃到远方去。

    出了机场,秦家早已派司机来接秦可,宝马760扬尘而去,载着秦可回到久违的家。

    而同时间,不同航班上下来的洛释申不急不慌的来到取行李的地方,再不慌不忙的从滚动的行李传送带上找到自己银白色的行李箱,优哉游哉的外机场出口处走去。

    他点也不想回来,简单点说,是点也不想明天在公司见到项嘉允,因为此次他被派往美国谈项合作工程,比公司预算的价格稍稍高了那么点点。其实他谈出的条件完全可以在公司的接受范围内,算不得完美,也是优良。但谁让现在斯骊的当家人是那个有完美主义倾向的项嘉允呢,他有套自己的行事标准,总是要求身边的人也做到跟他样的高度,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洛释申想到项嘉允听到他的汇报后可能有的那张冰块脸,就觉得头疼,他有时真的忍不住在心里“诅咒”他们的项总经理——完美主义者,祝你找个漏洞百出的老婆。

    刚出机场,立刻就有辆卡其色的b开了过来,“少爷,欢迎回家。”司机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帮洛释申放好行李,转身就见他们家的洛少爷早就坐在了驾驶位置上,“你是上车还是自己打车回去?”洛释申冲着司机挤眉弄眼,在美国呆了那么久,他早就想念他的爱车和飞驰电掣般的感觉,如何肯让司机开车。

    司机吓得赶忙摆手道:“少爷先回去,我自己坐车。”笑话,他哪里敢让少爷开车带着他,除非不想在洛家干了。洛释申满意的点了点头,脚油门,扬长而去。

    等到洛释申在市溜达了圈,过了车瘾后回到家中,打开行李准备收拾东西时,他彻底的傻了眼。

    这,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包包,鞋子,衣服,首饰,化妆品.....这,这哪里是他的行李?

    洛释申赶忙拿来机票的存根,上面贴着行李号,与行李箱上面的对,果然是拿错了,他是彻底的懵了。

    这个行李箱如果到了个女人的手里,大概会失声尖叫,里面价值不菲的名牌足以让任何女人狂喜,但是对洛释申来说,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他的箱子啊,因为那里面有跟美国公司签署的合约,现在被他给丢了。

    洛释申几乎可以想象,当项嘉允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怎样的震怒,他会不会失手掐死自己?他吓得出了身的冷汗,赶忙将行李箱翻个遍,看看能不能找出主人的线索,把行李换回来。天无绝人之路,他在行李底下的证件包里发现了张身份证。

    秦可?

    同时间,秦家三小姐的房间里,秦可正在大发脾气。她去迪拜扫的货就这样不见了,换回了箱臭男人的东西,这个行李箱里面还有两双臭袜子没洗呢。

    秦可气恼的躺在床上,诅咒着那个拿错她行李的臭男人,痛心疾首的想到她此行的收获就这样不翼而飞,那里面可是有个现在市场上超级难买到的桃粉色鸵鸟皮br,以及全迪拜都只剩下只的情人桥钻表。

    “啊。”秦可又气恼又郁闷,在床上不住的打着滚,再次诅咒拿错她行李的人。

    第14章 酒会上相识

    (第二天早,洛释申吃了两片止疼药后才哆哆嗦嗦的去了公司,他做好被项嘉允痛打痛骂的准备‰使用访问本站。

    到了公司,洛释申便惊喜的得知项嘉允和表弟去了市,过几日才能回来,临走前项嘉允留下了话,与美国签的合约等他回来后再召开董事会讨论。逃过劫的洛释申就差在办公室跳起了华尔兹,真是天不亡他啊,项嘉允居然不在,他绝对有信心能在几天内找回自己的行李,他总算是捡回了条命啊。

    至于找行李箱,洛释申还是有眉目的,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女孩叫秦可,这就好办多了。他昨天简单查看了下,行李箱里面装着的是价值近二百万的名牌,所以这个女孩定来自有钱人家,在市姓秦的有钱人好像只有个吧,就是市餐饮业的巨头秦淮显。

    正好,今晚斯骊集团有场酒会,秦淮显也受邀出席,到时候问问不就行了。洛释申真是觉得自己聪明绝顶,绝顶聪明。

    秦可正对着镜子贴假睫毛,其实她真的没有心情外出,虽是大富之家,但秦可的零用钱并没有多到离谱,这次去迪拜扫货的钱,是她从小到大全部的积蓄,丢了那么多东西她当然心疼,况且这些东西都是市面上经常断货很难买到的。

    但是父亲说今晚斯骊集团举办酒会,她就要到公司上班了,所以务必要出席,多认识些商业巨头对她有好处∝可当然知道斯骊集团,那是市酒店业的1,秦家既是做餐饮业的,自是与各大酒店有密切联系,秦父直想跟斯骊集团合作,在全国的君御大酒店内开设自家的餐厅,这个项目已经再谈了,所以此次的酒会秦家的人都得去。

    秦可再次心疼了下自己的包包和手表,往脸颊上扫腮红,她今天穿了身香槟金色长款裹身裙,好身材显露无遗,更是衬得肌肤似雪。脖子上带着rr家五瓣花朵状的彩钻项链,耳朵上则是同系列的耳环,既高贵典雅又不失年轻女孩的活泼。

    看着镜子中几乎完美的容貌和身材,秦可终是心情愉悦的点了点头。

    酒会是如既往的慕,这个公司那个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聚在处拉关系攀交情谈生意,他们的太太女儿儿媳情妇互相攀比,说着些虚情假意的奉承话。几条长长的桌子上满是各种美食美酒,但是没什么人真的会去吃它们,秦可刚打发走个夸她衣服漂亮的装嫩大妈和个搭讪要电话的猥琐富二代,看着桌上的各色西点,她的肚子很饿,但却不能大快朵颐,只能强忍着口水小口小口的抿着水果蛋糕。

    同样无聊到险些昏倒的还有洛释申,他简直不知道该去找谁聊天,要知道不能说话对于洛大少爷来说,绝对是话呢,找老头子们?比什么都不说还无趣;找同龄人?他们大多数只会吹嘘又泡了明星;找美女?她们喜欢拉着自己指着其他女孩悄声说“你看她的包包是限量版,我背肯定比她好看”;找大妈?算了,自己还是单身,可不想被群大妈围住问东问西,副丈母娘挑女婿的架势。

    洛释申终于明白为何项嘉允甚少参加此类活动,每次都是遣别人来,是真无聊啊,这小子真是狡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不懂?

    不过为了找回行李箱,他还得再忍忍。

    说曹操曹操就到,洛释申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秦家老爷子秦淮显,他的身边是位从未曾见过的美女,二十多岁,样貌身材样样出众,洛释申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小妞真是不错,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秦可只有二十四岁,直在国外读书,很少参加这样的活动,所以大家看她眼生也正常。洛释申走过去,脸温文尔雅的笑,打招呼道:“秦叔久不见了。”

    “哎呦,是释申啊,真是越来越帅了,听说你干的很不错啊,行,有出息。”秦淮显早就等着斯骊集团的人呢,看到洛释申过来打招呼,自是笑呵呵的夸赞。

    洛释申不去管旁边那位美女听到自己的名字“释申”后想笑不敢笑的涅,他已经习惯了陌生人听到他的名字后第反应——释申,。他眼角抽了下,勉强道:“秦叔,向您打听个人,您认识个叫秦可的女孩吗?”

    第15章 相谈甚欢

    (求推荐求收藏

    “我就是‰使用访问本站。”“是我的小女儿。”秦可和父亲同时开口,诧异的看着洛释申,不明白为何他会认识秦可。

    洛释申更加吃惊的看着秦可,这位美女跟身份证上的人也差太多了吧∝可的身份证是很多年前办的,她直在国外还未来得及补办新代身份证,那时的秦可是个假小子,去非洲旅行晒成了黑煤球后照的身份证照片,与现在的美女形象大相径庭,难怪洛释申没认出来。

    “你认识我?”秦可吃惊问道,她不记得见过这个男子啊。

    洛释申高兴了,找到了人就是找到了行李,也就是找到了合约,他终于是从项嘉允手中又捡回条命,他哈哈大笑,对着诧异不已的秦可温和笑道:

    “小妹妹,拿错行李了吧。”

    “我的行李在你那儿?”秦可也同样狂喜,行李找到了,她的鸵鸟皮br和限量钻表也回来了,老天,今天这个酒会真是没白来。

    “对,在我这儿,我只是翻了下,因为想找到主人的联系方式,我的行李呢?”洛释申更关心自己行李里的合约,因为那关系着他会不会被项嘉允给弄死。

    “温丝未动。”秦可点头说道,昨晚回家发现行李拿错后只顾着发脾气了,她根本没想到应该翻下拿错的行李,看看能否找出主人的联系方式,看来在某些方面,她的经验还是欠缺的很。

    “好,留个联系方式吧,我明天给你把行李送过去,看你买了不少好东西,丢了心疼了吧。”洛释申主动拿出手机要记对方的电话,跟美女互换联系方式,他还是很乐意的。

    秦可向大方从不扭捏做作,痛快的跟洛释申交换了手机号,秦父在旁看着,简直心里乐开了花∝家直想跟斯骊集团合作,让自家的餐饮品牌入主他们旗下的君御酒店,如果秦可能和斯骊第三大股东的公子现集团副总经理洛释申谈起恋爱,那岂非是双赢的局面?洛释申这个小子秦父还是比较了解,为人正直,人品好能力佳,完全没有富二代的浮夸和不学无术,算是个可以放心依靠的男人。

    而且洛释申的性格也比较随和开朗,与自家那个有些敏感小矫情的女儿最是互补∝父心中算盘打的啪啪响,对于秦可这个女儿,他是既怜且亏,他多消女儿能找到个好的归宿,不要再像她母亲那般,苦等生。

    这边洛释申和秦可相谈甚欢,不远处道嫉妒气恼的目光投射到二人身上,只见个妙龄女子身着华美礼服,身上带着璀璨钻石首饰,美艳逼人,她与秦可有几分的相似,正是秦家的二小姐秦岚。

    自从得知秦家有意与斯骊集团合作,秦岚就打上了洛释申的注意,其实开始她是冲着项嘉允去的,短暂的接触后,秦岚便自动放弃——像项嘉允那样的男人,真的不是女人轻易驾驭的了的,她还不至于自己找罪受。而韩童磊吗,只有花痴女和拜金女才会跟他好,所以秦岚便将火力对准了斯骊的三当家——洛释申。

    可是今天,要看着秦可早自己步与洛释申相熟,两人还有说有笑,秦岚气不打处来,秦家的大哥秦域早就看到妹妹的不自在,走到她身边,小声安抚道:“小岚,稍安勿躁,你的事妈会放在心上的,凭着妈和洛家伯母的关系,秦可那丫头不是你的对手。”

    秦岚的母亲和洛释申的母亲私交不错,得知女儿的心思后,秦母当然力挺,想到还有母亲这个坚强的后盾,秦岚心情好了很多——秦可,你给我走着瞧。

    酒会不是相亲会,只跟个人聊天是行不通的,洛释申和秦可没说几句,就各自被叫走。洛释申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个小妞真是不错,聪明大方不做作,只是他能感觉到,她与生俱来的冷漠。那种冷是天生的,她虽然对着你笑,却依旧是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和疏离。

    而正是这份冷淡和疏离,让洛释申突然有种想要了解走入她内心世界的冲动。

    临走前,秦可突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洛释申,揶揄道:“恩,那个,其实我还是稍稍翻了下你的行李,我觉得,换下来的衣服最好及时洗干净。”

    洛释申彻底傻掉了,其实他很想拉住秦可,告诉他自己其实很爱干净的,那些衣服只是真的没有时间才......

    “哎。”洛释申长叹声,当着美女面出糗,他承认自己很衰。

    第16章 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

    (求收藏求推荐

    许诺言麻雀变凤凰攀上了高枝‰记住本站的网址:♀是最近所有的亲朋好友讨论最热的话题。

    那日在必胜客里,两人吃饭吃的尴尬无比,许诺言被项嘉允的变脸速度吓得魂不附体之时,他撂下电话走了过去,突然就是个吻落在了许诺言的唇边。

    “跟我好吧。”随后,他酷酷的甩出了句话,许诺言彻底惊呆。

    就在许诺言都不敢相信以为对方是开玩笑的时候,项嘉允的追求行动立刻展开,日日打来电话相约,不是吃饭就是喝咖啡,这下连许诺言都傻眼了,以她的智商,是真的无法判断项嘉允到底是认真地还是玩玩而已。

    人对未知的东西会有种与生俱来的恐惧,随后便是躲避逃离,许诺言当然不例外,虽说她直有种盲目的自信,但是这次她是真的自卑了。她从未谈过恋爱,更是第次遇见像项嘉允这种条件的男生,她与他,根本就不是个世界来的。

    许诺言向是毫无理由的自信的,可是项嘉允身上的容光打碎了她所有的骄傲,她在他的映衬下开始有种自卑心理慢慢萌生,她觉得在他的面前,自己真的是无是处,又有哪里值得他去另眼相待甚至是深爱呢?

    许诺言开始无比痛恨自己的切,如果她脸上没有那几颗痘痘,如果她的大腿再细些,如果她不是出身普通......也许,她会更有勇气去爱他。

    他是高高在上几近完美的王子,而她呢,只不过是马路上随处可见的灰姑娘,王子爱上灰姑娘,真的是只有童话故事和偶像剧才会出现的桥段。

    可项嘉允真是会追女孩子,浪漫浪费浪花,样不少,交叉着使出,不过几日,就把涉世未深的许诺言唬的晕头转向,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他虽然不会说甜言蜜语,但绝对是行动派。为了许诺言,他延缓了回市的时间,每日相约,分开后也是电话不断。他会包下整间餐厅,里面摆满了鲜红的玫瑰花,打开瓶红酒,点上份排,邀许诺言共进烛光晚餐;他会每日送上大束鲜花,日日不重样;他会给她买rr的手镯,他只她只,告诉她说“我们直不摘下来”;他会在她生日那天送上她很喜欢的粉红色经典款包包,然后许诺说“只要你喜欢,我给你买辈子的”......

    他更是会深情款款的用那双带电的眼睛看着她,然后在她失神的片刻将她按在墙上狠狠的吻她。

    个女人能想到的被追求方式,他大概都做了,没有几个女人能抵得住这种条件的男人用这种疯狂的方式追求自己,许诺言当然更加不能。

    戒备消除后,便是深深的幸福和狂喜,许诺言只觉得自己真是得到了上苍的爱戴,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王子爱上灰姑娘,这个或许就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说不定真的有这般好命,得到了巫女的帮助,她可以穿上水晶鞋华丽的转身变为公主,然后看到她的王子深情款款的向自己走来。

    现在的许诺言除了幸福还是幸福,她肆无忌惮的享受着项嘉允的宠爱,以及旁人羡慕的眼光。

    许诺言家境并不好,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而且父亲酗酒,早在去年因喝酒过世,只剩下母亲与她相依为命。人都是现实而世俗的,除了母亲的几个亲兄弟姐妹对她们母女很好外,其他的亲戚自是当她们不存在。

    可是如今的许诺言可以说的上是麻雀变凤凰,那些无视她们母女的亲朋好友傻了眼,纷纷跑来巴结,许诺言的表姐嫁的就不错,但是跟许诺言比起来就实在是九牛毛了。

    对于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亲戚,许诺言虽说不好不理不睬,但是心里却是对这些人不热忱的,久而久之,“看不起人”就成了许诺言的新“毛病”。众人开始在背后说些闲话,无非是怀疑项嘉允的目的外加诅咒,怀着等着看好戏的心理。

    而?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